烹肉(叔宠)金丙(被肉到失禁潮喷)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29日08:54:53烹肉(叔宠)金丙(被肉到失禁潮喷)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15

齐施到仁亲王府的时候仁亲王已经进宫了,一向热心的魏伯知道有大夫要上门,早已为她准备好了一处清净的院子。

        

齐施在院子里百无聊赖地待了一下午也迟迟不见仁亲王回来,吃过晚饭便拎着一个小板凳去了王府前院,在廊檐的大灯笼下摆上小板凳坐下,右手托腮,左手拿着一本医书就这么看了起来……

        

楚然三人踏进府中便看到这样一幅光景:一个梳着简单双平髫、身着碧色小袄的俊秀小丫头正坐在廊下津津有味地看书,灯笼的烛火明亮,衬得小姑娘光洁白嫩的脸庞像是发着柔柔的光芒,她身侧放着一盆炭火,想来应该是下人怕她冻着特意放到跟前的,看她认真的模样,仿佛整座王府只剩下那盆炭火的哔啵声……

烹肉(叔宠)金丙(被肉到失禁潮喷)最新章节列表

        

楚天回过神来,惊讶道:“这是何处来的小丫头?”

        

楚然亦是疑惑。

        

齐施闻声抬起头来,见他们三人正站在庭中打量着她,眼中顿时有了光,迅速起身走到他们跟前,笑着问道:“请问,哪位是仁亲王?”

        

楚然迟疑了一下应道:“本王便是。”

        

齐施了然一笑:“甚好,跟我走吧。”

        

说罢转身便回去取自己的小板凳,然后准备往自己住的小院去,却见那位自称仁亲王的男子依旧站在原地,眉头紧锁地看着她,便只好又退了回来问道:“怎么了?可是伤口疼了?”

        

楚然反问道:“敢问姑娘是?”

        

“回禀王爷,这位是齐施,齐大夫。”魏伯匆匆而来,连忙介绍到,然后将手中的披风递给齐施:“齐大夫快披上,小心受凉。” 

        

齐施将披风套上,笑着感谢到:“谢谢伯伯。”

        

魏伯连道不客气,心中直道:这齐大夫可真是招人疼。

        

楚越奇道:“你便是药王谷的少主齐施?”

        

齐施点点头笑到:“是我。”

        

楚天不由得惊讶道:“传说药王谷谷主老来得子,极尽宠爱,没想到竟是位女娇娥!”而且看样子也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应当尚未及笄。

        

齐施抱着书和小板凳不解地看着他们:“我是奉阿姐之命前来给仁亲王瞧病的,是男儿郎还是女娇娥有区别吗?”

        

楚天连忙致歉:“是本王失礼了。”

        

齐施见他自称本王,好奇道:“你也是王爷?”

        

楚天笑着点点头介绍到:“本王行六,叫楚天,这位是我五哥楚越。”

        

齐施好奇地看了看他们俩,大眼睛忽闪忽闪:“您二位也要瞧病?您二位的气色瞧着没问题呀。”

        

嘎?楚天哑然。

        

楚越忍不住勾了勾唇说:“我们不瞧,烦请你照顾好三哥便行。”

        

既然不瞧病,齐施便不再理会他们,对仁亲王侧身道:“王爷,请?”

        

楚然愣了愣,怎地这小姑娘像是把他的王府当成了自己的医堂?

        

在楚然房中,齐施给他重新处理包扎了伤口,眼中满是好奇:“王爷这伤口像是重新撕裂了,今日可是有人戳它了?”

        

他们三人愣了愣,今日在宫中,太子确实在皇上面前有意无意地拍了拍他的后心处,若不是靠他超凡的忍耐力强忍着,早就露陷了。她是大夫,自是瞒不过她,楚然便点了点头:“有劳齐大夫了。”

        

楚越问道:“可有大碍?”

        

齐施收拾好医箱起身道:“无妨,顶多就是多受点罪、好得慢些。”然后又问:“往后三日王爷可能好生静养?”

        

楚然摇了摇头答道:“怕是不能,最近事情……”

        

“那行,”齐施打断他的话,她一向对看病之外的事不关心,说道:“那我便需来得勤些,你这伤口极易生腐,若是撕裂便须及时换药、若是化脓便须及时去除腐肉。”

        

楚然听得有些后脊发凉:“听起来似乎很严重啊……”

        

齐施摇摇头说:“没事,你们尽管折腾,我答应了阿姐,无论如何都会将王爷治好的,顶多就是多刮几次腐肉、多换几次药罢了。”

        

对于这种不听话的病人,齐施一向不多规劝,反正也劝不住,怎么都能治好,反正疼的不是她。

        

楚天以为她这是故意说反话想规劝三哥好好休息,便准备出言解释。

        

却见齐施将医箱放在了她刚坐的凳子上,然后说道:“处理完了,我先回去休息了,明日一早我再来。”

        

说罢便转身离开了,出门之前还不忘拿走放在门口的小板凳和医书……

        

看着她消失的背影,楚越不由得笑了笑说:“这小丫头,有点意思。”

        

楚天看着一旁的凳子和医箱,只觉得十分有趣:“哈哈,这齐大夫是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了?”

        

楚然亦觉得有趣,但眼神中更多的是赞赏,这小姑娘不仅医术高明、也很有耐心,虽然两耳不闻窗外事,但对自己要做的事情却是很执着,比如给他换药、再比如那个带出来了就怎么都不会忘要带回去的小板凳……

        

第二日中午,楚越处理完刑部的事情便直接来了仁亲王府,见自家三哥正坐在书案前看折子,脸色有些苍白,便问道:“怎地歇了一晚上三哥的脸色反而苍白不少?”

        

楚然有些疲累地活动了一下胳膊,方才答道:“上午处理了好些事,伤口有些渗血,刚换完药。”

        

楚越了然,这也没辙,他和六弟都忙得脚不沾地,已经尽量让三哥干些不用出府走动的活儿了。

        

楚越走到一旁坐下说:“三哥可还记得前几日从河中捞起来的男尸?”

        

楚然埋头一边批阅文书,一边问:“有结果了?”

        

楚越摇摇头说:“京兆府想要查出个结果怕是难了。我今日特意去查了一下卷宗,那具男尸的身份已经确定了,是礼部刘侍郎家的庶子,这个庶子是刘侍郎最为宠爱的妾室所生。”

        

“那想必刘侍郎家最近怕是不得安生了。”楚然问:“你说的查不出结果是什么意思?”

        

楚越答道:“因为这几日京兆府在湘河下游又打捞出来十多具尸体,几乎都已经无法辨认身份了,死亡时间最早的可以追溯到一年以前。”

        

“什么?”楚然从文书中抬起头来:“何以判断是一人所为?”

        

楚越说:“刘家庶子的尸检结果是被打断脊骨、血尽而亡,而后抛尸河中,后面捞上来的尸体皆是同样的状况,所以并案处理,不过是不是‘人’所为……恐怕就不得而知了。”

        

楚然面色冷峻下来:“血尽而亡?”如今城中已有妖族渗透,恐怕此事跟妖族脱不了干系……

        

楚越想了想说:“还有一事,三哥昨日在宫里虽然没有露出破绽,但有能力闯入皇上寝宫的人不多,还有一白衣女子相救,所以楚博文仍是十分怀疑你与白子慕。听说今晨已有官差打着全城搜捕刺客的名头去聚仙楼例行检查,虽未有收获,但想必仁亲王府这边也不会太平了。”

        

楚然冷哼一声,一边继续批阅文书、一边冷声道:“散出消息,就说本王旧疾复发,仁亲王府闭府谢客。”

        

楚越看了看神色如常的三哥,不由得轻笑道:“在这个关键时刻称病,三哥哪是要闭门谢客?是生怕‘客人’不上门才对!”说罢便起身潇洒地离开了书房。

        

穿过廊桥的时候,楚越见院子里有三个小丫头凑在一起堆雪人,不由得停住了脚步问道:“你们三个怎么凑到一块儿去了?”

        

三人听见身后有人问话,忙回过头来,见是他,阿湘便速速起身行礼:“阿湘见过王爷。”

        

沈念安一向有些怕他,便往阿湘身后挪了挪,齐施一向不爱跟不熟悉的人搭话,索性继续干着手里的活儿。

        

阿湘回话道:“小齐大夫的院子跟我们挨着,今晨碰见了,便一道出来玩会儿。”

        

阿湘比齐施也就稍长一两岁,本来也该像刚才一样是个好玩的性子,但每当遇到旁人便立刻收起小女儿家的模样,变得沉稳起来。

        

楚越提醒到:“接下来府中可能不太安生,你们最好待在自己的院子里不要出来。”

        

早就听说仁亲王受了伤,阿湘猜到或有大事发生,经他一提醒便立刻点头道:“我们这便回去。”

        

齐施用木枝给雪人安上了眼睛和鼻子,起身擦了擦手笑到:“大功告成。”

        

然后便对阿湘和沈念安说:“阿湘姐姐与念安搬过来与我同住吧,我阿姐有派人暗中保护我的。”

        

“这……”阿湘看了看楚越,她们俩本就是寄人篱下,能不能搬也不由她们自己说了算。

        

沈念安摇了摇阿湘的手说:“我想跟施施姐姐一块儿玩儿。”

        

见阿湘面色为难,楚越便做了主说:“既然如此,你们便住一起吧,互相还能有个照应。”

        

阿湘顿时展了笑颜,服了服身:“多谢王爷。”

        

齐施便拉着她们往回走了,看着她们三人嬉笑远去的背影,楚越有些不解的摇头轻笑:这三个小丫头不过才刚认识,竟就这般亲昵了……

        

是夜,龙樱正在书房查看别院送过来的线报,花千邪百无聊赖地坐在一旁陪着她。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异响,龙樱见花千邪不为所动,顿时了然开口道:“三叔,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只见龙无月风度翩翩地走了进来,脸上却带了个青铜鬼面,轻笑道:“樱儿一听便知是我?可是太过想我了?”

        

花千邪手中的茶杯顿时飞向了龙无月,龙无月侧身堪堪接住,摘下面具在他对面坐下,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你怎知我口渴了?”

        

花千邪神色不善,有些后悔让他进这个屋。

        

龙樱怕他们打起来,连忙放下手中的信封说道:“三叔来便来,将我北苑的护卫统统挑了算怎么回事?”

        

龙无月理所当然地笑道:“好不容易来一次,帮你看看这儿是否足够安全。”

        

龙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怎么过来了?”

        

龙无月自顾自再添了杯茶水:“自然是听说这上京城不太平,”优雅地喝了口茶说:“有妖出没。”

        

龙樱诧异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龙无月笑了笑说:“二长老前两天算了一卦。”

        

知道二长老算卦很厉害,没想到竟连这都能算出来,龙樱点点头说:“确实如此。”

        

龙无月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一番对面的花千邪,好奇道:“堂堂魔尊在此,竟也镇不住那些小妖?”

        

看他如此说话,便知他已经知道了花千邪的真实身份,龙樱更加好奇:“这也是算卦算出来的?”

        

龙无月好笑地看着龙樱,意味深长地说:“老庄主和长老们早就知道了。”

        

嘎?龙樱不解地看着他,龙无月解释道:“你刚刚即位便离开山庄,很多事便没来得及跟你说。”

        

龙樱挑眉:“那你此番过来便是有话要说?”

        

龙无月盈盈一笑:“自然。龙岳山庄避世不出,却以维护世间安定为己任,你可懂是何意?”

        

龙樱顿时明白他的来意了,便说:“那你大可不必来此。就算是为了救爷爷,也得先将这些妖怪驱逐斩杀。”

        

龙无月点点头说:“但是,妖族已至,便不会只在此一处作乱。身为龙岳山庄新任庄主,你需得知道自己即将肩负的责任。”

        

龙樱哑然,她从来只想在爷爷跟前承欢膝下、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庄主,却没想到世事变幻无常,自己刚刚继承庄主之位便迎此巨变。不过,她从来就不是个胆小怕事的人,该面对的自然不会逃避,于是郑重地点点头:“我明白。”

        

龙无月满意一笑:“就知道樱儿最聪明了。你放心,我会留下助你一臂之力的。”

        

花千邪挑眉:“本尊在此,阿樱何须你助?”

        

龙无月不为所动地打趣道:“花公子还是安生待着吧,人间太脆弱,承受不住魔气的侵蚀,斩妖的事我们能管,除魔我们可没那么大本事。”

        

花千邪颇为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本尊只要阿樱,要你人间何用?”

        

龙无月知他一向高傲,区区人间他堂堂魔尊根本不放在眼里,于是满意地点点头:“如此甚好。”

        

花千邪嫌他碍眼,将龙樱搂了过来便下逐客令:“阿樱该休息了,你可以走了。”

        

龙无月早已见惯了他们搂搂抱抱的模样,根本不为所动,反倒笑到:“樱儿,三叔便在你这儿住下了,赶紧让若儿小丫头去给我收拾房间。”

        

眼看花千邪准备动手,龙樱忙拉住了他,对龙无月笑到:“那什么……施施丫头也来上京城了,如今正在仁亲王府给你徒弟养伤,你要不去看看?”

        

龙无月挑眉,颇有些懊恼:“果然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啊……”

        

龙樱尴尬地笑了笑,继续说:“施施丫头可是独自一人跑出来的,三叔难道就不担心她的安全?这两日你徒弟府上可不太安生,天天晚上都有好几拨人闯……”

        

话还尚未说完,龙无月便已经像风一样飘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