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去旅游把她睡了|公交车上被迫打开双腿

2021年5月12日08:56:11一起去旅游把她睡了|公交车上被迫打开双腿已关闭评论 48

    

在交战双方各自清理战场盘点这一战结果的时候,冷飒正在距离若河不远的一座小城里吃早餐。

        

虽然如今这片地方被尼罗人占领了,但日子毕竟还是要过下去的,尼罗人现在面对让他们倍感压力的南六省军也没有功夫再来管束这些普通百姓,于是小城里的百姓们便还是该干嘛干嘛。

        

冷飒正坐在街边一个简陋的小木桌边上,跟前放着一碗南疆特有的甜味早茶和早点。

一起去旅游把她睡了|公交车上被迫打开双腿

        

冷飒喝着甜滋滋还带着奶香味的早茶,觉得自己找到了喝奶茶的感觉。

        

苏泽却喝得直皱眉头,他讨厌这种甜甜的东西。

        

早晨明媚的阳光下,冷飒原本白皙肤色变成了这一带的女子特有的浅棕色,眉眼都做了一些修饰,原本因为过于精致而有些距离感的眼睛修饰过后显得有几分可爱,脸颊上甚至还点上了一些斑点。穿着一件花色长裙,头发也都编成了小辫儿垂在身侧,看上去就像是个一个娇俏阳光的南疆少女。

        

冷飒十分自来熟,一边喝着奶茶一边跟没什么客人的老板闲聊了几句。言谈中知道了尼罗人刚来的时候城里是挺乱的,驻守在这里的尼罗人更是经常欺负他们这些人。不过最近那些尼罗人好像都去打仗了,城里根本就没有几个尼罗士兵,于是大家的日子才又渐渐恢复了过来。

        

就连老板自己也是最近几天才重新开张的,可惜客人还不到原本的两成。

        

老板见两人面生,顺口便问了两句。

        

冷飒眼睛眨也不眨地笑着说,他们兄妹俩是从瀛洲来是想要去漓城找舅舅的。

        

老板很是同情地告诉他们若河现在封江了过不去,建议他们在这里待一段时间或者干脆先回家去免得遇上什么危险。

        

冷飒谢过了老板,付了钱才拉着苏泽起身离开了。

        

两人沿着大街一路往前几乎快要走到尽头的时候才拐进了一个小巷子里,又走了好一阵在一个小院门外站定,苏泽上前敲了敲门。

        

有节奏的敲门声过后里面并没有什么动静,苏泽停顿了片刻,才又再次敲了几下门。依然还是一样的节奏,过了好一会儿里面才传来了脚步声,门被人从里面拉开露出一张黝黑的脸来,“请进来。”

        

两人进去之后门再次被关上,冷飒和苏泽站在小院子里四下打量,小小的院落倒是收拾得很干净,各种用具还有花草甚至还有一小块菜地种着小青菜,可见院子的主人在这里生活了不少时间也生活得很认真。

        

给他们开门的青年看起来跟冷飒差不多高,穿着一身粗布衣裳并不起眼。他有些迟疑地看了看冷飒又看了看苏泽,“两位……”

        

冷飒后退了一步没有说话,苏泽只得开口,“我姓苏。”

        

青年这才松了口气,“苏副官,我们昨晚就接到通知了,说您今天会过来。这位……”

        

“……”苏泽道,“这是自己人,你叫她阿月就行了。”

        

“是,两位里面请。”青年笑着点头请两人进屋说话。

        

进了房间才发现里面还坐着三个人,两男一女都是一副南疆本地人的模样。看到被引进来的两个人,那个中年女子想开口了,“这两位就是上面说要过来的人?”

        

青年点头道,“这位就是苏副官。”

        

他们虽然常年驻扎在西南地区几乎没有回过雍城,却也知道大少身边最受重用的几个副官的名字的。况且昨天他们就接到了通知说苏泽会过来,让他们注意配合。

        

那女子将目光从苏泽身上移开,落到了冷飒的身上,“那这位又是谁?”

        

苏泽笑道:“这是阿月,这次跟我一起行动的。”

        

中年女子闻言忍不住有些皱眉,“是不是太小了一些?她能做什么?”倒不是这女人故意挑刺,而是冷飒乔装过后的模样,肤色虽然比起从前深了好几个色号,但模样看起来却比不乔装的时候还要小一些。再加上南疆的人本身就比江南显老一些,女子下意识就觉得她恐怕也就十六七岁的模样。

        

苏泽并没有解释冷飒会什么,而是道,“大少既然让她跟我一起来,自然是有道理的,各位放心,她不会拖后腿的。”

        

其他人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他们并不想反驳傅大少的命令,但也是真的不太能信得过冷飒。他们这一行其实也是十分危险的,自然不希望有个不了解的人来拖后腿。

        

原本喝着茶的冷飒突然站起身来,其他人还没搞明白她想要干什么,就见眼前身形一晃冷飒已经朝着那中年女子扑了过去。

        

那女子反应也快,往后一仰避开了冷飒的手同时伸手就去拔枪。

        

只是她的手还没碰到枪,就被一只纤细的手握住了手腕。冷飒一只手握住那中年女子的手,另一只手已经抽出了她腰间的枪。

        

坐在一边的三个男人已经站起身来,纷纷拔枪指向冷飒的时候冷飒手里的枪口正顶着那中年女子的太阳穴。

        

她抬眼看了看向对面的三个男人,问道,“现在可以了吗?”

        

三个人一时间都有些讪讪,对视了一眼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苏泽心中忍不住暗笑,面上却一派肃然。

        

站起身来走到冷飒身边伸手拿过了她手里的枪送回给那中年女子笑道,“小姑娘年纪小,脾气爆。各位还请见谅,现在各位相信了吧?她是经过了严苛的训练,不会给各位拖后腿的。”

        

大厅里沉默了一会儿,那中年女子才笑道:“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还请苏副官和这位阿月姑娘见谅。”

        

苏泽自然笑着说无妨,不打不相识。冷飒却只是微微点了下头,将傲慢骄纵的少女人设维护得很好。

        

见气氛还是有点尴尬,其他人也连忙上前来打圆场。双方都有意缓和局面,一拍即合再加上还有正事要聊气氛果然很快就好了起来。

        

冷飒和苏泽等人有何打算暂且不提,另一边的尼罗大营里气氛却已经不能简单地用凝重来形容了。

        

昨晚一战两边战场他们至少折损了一万五千人左右,这已经可以算得上多年前的卫国战争之后荣耀军团史上最严重的单次战场伤亡了。

        

而这,也还只是跟安夏人打了个照面的第一仗而已。

        

打成这样他们不仅无法向国内的民众和国王交代,就连向荣耀军团的将士也无法交代。

        

先前皇室亲卫军和其他部队战败,他们还暗中嘲笑过对方能力低下。这件事若是传回国内结果可想而知,被嘲笑被讽刺的人毫无疑问将会变成他们。

        

会议室里气压沉沉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但是坐在最前面的人不说话其他人自然也不敢开口。

        

坐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子,他有着尼罗人特有的肤色和相貌,乍一看上去并不起眼,但身上的气势却会让人第一眼就忽略他略显平凡的相貌,不由自主地将目光投注到他的身上,甚至是服从他的命令。

        

他便是尼罗荣耀军团的现任军团长桑哈,说起来尼罗国王忌惮荣耀军团也是情有可原的。因为现在的荣耀军团跟最初由国王任命军团长不太一样,最近几代的军团长几乎都是桑哈一家的人。

        

桑哈的曾祖父,祖父,父亲都曾经做过军团长,而如果一切顺利,桑哈的儿子将来也会接替这个位置。

        

这样一支兵马掌握在一家人手中历经数代,哪个上位者会不感到惶恐?

        

可以说桑哈一族的势力在尼罗比傅家龙家在安夏还要大得多。若不是尼罗皇室手里也有兵马和实权,而且尼罗是个极其注重尊卑的国家,说是能和皇室分庭抗礼也不为过。

        

皇室对他们的忌惮,桑哈自然也感受到了。

        

但这是一个无解的矛盾,无论是桑哈自己还是皇室都无法化解。

        

扫了在座的众人一眼,桑哈道:“各位,说说吧。昨晚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众人互相看了看对方,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的意思。

        

桑哈轻哼了一声,“昨天那一仗是谁负责的?”

        

坐在桑哈左手边的一个将领站起身来,满脸愧疚和惶恐,“是我低估了安夏人,请将军责罚。”

        

桑哈摇摇头道,“紧张什么?就算要追究责任也不是现在。昨晚这一败也不是全无坏处,安夏人的厉害各位都见识到了?”

        

虽然尼罗对上安夏军连战连败,但荣耀军团之前其实并不太将安夏人放在眼里。在他们看来,之前的人连战连败只是因为他们太垃圾了,并不能证明安夏人有多厉害。

        

在尼罗国内,荣耀军团的人素来都是看不起别的兵马和军团的。

        

如今自己踢了个铁板撞得头破血路,总算是能冷静一些了。

        

“将军教训得是。”众人连忙肃然应道。

        

桑哈道:“既然失败了就要吸取这次的教训,接下来的作战只能胜不能败,如果再失败……我们无法向那些高官和国王交代,跟无法面对为荣耀军团铸造辉煌的先辈!明白么?”

        

“是,将军!”见桑哈真的无意追究这次的失败,所有人都暗暗松了口气。

        

也不再顾忌什么,按照桑哈的指使开始就这次战败发表各种意见,会议室里都是众人发言和争论的声音。

        

桑哈看着眼前的这群部下,眼底也露出了几分满意之色。失败已经造成,昨晚一战对荣耀军团的士气是一个极大的打击,在吸取教训的同时却不能真的再次打击部下的时期。他相信,这些骄傲惯了的陛下会重新找回属于他们自己的荣耀的。

        

等到部下们都退了出去,一直站在桑哈身上没有说话的青年才开口道,“父亲,战事不利,国王那边恐怕会……”

        

桑哈轻哼了一声,道:“这不是意料之中的么?国王这个时候调十七军团来收拾烂摊子,就是想趁机削弱我们抓我们的把柄。”

        

青年点点头,“是,傅凤城的能力也出乎我们的预料。”

        

桑哈有些头痛,“早些年安夏国内乱成一团的时候尼罗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国王是怎么觉得他现在就能占便宜的?”倒不是说桑哈不觊觎安夏的土地,而是他勉强还算有自知之明。这一次若不是因为安夏西北有强大的大胤人入侵,西南又是孙良想动的手他们几乎没有花费太多的力气,哪怕是沈家还在的时候尼罗都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入侵。

        

这才是最憋屈的地方,桑哈压根就不赞同打这场仗,但却不得不打,甚至还只能赢不能输。

        

因为之前的尼罗军已经占领的地方,如果荣耀军团退了那就是奇耻大辱。

        

国内所有反对他们的人都会找到绝佳的借口攻击他们,荣耀军团多年来的声望也会碎了一地。

        

青年道,“父亲,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桑哈微微眯眼,正要说话门外传来了卫兵的禀告,“将军,外面有人想要求见,说是从江对岸过来的。”

        

桑哈还没有说话,他身边的青年就已经开口了,“什么人?”

        

卫兵道,“对方不肯表明身份,说要见了将军才肯说。”

        

桑哈沉吟了片刻,道,“带他进来。”

        

“是。”

        

“父亲……”青年皱眉道,桑哈抬手阻止了他没说完的话,道:“先见见再说。”

        

片刻后,一个安夏人被卫兵引了进来。

        

桑哈父子慎重地打量着对方,对方却显得十分坦然,“将军请放心,在下没有带武器,在下只是奉命来送信的。”对方的尼罗语十分流利,不看脸的话几乎都要以为他是尼罗土生土长的人了。

        

桑哈盯着他道:“奉谁的命?”

        

对方笑了笑道,“自然是傅少。”

        

“傅少?”

        

对方似乎以为桑哈不明白傅少两个字的含义,补充道,“安夏陆军上将,南六省军副总司令,南六省第一军长官,傅凤城。”

        

桑哈沉默了良久,才开口道,“信呢?”

        

对方取出了一封密封的信函递了过去,站在桑哈身边的青年上前接过了信仔细检查了一遍才递给了桑哈。

        

桑哈并没有急着看信里的内容,那送信的人也不在意笑道,“信已经送到了,在下就先行告辞了。”

        

桑哈微微挑眉道,“傅少不需要我回信吗?”那人道,“福少说,如果桑哈将军想回信,自然有办法将信送给他。而且…或许桑哈将军需要时间思考。”

        

桑哈闻言若有所思,片刻后才朝那人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那人恭敬地弯腰鞠了一躬才退了出去。

        

“父亲,为什么不直接留下他?”青年忍不住皱眉道。

        

桑哈道,“只是一个送信人而已,傅凤城敢让他来就说明我们就算扣下他也没什么用处。况且…我也想看看,傅凤城到底想要干什么。”

        

说话间,桑哈的目光落到了手中那被密封的空白信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