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性姿势二十四动态(攵女高H)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7月8日07:02:2232性姿势二十四动态(攵女高H)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1

“辛老鬼,你是如何传送过来的?而且定位这般准确,我真是被你惊到了。”

        

陈星河觉得事情变得极其严重,他跑得这般远,辛老鬼明明在罗浮岛上,如何找来的?

        

绝无可能发生的事情,偏偏发生了,这比暴露博山炉还令他戒惧。

32性姿势二十四动态(攵女高H)最新章节列表

        

“哈哈哈,那口棺椁是老夫花费大量心血以非凡毅力打造而成,你不会以为所有黄泉摆渡船都是这个样子吧?哈哈哈,你在哪里,你如何行事,全部落在老夫眼中,现在果实已经飞速长成,是时候摘取了。”

        

辛老鬼突然瞪大双眼,眼球差点儿掉出眼眶,浑身上下鬼气森森,令人不寒而栗。

        

蓦地,刀光乍现。

        

陈星河躲闪稍慢,左臂瞬息千刀万剐,痛楚传入脑海令卓公子嗷嗷惨叫。

        

使用这具身躯自然不能与本体相比,而且这种状态算不上夺舍,只能算作寄魂,痛苦落不到他身上。

        

刀光再次出现,辛老鬼狰狞大叫:“躲什么躲?你有胆量破坏老夫耗时九百年的计划,就要做好承接怒火准备!”

        

“辛老鬼别扯了,既然知道我如何行事,为何要杀这位卓家公子?你杀他,他三叔就算有意拖延也会干掉你以及你背后那些人。我才不信你仅凭一己之力就能度过茫茫大海,登上陆地并传送到北虞国。”

        

“哼,夺取你的身体,将这个夜寒衣送给卓家又何妨?自可把干系撇得干干净净。” 

        

“好啊!我站在这里任由你杀。另外,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本人我不怕,甚至欢迎你来夺舍,就是不知道你背后站着中天修士还是炼狱修士,至于妖峰嘛!不大可能。”

        

忽然,炼丹阁外面“轰隆隆”巨响。

        

听到声音陈星河直笑:“看来你身后那些人不放心你。辛老鬼,不管你有何计划通过修罗王黑掉那些摆渡使,他们皆已不在。还有我所修功法最抗夺舍,你说知道我如何行事?我要说你知道个锤子呀你?不过你手中这口天魔化血神刀倒是相当不弱,价格应该不低。”

        

“你将修罗王怎么了?”辛老鬼心头一跳。

        

这时,三道身影破阵而入,一看阁中情形破口大骂:“辛不悔你搞什么鬼?快杀掉目标交给我们。”

        

陈星河摇头:“就凭你们也配杀我?敞亮些,摆明车马吧!我的人再慢,这么大动静也不能对我置之不理。”

        

四面八方传来话音:“你叫陈星河是吧?居然可以进行半夺舍,很奇妙,是神通吗?辛不悔窝在那个小岛就是为了与我们天倾斩断联系,好一心一意攻克黄泉,没有想到居然在最关键时刻出现问题。你陈星河是他的问题,也是我们天倾的问题,所以将你回收势在必行。”

        

“天倾?没听说过。“陈星河微微一笑,拍向佛僵肩膀说:“那还等什么?你们还不动手?”

        

蓦地,周围变得异常安静,五息之后话音道:“参合庄筑基和卓家筑基落入封锁,暂时不会过来干扰你们。辛不悔,不要辜负你手中魔刃,这是你的最后机会。”

        

“是!”血色刀影登时延长,陈星河说话算话,任由魔刀轰入身躯,辛老鬼为之一愣。

        

只听“啵”的一声轻响,佛僵额头有紫光破碎,一双奇异重瞳突然有了深不可测光泽。

        

“哼!”辛不悔把心一横,震碎卓公子身形,立刻扬起一团血雾。

        

魔刀以不可思议速度斩入佛僵肩膀,杀机似火。

        

如果说辛不悔的杀机是火,那么佛僵的杀机就是冰,一块万年不化的坚冰。

        

“咔嚓……”魔刃入体三寸三分,刀身发出“嗡嗡”低鸣,似乎遇到某种奇异阻碍。

        

下一刻,大手已经盖在辛不悔脸上,并用力一抓。

        

汁液横飞,是脑汁与血液。

        

对于这尊佛僵来说,辛不悔的脑袋不会比香瓜更硬。

        

他扫视一圈,将斩入身体宽大魔刃拔了出来,握住刀柄那一刻气势陡变,随手挥出一丝奇异金光,近前三人哪怕爆发大成罡气,哪怕身上有着数件护身法器,全部一刀两断。

        

“咦,这尊佛僵到底是何人?居然修有大道浮屠诀。”暗中那人非常震惊,旋即笑道:“看来有些小看你了,我这次过来是为测试,能够掌控这尊佛僵,无论实力还是资格,你皆可过关。”

        

佛僵手持魔刃,忽然朝地下劈去。

        

“轰隆隆……”可怕响声中,声音怒道:“不知好歹。”

        

顷刻之间,炼丹阁完全破碎,佛僵“噔噔噔”倒退,手中魔刃已经布满裂纹,气势一落千丈。

        

空中传来呼啸与怒吼,佛僵胸口亮起光芒,瞬息之间沉入地面,此地再无半分动静。

        

也就十几息,卓洪武砸入战场,地面四分五裂,他取出一面招魂幡说道:“三叔为你报仇。”

        

“呜呜呜呜……”无穷无尽哭声出现,丝丝缕缕青光投入招魂幡。

        

“竟然只剩这么一点残魂?不过也够了,以我之血牵动因果,追摄……”招魂幡立刻腾起青光。

        

卓洪武认准方向追了下去,于半刻钟后轰翻一团光影。

        

“咦?就是你这孽畜杀了我侄子?”

        

地面上躺着一头黑豹,口吐人言道:“前辈饶命,晚辈在帮卓公子,他被魔道妖人夺舍了。”

        

“哼,恐怕那个夺舍我侄儿之人就是你吧?依我看,你的年纪比我还要大上许多,从来没有筑基之魂活得这么久,你很诡异。”

        

“砰”的一声,黑豹被卓洪武卡住喉咙,正要拷问详情,黑豹突然爆体,血污四处喷射。

        

“诱饵?”卓洪武反应过来勃然大怒,挥舞招魂幡继续指引方向,说什么都要将杀害侄子凶手找出来。

        

此刻,陈星河被困地下,冼门神和紫微敬亭站在对面,佛僵跌跌撞撞后退栽倒在地。

        

无论多么强横的炼体修为,在一位金丹修士出重手打压下都不可能有好结果。

        

冼门神怒道:“人呢?本座动用一张珍贵的两界符,难道就困住这样一只僵尸?”

        

紫微敬亭皱起眉头,反复掐算道:“陈星河似乎拥有一件隐身至宝,我能保证他就在两界符分割范围内,而且还有另外一条大鱼存在。”

        

“哼,你是说他?”冼门神用力跺脚震出一道身影。

        

此人身材矮小冷笑道:“想不到我也有被算计的一天,好个辛不悔,可以给他打一个高分了。”

        

“你在自言自语嘟囔什么?说,你是何人?”冼门神目光冷厉,如果姓陈的臭小鬼真在两界符范围内,那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成功了,真是美好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