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着蝴蝶散步受不了(人禽杂交H文)最新章节列表

2021年6月5日14:00:42戴着蝴蝶散步受不了(人禽杂交H文)最新章节列表已关闭评论 0

转眼间,这货在救助站住了三天。

        

他积极主动,配合谈话,懂礼貌,身体健康,刷了一波吴叔叔的好感度。

        

这日早饭时,某无家无业的可疑分子正在喝粥,吴叔叔又露面了。

戴着蝴蝶散步受不了(人禽杂交H文)最新章节列表

        

“怎么样,这几天还习惯么?”

        

“挺好的,比我以前强多了,谢谢您关照。”

        

“不客气,你安心在这住着,不用着急,我们正在多方查找,看有没有你的身份信息,或者有无亲朋在世。

        

也不用拘谨,这里每个人都是你的家人,有困难尽管讲。平时要是无聊,就去下下棋、打打球,但不要远走。”

        

“可我不太敢和别人接触,只有您和小沅接受我。”

        

“哎,千万不要多想,觉得被人瞧不起如何如何。当时这样的事情太多了,远隔两地的,钻山里躲起来的,流浪乞讨的,和亲人失散的,还有孤儿,这不是你们的错。”

        

“……”

        

庄周低下头,自卑的样子,道:“我知道,我会努力的。吴叔叔,我一会能去俱乐部么?” 

        

“可以啊,我带你去。”

        

吃了饭,老吴领他出门,来到办公楼后面,有一栋长条形的大屋,正中大门,写着“文化活动中心”。

        

里面分成几间屋子,唱歌跳舞的一拨,棋牌的一拨,看书上网的一拨,打乒乓球的一拨。

        

先到阅览室,一个老头正对着电脑,发出嘿嘿嘿的声音。老吴皱眉,唤道:“钱爷?钱爷?”

        

“原来是小吴啊,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老头七十多岁,干瘦,小胡子,相貌猥琐。

        

“您也一把年纪了,能不能给年轻人做个榜样,少看这些有伤风化的东西?”

        

“食色性也,人之常情,怎么叫有伤风化?”

        

老吴不想辩论,道:“给你带个人来,我们刚救助的小伙子,想来俱乐部转转,你关照一下。小庄,这是钱老师,管文化这块的。”

        

介绍几句,自去忙了。

        

钱爷瞄了他一眼,明显没空搭理:“随便看,不懂的问机器人,别损坏公物就行。”

        

说完,继续看电脑。

        

过了一会没听见动静,也没找着人,扭头吓了一跳,那年轻人正站在身后,直勾勾的盯着屏幕。

        

屏幕上,一个大洋马正扒掉上衣,露出bra,裹着一对圆鼓鼓、挺翘翘、沉甸甸的奈。偏偏她还腰细颈长,眉眼妩媚,骚的不得了。

        

“这是您做的?”

        

“我亲手做的,没套模板,怎么样?”

        

钱爷一脸的江湖老狗样。

        

“不咋地。”

        

“啥?!!!”

        

钱爷被侮辱,没等发火,庄周道:“这个奈看起来不错,其实很假。

        

奈有四种基本形态,小奈小底座,这种虽小,却挺拔秀丽,俗称笋。大奈小底座,这种往往下坠,记住是下坠!不是下垂,俗称木瓜。

        

小奈大底座,我个人喜欢这种,穿衣显瘦摸来有肉,稳定性又好。大奈大底座,往往是半球,俗称水滴。”

        

“哟!”

        

“而且我觉得嘴唇可以厚一点,但眼神一定要清澈,这叫又纯又欲。”

        

“哟哟!”

        

“白种人不讲究这种瘦感,腰再稍稍丰腴一点,屁股大一点,有道是屁股大过天,快活似神仙……”

        

“哟哟哟!”

        

钱爷连胡子都翘起来,看他就像看亲孙子一样:“坐坐坐,我给你倒点水,这都是你自己想的?”

        

“对,让您见笑了。”

        

“不不,你这个听起来就自然,我做的确实假。”

        

废话!我可是照着地球球花——莫妮卡贝鲁奇讲的。

        

钱爷热情许多,问:“那个,小吴说你是被救助人员?”

        

“对。”

        

“来几天了?”

        

“不到一个礼拜,之前在阿沅家,现在救助站,说是观察期。”

        

“哦,阿沅是个好孩子,她肯收留你,你没问题的。而且我也帮你担保,过两天就能出来!”

        

钱爷热血义气,恨不能斩鸡头烧黄纸,当场结拜。

        

他又领着庄周到棋牌区,指着三缺一的一桌道:“这是秦大爷、董大爷、阿宾大爷!”

        

“您好!”

        

“您好!”

        

庄周肃然起敬。

        

“这是我刚交的一个小朋友,叫小庄,带来认识认识。”

        

“好说,孩子瞅着不错。”

        

有钱爷在,他很快跟着混了一圈,在天海市希望社区这个小小的俱乐部里,开始结交第一波人脉。

        

…………

        

“麻麻,他拿咱褂子了。”

        

“谁啊?”

        

“逗你弯儿!”

        

“这孩子,好好看着!”

        

“麻麻,他拿裤子。”

        

“谁啊?”

        

“逗你弯儿!”

        

“哈哈哈!”

        

“小庄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不了不了,我肚子里也没多少货,改天想起来一定说,一定说。”

        

俱乐部有个大舞台,庄周拱拱手,从台上跳下来。底下一帮老头老太太,看他都跟看孙子似的。

        

叠楼区人口的年龄单一,中老年居多,要么就小孩,青年都去XC区工作了。每天在这玩,谁瞅谁都腻烦,冷不丁来个新人,还是年轻后生。

        

嚯,这帮中老年嗨了!

        

他刚下来,就被一大妈拽住:“小庄会跳舞不?”

        

“什么舞?”

        

“就健身休闲的。”

        

“倒是懂点,我怕跳不好。”

        

“哎呀,我们都是瞎跳,来来来露一手,我们跳来跳去都是那几首。”

        

他被拽到跳舞区,好家伙,音乐就放上了。他挑了挑,选了一首跟《酒醉的蝴蝶》风格相近的,回忆自己曾闲得蛋疼学的广场舞。

        

“这个分32步,看好了啊,准备动作,然后第一步……”

        

“稍稍侧身,双手抬上来,向右扭就踢左腿,向左扭就踢右腿。”

        

“然后双手掐腰,脚横着迈开半步,足尖点地……像我这样,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哎带点小俏皮更好……”

        

“哎哟,我们都一把年纪了还俏皮?”

        

“这话我可不爱听,上年纪怎么了?上年纪就不能有精神追求了?您们得精神焕发,老树生新芽,看这金色的夕阳多么灿烂回煌!”

        

“哈哈哈!”

        

“哎哟哎哟,你这孩子太逗了!”

        

“咋还摆上造型了,这跟谁学的?”

        

跟我赵妈!

        

庄周在俱乐部混了一天,最大的收获居然是口音,没错,就是口音。跟讲普通话一个逻辑,这里也有与天朝相似的方言,只是名字不同。

        

比如天津话不叫天津话,叫津沽。他已经打算下回说《钓鱼》了,《钓鱼》不用天津话说,没味儿。

        

以至于在傍晚,老吴过来时,一堆人围上去打包票。

        

“小庄这孩子不错啊!”

        

“又热心又幽默,还肯陪我们玩。”

        

“是啊是啊,能陪我们这些老家伙玩的差不到哪儿去。”

        

钱爷更把他拉到一边,低声道:“小吴啊,我们文化口正缺人手,我就要他了!”

        

什么鬼?

        

老吴懵逼:“您说什么呢?”

        

“反正你不懂,我们俩才有共同语言,你赶紧把他弄进来。”

        

“不行不行,他审查期还没过,谁晓得是好是坏?再说进社区得考试,哪那么容易?”

        

僵化!

        

不知变通!

        

钱爷吹胡子瞪眼,喜欢奈子的人能有什么坏心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