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悲哀屈辱的泪水(高H之翁熄系列)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17日06:27:41人妻悲哀屈辱的泪水(高H之翁熄系列)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15

       

优美的乐曲声中,陆宛的身姿如扶风之柳,似空中之雁。缓舞时,曼妙优雅,似如如之处子;急舞时,裙裾飘动,似临空之仙子。

        

典理面带笑容,在一旁看着陆宛跳舞,不断暗自称赞:好一个清扬婉兮的佳人!

        

一曲舞过去之后,典理以主人的身份对大家说道:“女士们,先生们,我非常感谢大家的光临。刚才的一场舞,算是暖场,尤其陆宛小姐,用她的舞,给我们带来了很有冲击力的视觉享受。让我们举起杯来吧,为陆宛小姐,也为我们自己,chee

人妻悲哀屈辱的泪水(高H之翁熄系列)最新章节列表

        

s!”

        

“chee

        

s”!”

        

大家干杯之后,众人七嘴八舌,大多是在赞美陆宛,说他和陈子龙郎才女貌,十分登对。

        

陈子龙对这样的议论,自然乐得听到。

        

陆宛也为众人的赞美感动高兴,虽然对陈子龙,还感觉不到那么爱。但听到大家的赞美,因李克定移情别恋带来的不平衡,此刻真的平衡了许多。

        

柳之思在一旁听着,对典理突出赞美陆宛,有些不解。但她看看陆宛,的确丽质天成,便问李克定:“你瞧陆宛,今晚真是漂亮。”

        

“她再漂亮,也不如你好看。”李克定笑看着柳之思说,“如果我不在你身边的话,不知道这一会儿,早围过有多少人,来跟你献殷勤呢!” 

        

柳之思怕李克定对她信心不足,时间长了,再因为自己和哪位男生接触稍多,心里生出芥蒂,遂说道:“你放心吧,不会有人跟我献殷勤的。”

        

李克定早有体会,柳之思一直有意疏远着一众男生,这让他感到很暖心,也很安心。

        

他说道:“不是那些人不想跟你献殷勤,而是你压根儿就不给他们机会,这个我清楚的很。我虽然有点傻,但还没有傻成一头笨猪。”

        

“那你傻成什么了?”柳之思微笑着,眼神如悦如羞。

        

李克定最喜欢她这种样子,让人又爱又怜的,便突然把柳之思抱在怀中说:“我傻成了愚公呗。”

        

“你快放开我。”柳之思急忙挣开,四下瞧瞧,已经有人在望着他们,不觉双颊飞红。

        

就在柳之思挣脱李克定的时候,瞥眼之间,瞧见古洛诚在一边坐着,克静却在和典理闲话。柳之思觉得蹊跷,赶忙问道:“克定,你快看那边,古洛诚一个人郁闷呢?”

        

李克定侧头望去,果见洛诚目不转睛地瞧着克静,呆呆出神,不知所想。

        

“或者他吃醋了吧。”李克定猜测着说。

        

这时,陈子龙和陆宛从一边走过,恰好经过古洛诚身边。

        

因古洛诚心中仍对陆宛不忿,便嘀咕了一声:“偷偷摸摸的,一点也见不得人,准没好事儿。”

        

陆宛这几日,常听道古洛诚的冷言冷语,甚是刺耳。为了不撕破脸面,她一直努力压抑,隐忍不发。今天再次听见,似乎已经忍到极点,无法再忍,便毫不客气地问道:“洛诚,你不要总找我的茬,无缘无故的,我惹你了吗?”

        

古洛诚被她质问,以为是陈子龙陪在她身边,给了她胆量和自信,遂更加不屑。

        

“你惹我?讲的真好听,我倒是让你惹呢?也不去照照镜子,好好看看自己,像个什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从八大胡同里,突然冒出的鬼呢!”古洛诚话讲得越发难听起来。

        

八大胡同是个什么地方,在北京,无人不知,那是青楼的代名词。

        

如此侮辱,让陆宛情何以堪,“你!”陆宛只气得把脚一跺,眼中满是愤怒和委屈,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陈子龙最想看到的,就是陆宛和古洛诚等人闹僵,远远离开这些人,最好再无联系。只有那样,似陆宛这样的知识女性,才会只对他产生依赖。

        

此时,古洛诚又再讽刺:“人歪吧,还非说自己影子正,真是可笑之极。”

        

陈子龙怕陆宛和古洛诚闹起来,古洛诚将那日更衣室里的事情讲出,从而引起陆宛的怀疑。

        

“洛诚,随你说什么吧。”陈子龙揽着陆宛一边走开,一边劝她说:“咱们走,不理他就是了。”

        

陆宛靠在陈子龙怀中,才感到一丝安慰,总算气消了些。

        

柳之思看到这里,不由替陆宛叹息一声,她不忍看陆宛如此走入陈子龙的陷进,便问李克定:“克定,你可曾想过,大家会不会错怪了陆宛?”

        

李克定和古洛诚一样,在心里对陆宛的行为很鄙夷,便说道:“什么错怪?我亲耳听见的,还能冤枉了她?”

        

柳之思说道:“你别忘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更何况,眼见都未必为实。如今你单凭一个声音,就断定那人是陆宛,会不会太武断?”

        

李克定问道:“我也不是仅仅凭声音就认定是她,之思,你想想,如果那声音不是陆宛的,会是谁的?”

        

柳之思笑道:“克定,别忘了,当时汇文还有几个演员,焉知不是那些人。我可早就听说,汇文中学的女生,最是疯狂。”

        

“这?”李克定愣了愣,关于汇文女中学生的传闻,李克定也常听人讲起,“之思,其实吧,我也不希望那人是陆宛。毕竟我有负于她,希望她能好,能找到一个般配之人。这样吧,此事我再调查一下。”

        

“嗯,事实该是什么就是什么。”柳之思远远的看着陆宛,说道,“陆宛也是佳人难得,如果不是她,就不该承受不白之冤,从而名声扫地。但如果真是她,你也不必自责,毕竟是她自己的选择嘛。”

        

李克定答应说:“我知道了,我会去查的。”

        

“你能这样想就好,在事情没查清之前,你不宜对陆宛带搭不理的。”柳之思说着话,又侧头向陆宛瞧去。陈子龙似是有事情出去了,典理正趁机和陆宛攀谈。

        

柳之思看二人站在一处,很有几分夫妻相,便说,“你看典理生得真是英俊,和陆宛就像一家人似的。”

        

李克定看了典理和陆宛两眼,微笑道:“陆宛是陆家的奇葩,他父亲生得很一般,但她母亲是保定府第一美人,可能是随了她母亲吧。”

        

“咱们瞧瞧陆宛去。”柳之思看陈子龙不在,便想趁机缓和一下李克定和陆宛的关系,牵着他的手,向陆宛走去。

        

李克定明白柳之思的意图,她出于好心,不忍拒绝,和她双双到在陆宛近前。

        

柳之思用手使劲握了李克定一下,李克定会意,立即笑道:“陆宛,你和典理在聊什么呢?”

        

陆宛见李克定主动和她说话,心里平复许多,微笑道:“我们在聊天津的事儿。”

        

典理也说:“是啊,陆宛对天津比我都熟悉呢,要知道,天津可是我的老家。”

        

柳之思插了一句:“你们二人,话语倒是投机。”

        

她这句话,并非无意,但也不是特别有意。

        

陆宛和典理相互一笑,同时说道:“我就是觉得他(她)很亲切。”

        

异口同声的说话,让四人先是一愣,而后全都笑了。

        

李克定说道:“你们俩认识不久,还挺心有灵犀的。”

        

“反正就是很投缘吧。”典理解释一句,看陈子龙仍旧没有回来,便邀请陆宛说,“陆小姐,咱们跳支舞吧。”

        

他的手已经伸到面前,陆宛大方的将手搭了上去,二人进入场中。

        

典理生得英俊,体型更是无可挑剔,和陆宛简直搭得不得了。

        

李克定便问柳之思:“我看典理和陆宛真是般配,神仙眷侣,不过如此吧。”

        

柳之思却笑道:“你别乱想,他二人没那意思。”

        

“为什么没有?典理对陆宛献殷勤,难道会是无缘无故的?”李克定问道。

        

“无缘无故倒是不会。”柳之思解释道,“你看典理的目光就应该明白,他对陆宛不是那种喜欢。”

        

“哦,我还没仔细看。”李克定摸摸脑袋。

        

“愚公!别摸你的傻瓜了,咱们也去跳舞吧。”柳之思牵着李克定下了场。

        

李克定还在嘟囔着:“你越来越会欺负我,看我惩罚你。”

        

说着话,便学着旁边的人,将柳之思紧紧搂住,让她抱好自己的脖子。

        

柳之思发现身边的人几乎都是这种姿势,也就听从了李克定。

        

二人几乎贴在一处,李克定感受着柳之思的娇柔,不觉心猿意马起来。

        

柳之思一下便感觉出了他的变化,提醒他说:“克定,你好好跳舞,不许想别的。”

        

“我不去想,可我忍不住。”李克定说着话,轻吻已经落在她白腻的额上。

        

柳之思伸出手指,在他脖子后面使劲儿拧了一下,坏笑着问:“这回还想吗?”

        

“嗯!照样想。”李克定轻轻答应一声,又想起和梅子醉酒时,在梦中和柳之思亲热的情形,不由问道,“之思,咱们什么时候能成亲呢?”

        

柳之思现下十六岁,成亲对她来讲,至少还得两年,觉得尚遥远,就对李克定说:“成亲着什么急呢!别忘了,你和陆宛的亲事还没退。”

        

一提到亲事,李克定立即冷静下来,不由再次向陆宛瞧去,暗道我撮合风阅水一场,却闹了个不欢而散,她还是落入了陈子龙的怀抱。

        

等这一曲跳完,李克定和柳之思寻个位置坐下,二人慢慢饮些酒。

        

略事休息之后,典理见外面夜色已深,把厅中灯光调暗了下来,随即播放出最轻柔的舞曲。

        

很多人经验丰富,都在等着这个时刻。

        

在昏暗之极的灯光下,人们纷纷进入舞池。

        

“克定,咱们也跳舞吧。”柳之思神色轻松的说。

        

“好啊。”李克定搂过她来。

        

轻柔的乐曲声中,人们随心所欲地舞动着。

        

李克定受到启发,也学着那些人的样子,怀抱柳之思,慢慢随舞曲轻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