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闺蜜互相让对方高潮(玉米地的里风流村妇)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22日14:30:05我和闺蜜互相让对方高潮(玉米地的里风流村妇)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44

     

“狗爷是爱我的,我问了玖。”

        

大树下,狗子靠在狗傲天身上吃着鸡腿。

        

“我的牙齿能好,玖是这么说的。”

我和闺蜜互相让对方高潮(玉米地的里风流村妇)最新章节列表

        

牙疼仙人已经吃完了鸡腿,他们打算休息休息。

        

“你们在这。”陆水的声音在他们身后传了出来。

        

狗傲天看着陆水,有些不解,这不是少爷吗?

        

陆水也看着狗傲天,眉头皱起。

        

这狗浑身是毛,顺滑亮眼:

        

“这狗,肉挺多呀。”

        

“汪呜!”狗傲天吓的跳起来。

        

然后逃到了牙疼仙人身后。 

        

牙疼仙人安慰了下,便让狗傲天回去。

        

狗傲天如蒙大赦,撒腿就跑,太恐怖了,少爷要吃它。

        

以后还是少吃点,让肉少一点的好。

        

陆水有些疑惑,这狗怎么就跑了?

        

夸它肉多,还不乐意?

        

留下本少爷又不会吃了它,想吃它,那叫肉好像挺香。

        

“陆小友,是有什么要事要做吗?”牙疼仙人好奇的问道。

        

“汪汪!”狗子立即来到陆水的身边摇着尾巴:

        

“狗爷要做什么吗?身为狗爷的狗孙子,我一定全力以赴。”

        

陆水:“......”

        

每次都感觉这条狗在骂自己。

        

也不知道是谁把它带成这样。

        

八成跟剑一有关。

        

“这个给你们。”陆水拿出两张请帖,一张递给牙疼仙人,一张放在狗子跟前。

        

“汪汪!”

        

狗子兴奋的大叫。

        

就差在地上打滚。

        

狗爷是爱它的,是承认它是家犬的。

        

牙疼仙人看着请帖,然后点头道:

        

“月中,看来陆少爷这段时间要忙碌一下了。”

        

“那也不用,家里有人比较熟悉这种流程,所以配合他们即可。”陆水开口说道。

        

“那我们肯定准时前往。”牙疼仙人立即应下。

        

陆水微微点头,而后就告别了牙疼仙人。

        

他需要再找一位。

        

那时他身上就只剩下最后一张请帖,玖的请帖。

        

这个也不是给不出去,随便找个地方放好就行。

        

然后让玖自己来取,玖一定知道。

        

但是...

        

不太礼貌。

        

有失礼仪。

        

哪怕他没有什么礼仪,但就是不适合。

        

等陆水离开,狗子立即对着牙疼仙人道:

        

“快来给我看看,狗爷给我写了什么名字,是不是狗孙子。”

        

牙疼仙人蹲下,拿过请帖,翻看了起来。

        

随后如实道:

        

“陆水小兄弟给大户小兄弟写的名字是,狗子。”

        

“汪!”狗子一脸的陶醉:

        

“狗爷给我起的名字简直太美妙了。

        

我喜欢这个名字。

        

这名字将伴随我一生,那是狗爷对我的爱。”

        

牙疼仙人站了起来,道:

        

“大户小兄弟要把请帖收起来吗?”

        

“当然,我要一直保存着。”狗子一口咬住了请帖,随后请帖消失在它嘴边。

        

不知去往了哪。

        

这种事牙疼仙人自然不会在意。

        

大户小兄弟,怎么说也是个大道天成的强者。

        

见怪不怪。

        

...

        

陆水一路往灵药园走去,没有看到阿满。

        

随后往阿满的小院子走去。

        

立过大功的阿满,有个小院子,这是很正常的事。

        

转生树苗可是阿满移植回来的。

        

当然,位置不可能在陆家中。

        

少顷。

        

陆水来到了阿满的小院子,颇为普通,有栅栏围住院子,有屋子立在中间。

        

四周有田地,种着一些普通的灵药。

        

田中有一位蒙着眼睛的中年人,在小心翼翼的查看灵药。

        

陆水迈步走进了院子。

        

脚步声也随之响起。

        

哒!哒!

        

阿满有所察觉,往院子口望去:

        

“是有什么紧急任务吗?”

        

“是我。”陆水轻声道。

        

听到陆水的声音,阿满立即站了起来。

        

随后拿手在身上擦了下,好像手脏了不好见人。

        

尤其是陆少爷这种人。

        

“陆少爷怎么突然来了?”说着阿满立即来到了桌椅边,道:

        

“陆少爷要坐一会吗?”

        

“嗯,坐一会。”陆水微微点头。

        

便来到桌椅边,坐了下去,顺便道:

        

“你也坐吧,刚刚好跟你说一些事。”

        

“好。”阿满立即坐下。

        

他有些忐忑,因为陆少爷通常不会找他。

        

现在不仅找了,还是亲自来,那...

        

他担心有什么坏消息。

        

在他比较在意时,陆水提前道:

        

“不用太在意,没有任何坏消息。

        

答应过你的事,自然也不会食言,无需这般紧张。”

        

“好。”阿满点头。

        

还是一如既往的紧张。

        

陆水也不在意,而是道:

        

“在这里,习惯吗?”

        

“习惯。”阿满立即点头:

        

“他们对我很好,而且给的工钱很高。

        

做的好,也会给奖励。

        

还帮我找了这块地,院子也是他们帮我弄的。

        

他们说有些简陋,但是我很喜欢。”

        

顿了下,阿满试着问道:

        

“以后...也能留在这里工作吗?”

        

陆水自然明白阿满说的以后,是接回小男孩之后的以后。

        

对此,陆水没有拒绝:

        

“看你自己的意愿,愿意留下就可以。

        

不过等小男孩回来,要等一个时代。

        

一个时代很久。

        

你可以活到那个时代,陆家自然也能长存于世。”

        

陆家虽然长存于世,但是越后面,陆家越不能干涉修真界的事。

        

这是陆水定下的。

        

大长老干涉过,但是那一次是大长老用命干涉的。

        

此后大长老就不能再干涉修真界任何事。

        

其他人都有一次资格,但是除了大长老,其他人是不可能影响整个修真界的衰亡。

        

“我能等。”阿满立即点头。

        

“这个给你。”陆水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把自己的请帖递了出去。

        

阿满大致能感受到请帖的存在,他立即拿手在衣服上擦了又擦,如此才伸手接过请帖。

        

“是我的大婚请帖,你应该听过。

        

月中的时候。”陆水说道。

        

“我,好像能参加。”阿满立即道。

        

“能参加,跟我请不请是两码事。

        

好了,不打扰你了。”说着陆水就站了起来,转身离开。

        

阿满只能“目送”陆水离开。

        

他碰了碰请帖。

        

最后把请帖很小心的收好。

        

...

        

发完请帖的陆水回到了住宅。

        

他打算去跟爹娘请个安。

        

只是过去的时候,刚刚好看到陆大族长跟族长夫人,正牵着手四处闲逛。

        

他们也看到了陆水。

        

此时陆水看到陆大族长眉头皱了起来。

        

族长夫人一脸的笑意。

        

然后...

        

小道背面,陆水被画圈站着。

        

娘说,十二点前不准离开。

        

陆水:“.....”

        

至于吗?

        

好心过来请安,就这样对待他?

        

这是因为有了小号,无视大号了吗?

        

呵呵。

        

迂腐的两个人。

        

你们儿子才是真正的至强者。

        

陆来事啥也不是。

        

无奈之下,陆水只能拿出天地阵纹看了起来,好积攒天地之力。

        

天地之力,后续有用吗?

        

好像没什么用。

        

但多攒点力量总没错,别到时候想用时,天地之力不够。

        

他还在被削的状态,肯定要靠天地之力跟别人较量。

        

然后陆水一看就直接从天黑看到天亮,完全没有离开的想法。

        

也没有休息的想法。

        

不过中途他拿出了高椅,坐着看。

        

天微微亮。

        

祁溪在陆水边上放了一张桌子,然后放了点心。

        

随后默默退了出去。

        

少爷要做什么,她也不懂,只能告知夫人。

        

陆水看着天地阵纹,现在积攒天地阵纹就是快。

        

看着他便吃着点心。

        

咬了一口,眉头皱起。

        

“娘亲做的早餐,唉!”

        

陆水摇头叹息,目光未曾离开天地阵纹。

        

只是很快他就听到了桌子对面的声音:

        

“娘亲做的早餐这么难吃?

        

还摇头叹息?”

        

陆水愣了下,然后发现不知何时,娘亲正坐在对面看着他。

        

“......”

        

忘记防备爹娘了。

        

“娘亲怎么突然来了?”陆水放下书问道。

        

说着顺便把点心放在嘴里,面无表情的嚼了几口,随后吞下。

        

“你知道自己在哪吗?”东方黎音托着腮看着陆水。

        

陆水愣了下,然后...

        

忘记回去了。

        

“我这就回去。”说罢便起身,要回去。

        

“先坐下。”东方黎音阻止了陆水。

        

“娘亲还有什么事吗?”陆水问道。

        

“娘亲带着你妹妹来看你,你都不跟你妹妹打个招呼?”东方黎音问道。

        

陆水:“......”

        

娘,你病了,还是我病了?

        

“娘,陆来事还没出生呢。”陆水解释道。

        

而且才几个月?

        

一个月吧。

        

她知道个啥?

        

知道她哥哥为她东奔西跑,劳心劳累吗?

        

她不知道。

        

“陆来事?”东方黎音好奇的看着陆水:

        

“你给你妹妹取的名字?”

        

“娘,你觉得这个名字怎样?”陆水坐好,询问他娘亲的意见。

        

这个名字特别好。

        

“有什么寓意吗?”东方黎音好奇的问道。

        

“这个是美好的祝福。”陆水一本正经道:

        

“陆来事对应的可是二长老,陆有婷。

        

娘你看,大长老陆无为,三长老陆不争,二长老陆有婷,现在陆来事出世,必定是第四长老。

        

无,有,不,来。

        

完美。”

        

“你是盼着妹妹嫁不出去吗?”东方黎音一脸笑意的看着陆水,随后她神色有些没落:

        

“儿子都娶妻了,还是难以避免的想要爹娘的疼爱,从而讨厌妹妹吗?

        

可是儿子娶妻了,也没时间陪我们这些老人。

        

我们想有个小可爱陪着,也不可以吗?”

        

陆水:“.....”

        

我就说了个名字而已...

        

“娘,三长老叫我了,我先走了。”陆水立即起身,赶紧走人。

        

再听下去,他就该进风霜河面壁思过了。

        

不过离开前,他放下了一张请帖。

        

这次东方黎音没有阻止。

        

她看着陆水离开,随后尝了块点心。

        

“儿子不喜欢,不知道女儿喜不喜欢。”东方黎音托着腮,眼睛露出笑意:

        

“反正都是顺便。”

        

随后她看到了请帖,有些好奇,儿子怎么留下张请帖?

        

只是刚刚拿起,就有一只小手接过了请帖。

        

是二长老。

        

然后东方黎音放开了请帖,捏了下二长老的脸颊。

        

啪!

        

刚刚捏下,手就被拍开。

        

“没大没小。”二长老坐在位置上,伸出手道:

        

“手。”

        

东方黎音把手伸出去,小心的问道:

        

“二长老今天不找其他人吧?”

        

二长老望了一眼东方黎音,最后道:

        

“不找。”

        

如此,东方黎音才松了口气,儿子这次还算乖巧。

        

不过她发现请帖被二长老收了起来,也不知道是给谁的请帖。

        

她也不在意。

        

等待二长老把脉。

        

“小小婷,你问问小小音,女儿要不要叫陆来事,我觉得挺好听的。”一边看着请帖的玖立即说道。

        

她对这请帖毫不在意,随便丢。

        

“为什么叫陆来事?”二长老心里问。

        

“陆水说的,你叫陆有婷,他妹妹可以叫陆来事。

        

这样第四长老就诞生了。”玖开口说道。

        

“哦,他直呼你的名字,我们去揍小小古吧。”玖补充了一句。

        

二长老:“......”

        

最后二长老只回了一句:

        

“陆有婷比陆来事好听。”

        

“也比陆来事可爱是不是?”玖问道。

        

二长老:“......”

        

......

        

陆水一路来到大殿。

        

他把请帖放在那边,玖应该会去拿。

        

发请帖的不是他,但是他娘亲在。

        

所以算他娘亲。

        

如此,也不算失礼。

        

玖应该不会让二长老帮她拿吧?

        

嗯,拿了也无所谓。

        

他马上要天下无敌了,二长老就是知道了,也不会阻止他外出。

        

大殿之下。

        

“见过三长老。”

        

陆水低头恭敬开口。

        

此时大殿最上方坐着的,是五百万脸的三长老。

        

只要一直稳定在五百万,就很好过关。

        

没有大几百万上千万,应该不需要接受惩罚。

        

“请帖发完了?”属于三长老的威严声音,从大殿最上方传了下来。

        

“是。”陆水低头应道。

        

“还有其他事外出吗?”三长老的声音继续传下来。

        

“没有。”陆水摇头。

        

“很好,大婚结束之前,不准离开秋云小镇以外,有问题吗?”三长老看着陆水问道。

        

“没有问题。”陆水低头,这个确实没问题。

        

有问题可能也出不去。

        

所以,识时务者为俊杰。

        

他就是。

        

“这段期间,秋云小镇会来很多人,别做太复杂的事。

        

有问题吗?”三长老继续问。

        

“没有问题。”陆水应下。

        

所谓复杂的问题,就是丢脸的事。

        

只要不做丢脸的事,其他的都无所谓。

        

比如去闯风霜河。

        

“请的人,对陆家不一定熟悉,这种事需要告知你爹娘,或者让真武真灵去处理。

        

懂吗?”三长老道。

        

“明白。”陆水点头。

        

三长老又询问了两句,便让陆水离开。

        

五百万的脸没有更多的变化。

        

也没有关注陆水的修为,更没有安排什么历练。

        

大婚将至,一切以大婚为主。

        

这是三位长老的共识。

        

“这是他选的人,不至于在这几天闹出什么幺蛾子。”三长老看着陆水轻叹一声。

        

这几个月陆水的变现比之前强了许多,他知道是因为慕雪。

        

希望能继续保持。

        

不过他们还是更喜欢开奖。

        

这方面,也希望陆水多努力。

        

不求别的,一百年能开两次就行。

        

“说起来,这次的婚礼,可能是最热闹的一次吧。”三长老看着外面无声自语。

        

因为之前的战役,陆家的声望高了一些。

        

倒是不少人都想来。

        

当然,他们的请帖没有多发,就按正常的发,没有合作的,哪怕是顶级势力也不会请。

        

不过顶级势力的那些老祖,倒是发了。

        

至于来不来...

        

谁也不清楚。

        

至少以往巧云宗的前辈不会来,这次就不好说了。

        

...

        

离开了大殿,陆水松了口气。

        

这次三长老真好说话,就是价格没有丝毫减少的样子。

        

五百万还是五百万。

        

“看来,即将成婚确实有特权。”

        

“不过接人的人事,还是交给真武真灵吧,许方一家,蓝夜国那些人,名与重两个,还有深海水龙,他们应该不怎么认路。

        

嗯,还有魔修血尘。”

        

天机是不会来的。

        

明月也不会来,顾里...来不了。

        

剑一已经没了,姬寻可能会来。

        

不过这些人除了蓝夜国,应该都能联到真武真灵,这样问题就不大。

        

陆水仔细想想,没有什么事值得他在意的了。

        

“那么进风霜河看看吧。”

        

这般想着,陆水迈步往风霜河而去。

        

少顷。

        

陆水来到了风霜河边。

        

寒气随之而来。

        

下面有什么他不确定,但是肯定有个地方。

        

唯一真神的神域。

        

至于唯一真神在不在,陆水不敢确定,哪怕在也无所谓。

        

陆水迈步往里面走去。

        

很快就来到了之前的钓鱼台。

        

没有停留,继续往里面而去,毕竟还未见到通往下方的通道。

        

慕雪说东方渣渣看到了,应该不是假的。

        

东方渣渣虽然让人看了不顺眼,但是不至于骗人。

        

陆水迈动步伐,继续往前。

        

走了许久。

        

便停了下来。

        

这里有一处较为椭圆的蓄水池。

        

是冰霜河的转角。

        

而在这转角的边缘,水停止了流动,好似被什么东西隔开。

        

走过去时,看到的是被隔开的通道。

        

如同结了冰的冰阶。

        

看着通道,陆水知道这应该就是东方渣渣说的通道。

        

她倒是机灵,没有第一时间下去。

        

不然能不能出来还是问题。

        

通道虽在,可上面有神力闪烁。

        

进去之后,基本就会被困在神力之内。

        

也不知道是谁下的陷阱。

        

不过实力足够,想出来并不难。

        

比如大长老。

        

二长老应该也可以。

        

不再多想,陆水迈步往通道下方而去。

        

随着陆水步伐往下,他便来到风霜河下。

        

水中带着寒意,却异常清澈,目光所至仿佛能直接看到河底深处。

        

好似有宫殿存在,周边有大量鱼儿游动。

        

更有大螃蟹盯着陆水,仿佛随时都会出钳子攻击。

        

陆水未曾在意,他越往下,阶梯就越延伸。

        

好似一直在等人到来。

        

陆水的步伐不快,他一点点往下方走去,花费了些时间后,陆水的脚踏在了地上。

        

此时的他看到了一座宫殿,看似不凡,可又非常普通。

        

两层高,有水幕隔绝了水。

        

这就是唯一真神的神域。

        

陆水走在空地上,如同庭院。

        

地上摆着一些大玩具,有大鼓,有秋千。

        

陆水走过,仿佛看到有个七彩小女孩站在大鼓上兴奋的敲打着。

        

路过秋千,好似看到有个小女孩在上面孤零零的晃着。

        

除了秋千的声音,再没有其他声音。

        

她则孤独的看着外面好看的水景。

        

咚!

        

一只乌龟从水幕落到了院子中。

        

翻了过去。

        

一直在挣扎。

        

陆水看着乌龟,又仿佛看到一个小女孩开开心心的跑过去,帮它翻过来。

        

然后送它出去。

        

耳边又仿佛响起了那句话:“人类当有愿望,我当满足于他。”

        

陆水摇了摇,随后来到了乌龟边,帮它翻了个身。

        

乌龟看到了陆水,好似有些意外,有些畏惧。

        

是跟它预想的不一样?

        

陆水不再多想,把它丢了出去。

        

也不说一声谢谢,还一脸的诧异。

        

随后陆水往宫殿里面而去。

        

看看这个神域都有什么。

        

神域很干净,周围东西很整齐。

        

走进大殿门口,看到的还是些玩具,以及一些较为好看的东西。

        

这些东西,没办法分类,好像是唯一真神出门捡回来的玩物。

        

“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陆水来到了大殿尽头,这里有几个房间。

        

咯吱!

        

第一扇门被陆水开启。

        

入目的是空旷的房间,是一张好看的大床。

        

床边放着些照片,还有书柜。

        

陆水来到书柜边,随便看了下,发现有一本打开的书籍。

        

是讲如何运用神力。

        

“这不是海尽头的那本书吗?”

        

边上有个笔记本。

        

“加油!身为天地唯一真神,怎么会害怕被人类考试?”

        

“等我学成了,要去让愚蠢的人类知道,真神的威严,不容侵犯,不容亵渎。”

        

“外面的蓝天才没有神域好看,愚蠢的人类哪里明白鱼儿的好。”

        

“才不喜欢外面,就是想让困住我的人类知道,我能随时出去。

        

回来是因为舍不得这里的鱼虾,它们可喜欢我了。”

        

“呜,我又没大喊大叫的,干嘛吹风过来...”

        

陆水看着这些字迹,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他感觉自己看到一位彩发小女孩坐在书桌前,咬着笔嘟着嘴。

        

好似一个人也要开开心心的样子。

        

“比预想的要普通,唯一真神也跟个普通小孩一样。”

        

陆水感觉有些意外。

        

随后他又看了一些书籍,然后发现了之前的九百年成神义务教育。

        

一共有五本。

        

好像少了两本。

        

有一本在他这,另一本好像在东方渣渣那。

        

听慕雪提过一次。

        

合着他跟东方渣渣平级?

        

奇耻大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