快点我等不及了湿透了(书房婢女(h))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17日09:25:42快点我等不及了湿透了(书房婢女(h))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28

太安二十四年三月初一,京畿郡,运河之上,一艘大船正在行进。

        

船头之上,曹嘉勋凭栏而立,目光之中满是激动。

        

从去年十月到现在,他们走了足足四个多月。

快点我等不及了湿透了(书房婢女(h))最新章节列表

        

一路走来,他们遇到了河流堵塞,靠岸补给时遭遇了丧尸围攻,还遇到过幸存者想要夺船,沿途还搁浅了一艘船……

        

经历了无数艰难险阻,他们终于返回了京畿之地。

        

如果顺利,他们只需再赶一天的路,就可以到京城了。

        

“烧鸡,烤乳猪,桂花酿……”嘴里念叨着这些,曹嘉勋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一路上虽不愁果腹,但每天吃面条麦饼,几个月下来对曹嘉勋无疑是折磨。

        

此刻袁海走到曹嘉勋身后,笑着说道:“国舅爷,再有一天就到京城,您就再忍忍吧!”

        

曹嘉勋老脸一红,随即打了个哈哈,说道:“到了京城我做东,到时候请诸位壮士好生消遣一番!”

        

“天地楼的酒宴,翠玉楼的姑娘,那都是极品啊……”

        

作为大龄浪荡公子哥,曹嘉勋自然很会玩儿,介绍吃喝玩乐,可谓信手拈来。

        

他二人在船头吹牛打屁,但站在后面的太监刘德,神色却显得凝重。

        

“两位,再往前走二三十里,咱们就找个地方靠岸吧!”

        

刘德的声音,打断了曹嘉勋二人的谈话。

        

曹嘉勋当先转过身去,说道:“刘公公,你也太谨慎了吧,这离京城至少有上百里!”

        

“难道咱们就这样大张旗鼓进京?”刘德反问道。

        

这个死太监……曹嘉勋心中暗骂。

        

若非临走时赵延洵格外授权,这里那有刘德说话的份儿。

        

曹嘉勋不甘示弱道:“谁说要大张旗鼓进京,咱离京城二三十里再下船,难道不行?”

        

刘德神色一凛,说道:“诸位,从大河进入运河,咱们已经遇到了四批运送粮食的官船,每次咱都设法糊弄过去,因为他们不会上船检查!”

        

“但再往前……就会遇到河道衙门设卡,甚至禁军拦河设卡,到时又该如何应对?”

        

“难道咱们照实说?咱们是从陇右而来,是被雍王殿下派来向端妃娘娘报平安的?”

        

“国舅爷忘了,临走时王爷如何嘱咐的?”

        

曹嘉勋哑口无言,他的目光扫向了一旁的袁海,显然希望袁海帮自己说两句话。

        

如果过早弃船,他们就得靠两条腿走路,那可得遭大罪。

        

但袁海却让曹嘉勋失望了,只听他郑重说道:“公公所言甚是!”

        

见此情形,曹嘉勋无奈说道:“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国舅爷,那么多苦咱都扛过来了,最后您就再忍忍……”

        

说到此处,刘德颇为苦口婆心道:“你也知道,京城有多少人对娘娘,对陶阳伯府心怀不轨,咱不得不谨慎!”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刘德一番话让曹嘉勋不服不行。

        

“你来安排吧,我啥都不说了,当个闲人便是了!”曹嘉勋摆了摆手,直接就要进船舱去。

        

刘德露出一缕笑容,连忙上前拉住曹嘉勋道:“国舅爷,你可不能当闲人,接下来还要你帮忙呢!”

        

曹嘉勋停下脚步,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问道:“我能帮上什么忙!”

        

这厮也是够厉害的,直接把自己当成了废物。

        

“咱家记得,陶阳伯府在城外有些产业,不知国舅爷可知晓?”

        

听到刘德问起这些,曹嘉勋不由奇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为了不被发现,咱们最好是不进城,直接去伯府的庄子,然后联系爵爷!”

        

不得不说,刘德心思确实够细腻,这法子已经稳妥到了极致。

        

事实上,刘德没把话说完。

        

他们不只现在不能进城,以后也很可能进不去,至少他和曹嘉勋是这样。

        

他俩去了陇右,京城有心人都知道,如果他们出现在大众视野,岂非是不打自招。

        

所以曹嘉勋所幻想的那些,基本都没办法实现,至少短期内是如此。

        

“庄子的话,我记得倒是有几处!”曹嘉勋徐徐道。

        

刘德连忙说道:“最好是京城北边的!”

        

思索一番后,曹嘉勋答道:“九柳坝有一处庄子!”

        

“九柳坝……这地方还算隐蔽,咱们就去这里!”刘德点头道。

        

他们一行继续往前,但只走了十几里,便被刘德催促着靠了岸,然后所有人都下了船。

        

从他们所在位置到了九柳坝,至少还有七十里路程,这一路走去可不轻松。

        

但好在,他们已进入禁军防区之内,沿途基本没有丧尸,所以安全基本可以保障。

        

他们赶路这四个月,遇到的所有困难,总结起来都是丧尸所造成的。

        

如今进入京畿均内,丧尸踪迹销声匿迹,颇让众人有恍如隔世之感。

        

他们尽可能走小路,但期间还是遇到了几次拦截盘问。

        

好在他们是步行,可以随意编排行程,加之刘德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倒也让他们轻松糊弄过去。

        

他们展现给官府的,是曹嘉勋这位不着调的“大少爷”,被家族长辈派人从庄子里抓回城去。

        

当然了,空口无凭,刘德还拿出了一些书信佐证,当然也少不了用珍宝开道。

        

于是乎,他们一行三十多人,就这样轻松蒙混过关,被底层官吏们一路放行。

        

他们一连赶了三天路,中间两天晚上,都在一些荒废的宅子里过夜,这些空房是丧尸爆发后导致的。

        

三月初四的上午,他们一行来到了九柳坝,出现在了一处田庄外。

        

看着袁海扣动门环,曹嘉勋微微有些紧张,其他人也都是如此。

        

因为他们无法确认,里面是不是还有人,不然他们就得继续赶路,再找另一处庄子。

        

好早情况没有他们想的那样糟糕,大门再十几秒后被打开,一位老者从里面探出了身子。

        

“你们找谁?”

        

“老谢,看看老爷我是谁?”

        

顺着声音望去,老谢揉了揉眼睛,最终不敢置信道:“三老爷,你怎么回来里,你不是……”

        

后面的话老谢憋了回去,只见他打开大门,整个人让到了一边去,连忙道:“三老爷,您请进!”

        

掸了掸衣袖,曹嘉勋面露微笑,在两位妾身的搀扶下,迈着四方步走进了庄子大门,看起来格外神奇。

        

刘德颇有些哭笑不得,暗道世上怎会有这等活宝,很难想象此人与心思深重的端妃娘娘是亲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