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尖好疯狂/大乔小乔貂蝉双腿张开

2021年5月15日06:24:10?奶尖好疯狂/大乔小乔貂蝉双腿张开已关闭评论 7

“源和初,呵,”听到这两个词,雷曼苦笑了一声,“怎么,你接下来要告诉我,一个是正义,一个是邪恶么?”

        

“我的老师,现在是将当年您告诉我的话交还给您的时候了,”听到雷曼的话,真龙脸上闪过一瞬间的笑意,接着,这位多元宇宙中最强大的存在深吸了一口,然后咆哮起来,“正义和邪恶,你是哪里来的笨蛋么?!”

        

“哎?!”雷曼被真龙的突然咆哮吓了个哆嗦。

?奶尖好疯狂/大乔小乔貂蝉双腿张开

        

“抱歉,不这么干一次不行,”真龙轻笑,“我当年在多元宇宙中迷茫的流浪,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没有形态,没有名字,只是一团有意识的力量,然后遇见您,我当时问了和您一样的问题,您就是这么吼我的啊。”

        

感情这是有仇报仇来了,雷曼翻了个白眼,无奈的说:

        

“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但是您并没有说【对不起真龙,我不是你的老师】,”真龙眨了眨巨大的眼睛,“您的核心已经接受了您自己的身份,只是,记忆还没有回归罢了,不过,咱们先不说这个,回到源和初的话题上。”

        

“你继续。”

        

“在我发现您的时候,多元宇宙的生物灵魂早已形成,我也因此诞生,就如同魔神一般,如果魔神可以说是生灵灵魂中的邪念催生的话,那么我便是【团结】这一概念的聚合体,但是,最初的我,并意识不到这一点,我在多元宇宙中游荡,碰到了您和初---多元宇宙的灵魂白洞,没有爆炸的最初之核,您和初,正是所有灵魂的两种基本物质,如果用咱们之前说的电脑的比喻来说,您和初,便是灵魂最初的两行代码。”

        

“源(source)和初………等等,”雷曼忽然猛的抬头,“初,这俩不是他妈一个意思么?!”

        

“哦,不,完全不是一个意思,源,也就是您,是一个名词,而初,则是一个动词,准确的说,应该是【回归初始】(trace)。”

“名字?动词?等等,为什么?”

        

“整个多元宇宙的中央服务器,也就是灵魂物质的原点中,含有两种基础灵魂物质,也就是两种基础代码---顺便,这都是您教给我的,”真龙的爪子微微一动,雷曼的眼前出现了两条纠缠在一起的线,“源代码,也就是最初的您,不停的分裂出各种各样的灵魂物质,不停的制造出不同的代码,比如说,好奇心,又比如说,忠诚,等等,这些分裂出的代码最终会随机组合成一个又一个的生物灵魂。”

        

“好吧,我是分裂狂…….那么另外一个是什么?”

        

“初的职责,或者说本能……如果用程序的角度来形容的话,便是【debug】,是园丁…….您催生花园中不同的花草,初便负责观察,如果有一些比较极端的物种出现,初便负责修剪,有的代码出现了威胁生物生存的倾向,初便负责修改,因为您和初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保证组成灵魂的代码不会自我毁灭,换句话说-生存。”

        

“威胁生存的倾向,什么意思?”

        

“我举个例子,好奇心,好奇心会带来进取,对未知的好奇是个好灵魂的组成部分之一,但是,好奇心如果不加控制的话,有几率会带来可怕的后果,当名为好奇心的代码无限制狂野的延伸的时候,它可能变成贪婪,也可能变成自我毁灭,不是么?”

        

“那么,就以你的例子来说,初要如何避免这种情况发生?”

        

“如果说灵魂是一组程序的话,那么您和初大人的源代码,至今也无人学会如何使用,那是宇宙初始的奥秘,但是就我们后来的研究和观察的话,初大人一开始的办法,是通过植入一条硬性的核心代码,那就是【一旦任何其他代码衍生出威胁生物本身生存的时候,此代码自动获得最高优先级,切断威胁生存的代码】。”

        

“如果说我们是宇宙最初的两行代码的话,以生存为核心自然说的过去,不过你等等,如果是这样的话,灵魂应当不会有漏洞,那么混沌也就应该不存在才对!不对,你等等,你说我和初是一团未爆炸的灵魂原始物质,是一个灵魂的白洞,我们怎么有可能修改整个多元宇宙的灵魂组成的?!”

        

“我先来回答第二个问题吧,也就是说您和初大人如何修改整个多元宇宙的灵魂,”真龙沉默了一会,最终颇为无奈的开了口,“如果说把灵魂原点形容为一个中央服务器的话,那么向各个宇宙输送灵魂源物质,也就是传输源代码的原点,自然是和每个宇宙都有连接的,而且,是有上传权限和修改权限的,说到这,您明白么?”

        

“整个多元宇宙的灵魂奇点,整个大网吧的中央服务器,对每一台电脑都有控制权,ok,你继续。”

        

“您和初大人的本质是什么?”

        

“我们是未爆炸,或者说是延迟爆炸的源点物质,等等,你是说……”

        

“是的,您和初大人,是有灵魂奇点所携带的权限的----整个多元宇宙大网吧每一台电脑的位置,上传数据,修改数据的权限,您就这么想,中央服务器爆炸了,代码传送完了,但是服务器的一块还和网络连在一起,就像个网管一样。”

        

“如果我们只是延迟爆炸的话,那么我们的结局应当也只是如同原点一样,将携带的基础代码发散出去而已,我们是……..”

        

“关键就在于【延迟爆炸】上,因为等到您和初大人开始本能的利用自身的权限将两种源代码扩散出去的时候,多元宇宙中每个宇宙中的灵魂物质已经携带两种源代码完成了进化和组成---各种各样的灵魂已经成型了,所以,您和初大人在终于起爆,利用自身的权限链接多元宇宙的时候,上传其实已经基本上没有意义了,您明白么?”

        

“创世已经完成,然而我们还是为了创世而存在的工具………”

        

“物质宇宙的白洞只会盲目的按照大爆炸的方法不停的喷出组成物质宇宙的物质,但是同样是白洞的您和初大人,在百亿年之后终于开始爆炸的时候,却不是那样了,您和初大人本能的链接整个多元宇宙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您们迟到的化作原始灵魂物质的两种基本代码进入每一个宇宙的时候,那里已经不再是空无一物的世界,换句话说,电脑里已经有了无数在源代码基础之上建造的程序---也就是生灵。

        

“迟到百亿年的,失去意义的大爆炸……….”

        

“您和初大人碰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因为和已经催生出意识,不再是基础代码的生物灵魂接触,您和初大人也发生了突变----你们快速形成了自我意识;现在回到您刚才的第一个问题上,在您和初形成自我意识的时候,混沌就已经存在了---原始灵魂物质中携带的抑制力,也就是初大人所代表拥有的力量,并没有完全抑制住混沌的诞生。”

        

“为什么?!”

        

“您可还记得,初的代码是什么,刚说过的?”

        

“一旦任何其他代码衍生出威胁生物本身生存的时候,此代码自动获得最高优先级,切断威胁生存的代码。”

        

“是的,保证生存,并没有说以何种方式生存,也没说以何种方式生存,生存的源代码,这个至高无上的原则,催生出了最初的混沌---纳垢,畸形扭曲的永生………”

        

“那样扭曲的生命怎么能………..”

        

“怎么能算是生命?大人,在他们自己看来,他们是最好的生命形态,因为他们的灵魂源代码中,生存,是至高无上的,那么,永生,就是最好的形态,而他们也将传播他们的完美形态作为终极使命。”

        

“我……….制造了混沌?”

        

“不,源代码的存在,导致了混沌的诞生成为必然,不过不要忘了,您开始有自我意识的时候,最初的三大混沌,都已经诞生了咧,您是延迟爆炸的,不要忘了。”

        

“第四个呢?”

        

“色孽?享乐是社会生产力发展到一定程度才有的产物,而那个弱鸡的诞生需要一个生产力发展到极致的文明,这个文明在达到生下色孽的条件前,还必须没有先因为暴力自我毁灭,必须没有因为追求长生变成纳垢信徒,必须没有因为追求革新而被奸奇收纳,说实话,色孽能诞生才是奇迹,该死的灵族………”

        

“……………….社会生产力……….你继续。”

        

“看到这样混乱的宇宙,您和初大人,在有了意识之后,因为如何面对这样混乱的宇宙,产生了分歧,也因为这种分歧,您和自己的半身,打了一架,我们称之为………”

        

源初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