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按摩器一天不许摘下来(被灌迫精受孕)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13日06:12:40惩罚按摩器一天不许摘下来(被灌迫精受孕)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25

董明虽然身高已达175,站在大喇子面前,却仍然有一种压迫感,看着对方壮实的样子,原来肥胖早已消失不见!

        

董明是下午四点多进的家门,与爷爷奶奶刚在院里葡萄架下聊天,大喇子便屁颠颠跑了过来。

        

两家前后院住着,串门儿再方便不过。

惩罚按摩器一天不许摘下来(被灌迫精受孕)最新章节列表

        

董明听到大喇子的成绩,也是一脸无语,520分换成他的三中同学,可以妥妥考入县一中,大喇子却只能继续在镇中蹉跎!

        

“你爸妈怎么想的,他们准备让你继续念完高中吗?”

        

董明知道,别看大喇子长得人高马大,却不是一个有主见的人,依赖心极强,就比如现在,发觉董明回家,便急火火跑来问主意。

        

“没给出什么建议,我爸说,如果我想继续上学也没有问题,不想上学的话,我妈的意思想让我去小荣哥那里帮忙,但是,人家不缺人又嫌我年龄小,没有答应,接下来我爸想让我在家里呆半年,等到过完年,再跟着磨盘还有铜锁他们出去打工。”

        

小荣哥那里的情况董明清楚,经营着村里最大的农家院,平时全家齐上阵,只有在旺季才会喊几个人帮忙,但多会叫些大叔大婶之类,大喇子确实帮不了什么忙。

        

想要外出打工的话,以大喇子的年纪,没人放心他自己到外面闯荡,要有村里人带着出去才更安心。

        

“你自己又是怎么想的,想继续上学,还是想工作?”董明问道。

        

“就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决定,我才过来问你的,熊伢儿,你脑袋灵光,主意也多,就帮着想想呗!”大喇子一脸苦相。 

        

“我能有什么建议,无非在继续上学与不上学之中选择,难道你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吗?”董明同样感觉无比头大!

        

“还真的没有想过!”大喇子一脸无辜。

        

“你也是让我开眼界了,整天只知道浑浑噩噩混日子,却不知道早点为自己的未来做些打算!”董明被大喇子气笑了。

        

大喇子却挠了挠头,不知所谓地道,“也不算是混日子吧,作为学生,每天的任务不就是努力学习吗?其实,我学习还是挺用功的,哦,没考过淑芬,她考了530分。”

        

听到大喇子说出这番话,董明已经无力吐槽,不明白当前的重点是什么?

        

再说了,你是镇中学生哎,既然没有达到543分的县一中录取分数线,530分与520分有意义吗,有区别吗?

        

当董明听到了董淑芬,他的心中多少还有些挂怀,随即问道,“有没有听说,淑芬有什么打算?”

        

“没,她现在不怎么爱搭理我,特别最近半年,甚至没有同我说过话,唉,也不知道怎么了!”

        

“她与贠副校长……,还走得那么近吗?”董明心里乱乱地问道。

        

“近得不能再近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她……,贠副校长,在我们学校的风评不是很好,作风比较霸道,还经常对女老师动手动脚,真担心淑芬将来要吃亏!”

        

吃亏简直是必然的,狼爱上羊,只是一首歌,一个美好的传说!

        

董淑芬的问题,不是董明可以指手画脚,她不是董明什么人,既然管不了,理会无益,只会徒增烦恼。

        

董明把心思收回大喇子身上,心中思虑着,如果把这位心思单纯的同学,早早扔进社会大潮之中,恐怕会被立即淹死吧?

        

想着对方能在中考中获得520分的成绩,也算不差了,说明具有一定的读书潜质,不如,建议他继续上学?

        

可是,考虑到采石峪镇中学的教育质量,如果大喇子在那里继续混上三年,极有可能连个中专都得不到,顶多混个高中毕业,又有什么意义!

        

董明头痛万分,对于大喇子,他实在无法给出建设性意见,只得有一句没一句地,与大喇子闲聊,终于捱到了晚饭。

        

晚饭过后,董明与董梅陪着爷爷奶奶溜达出了院子。

        

在山里,哪怕处在盛夏,晚间仍然相当凉爽,纳凉,也成为了夏季大家最喜欢的活动,正因如此晚上的董家沟子,大量的村民都涌到了各处聚集点。

        

小荣农家院的门口的小广场,汇集了无数的欢声笑语,这里不仅有小荣哥家的卡拉OK,还有几位村民支起了烧烤架子,更有一些人进行着棋牌游戏,热闹非凡。

        

人群中,出现了董明等四人的身影,奶奶最先与几位大娘凑到了一起闲聊,爷爷杵到了一处象棋摊前观望,董明与妹子董梅,则去看人唱歌。

        

一阵儿过后,董明感觉耳朵受到了严重的折磨,想拉妹子离开,妹子则好像定在那里一般,不肯离去,他只得独自跑到较远处观看几人打牌。

        

连续几年在外,董明与许多村里人的关系变得有些生疏,与他打招呼的人不少,详细与他攀谈的却没有,他也乐得清静,舒心地感受着夏日傍晚的凉爽。

        

打牌的人们全部心思投在了牌桌,看牌的人,却无所顾忌地闲聊着。

        

忽然,董玉书的一句话传入了董明耳中,他是位中年汉子,是董明的爷字辈。

        

“听说没有,泰平家的二孙子,考上县一中了!”

        

“你的消息晚了不是?下午婆娘就给我说过,新阳那小子考了550,给家里争气啊!”

        

“新阳和新中都去了县一中,新中还考上了中专,对了,新中好像快一年没回家了吧?”

        

“咦,熊伢儿回来了啊,你也在一中,以后,是不是要和新阳成同学了?”董玉书突然发现了董明,连忙拉了他一把说道。

        

听到了最厌烦的人,董明可没有兴致继续聊下去,只含糊说了一句,“应该不会成为同学吧,我是练体育的!”便抽身离去。

        

这句话还是有些作用的,在董明离开之后,大家忽视了他离去的原因,却开始思考为什么体育生不能与董新阳成为同学。

        

当然,村民注定不能得出什么结论,因为董明的两句虽然都是实话,凑在一起却形成了伪命题,两句话是独立存在的,并不存在什么关联。

        

走开之后的董明,不会在意大家继续聊些什么,他也没有兴趣听,而是又找到了妹子董梅。

        

讲老实话,这一次回家,他深切地感受到了妹子的变化,原来那个爱说爱笑的妹子不见了,变得少言寡语。

        

董明也清楚董梅变化的缘由,小升初考试没有考好,这件事情父亲接站时告诉过他。

        

县三中的录取分数线是186分,而妹子董梅只考了183分,眼看考入三中无望,妹子心中能好受才怪!

        

所以,董明进入家门之后,该开玩笑就开玩笑,该给妹子礼物就给礼物,却从来没有说起与考试有关的事情,哪怕他自己的中考情况,也是悄悄透露给的父母。

        

不是怕董梅恼了自己,而是不愿意看到她伤心。

        

“要不要唱两首?”凑到妹子跟前,董明扯着嗓子喊道。

        

“想唱你就唱,我不唱!”董梅的目光盯着电视机屏幕,没有任何情绪地说道。

        

“我又不会唱歌……,我想回家了,你准备再待会儿……,还是一起回去?”

        

“回吧,我也站累了!”董梅没有犹豫,转身向着家中方向走去,董明只得跟在妹子身后。

        

接下来的几天,董明除了陪着家人,余下也无事可做,他早已经从大喇子那里得到消息,董开河老师一家,又去了县城,也就不可能在村里见到董淑芬。

        

忽然一天傍晚,一道公鸭嗓子声,打破了董明家小院的沉静,来人是个年轻后生,二十多岁,却是村民董光明,目前在村委会帮忙,别看他年纪轻,却深得新村长刘柄森的信任。

        

“二哥在家吗?你们家来信了!”

        

董光明口中的二哥,就是董明的父亲,在村里,大家从来不会乱了辈份,他比父亲差了近二十岁,两人却是同辈。

        

“光明来了,快进来坐!”

        

光着膀子的父亲,一边从屋里推门出来,一边乐呵呵地向董光明打着招呼。

        

“不坐了,有封小梅的信寄到了村里,我看到是三中寄来的,就给送过来了。”

        

“什么,三中的信?”父亲的音调登时提升了几个音阶,也顾不形象,小跑到门口,然后,一把夺过了书信。

        

随即,“齐山县第三中学招生办公室”的醒目落款,映入父亲眼帘!

        

“小梅,快,快出来,应该是你的录取通知书到了,三中的!”父亲激动地向着董梅的房间喊着,与此同时,也刷地一声,将信封撕开。

        

董梅并没有如想象般马上冲出房屋,而是,过了许多,才缓缓出现在了房间门口,一脸疑惑地看向了父亲,还有手里的信。

        

“真是录取通知书啊,三中的录取通知书,你的!”父亲的声音再次拔高了几分。

        

此时,包括董明、爷爷、奶奶还有母亲,都出现在了院中,而董梅,则缓缓走向父亲的跟前,带着疑惑,将通知书拿到了手里!

        

察看通知书用了近一分钟的时间,待董梅确信通知书属于自己之际,仍然没能缓过神来。

        

听到她喃喃说着,“通知书不像假的,我考了183,而县三中的分数线是186,为什么还能收到通知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