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过程细腻的小说描写(处女夜记)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8日13:24:59性过程细腻的小说描写(处女夜记)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0

身具魔种,虽然欢愉了大半夜,可是他依旧没有一点疲惫的感觉。

        

但是加了体质之后,更是感觉身体到了一种能量溢出的状态。

        

他运转内力,身体就仿佛羽毛一样飞了起来,然后落在了马车上。

性过程细腻的小说描写(处女夜记)最新章节列表

        

奢华的车厢内,靳冰云海棠春睡,浑身的白嫩肌肤,依旧泛着晕红。

        

她感应到了赵山河的回来,却不肯睁开眼,反而将身体反转过去,只露了一张后背给他。

        

赵山河欣赏了一番美妙的曲线,笑道:“天已经亮了,庞斑恐怕很快就会到来,你最好穿上衣服,否则……”

        

靳冰云转过身来,美目含羞地望着赵山河。“你不怕他?”

        

赵山河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天下,谁不怕他呢?所以,我们必须要走了。”

        

“走去那里?天下之大……”

        

赵山河很清楚靳冰云的心态,她自暴自弃,已经不想再反抗了。

        

他打断她的话说道:“去武昌府,只有人多的地方,才能瞒得过他。” 

        

靳冰云摇了摇头,没有丝毫遮掩,在赵山河面前露出了完美的身体,他的年纪已经是御姐,身材也高挑完美,可是神色姿态却露出了纯真,冷漠。

        

这种风情更加让男人着迷,天下第一人庞斑,至情至性风行烈,都被她迷住。

        

赵山河也一样,不过他更加无情,冷漠。

        

她也像赵山河刚才一样,飞身而起,然后落进了水里。

        

只是她不像赵山河一样溅起了大片水花,反而像一条美人鱼,无声无息。

        

赵山河一边迷恋地望着她在水里畅游,另一边,对周围的环境审视了一遍,让生物计算机开始建模。

        

他没有庞斑那么强大的感应能力,身手更是无法相比,可是,他可不是软骨头。

        

庞斑想要抓住他,绝对要比打败浪翻云更难。

        

靳冰云知道该走了,很快,她就如同水中仙子一样,一步一步从水里走了上来。

        

快到岸边的时候,她也飞了起来,曼妙的身姿在赵山河的心里留下了完美的痕迹。

        

这一幕,也被他用生物计算机记录了下来。

        

未来回到主世界,可以用电子设备刻录出来,留作纪念。

        

完美的身躯被锦衣遮挡住,她看了一眼赵山河身上的脏衣服,然后将眼睛望向了远方。

        

“韩柏,我该回家了。”

        

“慈航静斋?”

        

她点了点头。赵山河说道:“我会去找你的。”

        

“不要,你去了我也不会见你。”

        

“如果是我提着庞斑的人头去呢?”

        

靳冰云楞了一下,明白了赵山河的意思。

        

庞斑精擅以精神驾驭物质,无七情六欲,达到天人合一之境界,打遍天下无敌手,纵横天下六十年。

        

若不是言静庵逼他退隐二十年,他造下的罪孽更多。

        

他修炼成了前人没有修炼成功的道心种魔大法,更是让他近乎踏入新的层次,远超世人。

        

可是,他的道心种魔大法并不算成功,还有一丝漏洞。

        

而赵山河的身体却几乎完美地接收了赤尊信的魔种,由魔入道,现在更是窃取了靳冰云体内的道心种子,未来真的有可能将道心种魔大法练至圆满。

        

那个时候,谁胜谁败还真不好说。

        

靳冰云摇了摇头。“我只是个弱女子,以后江湖的恩恩怨怨我再也不管了。”

        

话音未落,赵山河伸手一把扯住了她的手臂,将她夹在了怀里,然后转身就向山林飞驰而去。

        

靳冰云说道:“不要管我,你带着我,根本不可能逃脱。”

        

“我知道,可是你可以给我当人质啊。”

        

靳冰云闻言又羞又怒,一下子翻转身体,趴在了赵山河的后背上,然后一口咬了下去。

        

赵山河任由她一口咬下,没有运转内力抵挡。她自己不好意思下猛力了,见赵山河的肩膀出血,就不忍再咬。

        

赵山河这才用手在她的小屯上轻轻拍了一把,又摩挲了起来。“还真看得起我啊。”

        

赵山河的速度并不算快,可是在山林间,他却如同在平地上飞驰,没有丝毫耽搁。

        

每一次前进的路线,每一个落脚点,都精确到厘米。

        

靳冰云还几次以为要撞到树枝,却恰恰差之毫厘地错过。

        

这让她格外惊奇,因为这种精确的控制,是靳冰云从来没有见识到的。

        

不管是她师父言静庵,还是庞斑,似乎都做不到这么精确。

        

突然被触碰的浑身一颤,靳冰云又忍不住在他脖子上咬了他一口。“这个时候你还乱摸。”

        

山林间鸟飞兽惊,逐渐人声鼎沸,靳冰云惊道:“放我下来,要不然你逃不掉。”

        

赵山河站住了身体,将她放了下来笑道:“我是故意往这边跑,只有这个方向,距离庞斑最远。”

        

“可是前方的人也不是你现在能对付的,方夜羽,黑白双仆,还有柳摇枝,花解语,十大煞神,能力都很强。”

        

赵山河的手从身后一伸,露出来的时候,就多了一份虾粥。

        

靳冰云看的目瞪口呆,赵山河的左手一伸,多了一条珍珠项链。

        

在这个时代,珍珠非常昂贵,一直到后世珍珠可以养殖了,珍珠的价格才暴跌。

        

赵山河将虾粥递给了她,她惊讶地接过看着塑料盒。“这是什么?粥还是热的!”

        

她没有见过透明的塑料盒,惊讶无比。

        

赵山河来不及解释,将项链套在她的脖子上,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庞斑现在对你准备放手,所以肯定不会追你,你先走。未来,我会跟你解释的。”

        

靳冰云还没有回过神来,赵山河就转身飞驰,而靳冰云回过神来,回头望了远方一眼,向另一个方向飞驰而去。

        

赵山河跳下了一面断崖,避开了靳冰云的视线,手里就多了一把AK47。

        

随后,手里多了一条武装带,被他飞快系在腰间,将两梭子弹夹挂在腰带上。

        

对方围堵的人能清楚感应到赵山河的踪迹,赵山河同样也是。

        

不过,只要不被庞斑追上,其他人,赵山河不相信他们能挡住自己。

        

而庞斑,是不屑与其他人一起追他,更不会不要脸面,对一个后辈出手。

        

将步枪调整到单发状态,赵山河畅快地迎着一群追兵冲了过去。

        

他只有一盒钢芯子弹,那些子弹要慎用,现在测试一下普通子弹对武功高手的伤害。

        

以他现在的分析,假如他有了防备,气运全身,子弹能打伤他的皮肤,却挤不进肌肉。

        

这种高武世界的枪械的威力,很值得研究一番,未来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四周的山林在他的生物计算机里,以一秒钟超过十幅立体全景建模,每一次建模,对方的位置,围堵的角度,可以离开的方向,都能精确到厘米级别。

        

生物计算机强大的计算能力可以让普通人如虎添翼,对现在的赵山河来说,作用更加明显。

        

“砰……”

        

赵山河开出了第一枪,对面是一个普通的侍卫,他显然抵挡不住子弹的威力,一枪爆头。

        

随后,赵山河飞驰中枪口一摆,这一次,瞄准的是有着一头白发的柳摇枝。

        

他在里面,可以算是一流高手的吊车尾。

        

虽然不知道赵山河手里是什么东西,可是他却感到了危险,赵山河的枪口刚对准他,他就身形一闪,用一棵大树遮挡。

        

赵山河没有时间跟他纠缠,一边继续向前飞驰,一边又寻找到了另一个高手。

        

初次碰面,赵山河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可是气机相连,能感应到他体内蓬勃的气息。

        

他的方向没有大树遮挡,而且对着赵山河也没有太多忌惮,径直冲来。

        

赵山河的枪口一摆,他第一时间身形略闪,躲过了瞄准。

        

但是赵山河的建模能力超强,这里就像他的领域,任何人只要在这个环境里,就瞒不过他的分析。

        

再瞄准。再躲。

        

赵山河用两次就摸清楚了他的躲闪动作习惯,第三次,枪口再对准他的时候,留下了0.2秒的提前量。

        

“砰……”他依旧躲了,可是却躲不开提前量的角度,子弹精准地从他额头射了进……没有进去。

        

虽然距离还有近百米,可是赵山河清楚地看到,子弹只是进去了一半,就被挡住。

        

这可不是手枪子弹,而是步枪子弹,还是大口径的AK47。

        

也由此可见,在高武世界,枪支的作用被大大减弱,也证实了赵山河的分析。

        

面对二流高手,三流高手,子弹还能爆头。

        

可是面对一流高手,就只能让对方受伤不死。

        

不过对方显然也不好受,血流满面地仰头倒了下去。

        

赵山河趁他病要他命,从他的身边掠过的时候,AK被他拿在左手,右手多了一把军刺。

        

倒在地上的他已经呈昏迷状态,赵山河的军刺一下子刺穿了他的脖子。

        

随后,他的身形未停,军刺被他在自己身上擦拭了两下,消失不见,然后抱着枪继续向前飞奔。

        

对方很显然没有想到自己一方的高手也没有丝毫阻拦赵山河片刻,包围圈有了漏洞。

        

可是他们的人更多,一窝蜂地向赵山河追来,让赵山河没有喘息的机会。

        

在人群的后方,原本轻松写意的庞斑带着方夜羽,还有花解语与几个下属不紧不慢地缀着。

        

可是从第一声枪响,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疑。

        

两声枪响之后,庞斑就肚子加快了身形,在山林树梢上快速飞驰。

        

来到了第一处枪响的地方,他从树上飘了下来,然后看到了已经爆头的手下。

        

再来到第二处,看到已经死亡的绝天,脸上露出了一丝悲痛,却很快消失,又变的波澜不惊。

        

方夜羽也追了上来,望着已经死去的绝天,脸上惊疑一片。“究竟是什么暗器?竟然有如此威力!”

        

绝天可是魔师宫十大煞神之首,功力虽然比不上他师兄愣严,却也比他要略强。

        

在江湖上,绝天可是成名已久,虽然只是属于一流高手的末段,却也不容小觑。

        

可现在,竟然轻飘飘地死在一场原本以为很轻松的追逐战中。

        

更让人心悸的是,还是远距离暗器。

        

庞斑蹲下了身子,仔细看了看绝天的伤口,然后从他额头取下了那颗有些变形的弹头。

        

庞斑将弹头仔细观察了一番,然后用手捏开。

        

“暗器的威力有限,对你来说,如果有防备,暗运内力,就难以破防,只会受点轻伤。可要是没有防备,很容易身死。”

        

花解语望着绝天脖子上的伤口,说道:“好歹毒的武器,竟然是三棱,刺入之后血流不止,拉出的时候让肌肉外翻,难以止血。”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阵枪声传来,由于声音连贯,竟然不知道响了多少声。

        

庞斑站直了身体,一言不发,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追去。

        

方夜羽回头交待道:“我们不要分开,一起行动。”

        

说完,带着众人也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追去。

        

五里之外,已经到了这处山林的边缘,庞斑表情肃穆,望着树林里的伤残十余人的手下,还有七八人,已经没有了声息。

        

柳摇枝按着自己的胸腹,面向庞斑跪下。“属下办事不力,请魔师责罚。”

        

“能力差距,非战之罪。你也受伤了?”

        

“是。此暗器可隔空伤人,并连绵不绝,让人防无可防。挡得了第一下,后面还一下又一下,属下挡了七八下,气力不济,胸骨断了几根。”

        

“撕开衣服让我看看。”

        

柳摇枝没有丝毫犹豫,撕开了胸前的衣服,只见他胸腹间青紫了好几处,还有几处流血了。

        

花解语与他感情深厚,连忙上前将他扶住,帮他疗伤。

        

地上掉下了几个弹头,庞斑走近拾起,皱着眉头看了一会。“方才响起了足有二十七声,说明能连续射发二十七次,一次容易挡,可是次数一多,即使是我,也觉得麻烦。”

        

方夜羽点了点头,望向了柳摇枝。“柳护法,可曾看清是何等暗器?”

        

“就是一根黑铁管,前铁后木,无需发力,暗器就飞射而出,即便是小儿也可驱使。不过具体细节,未曾看清。”

        

“对方是何人可曾看清?”

        

“对方气宇轩昂,却又相貌怪异。初看约莫二十五六岁,可再看又像十七八岁,笑起来纯真善良,板着脸却又枭雄气质,难以形容。”

        

庞斑这个时候表情一怔,讶然道:“他竟然在我的感知里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