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合厮磨柔软gl_臭小子别射危险期

2021年4月28日15:02:39贴合厮磨柔软gl_臭小子别射危险期已关闭评论 7

这是我的星球正文卷第四百三十四章鹬蚌相争实际上不需要轮到夏归玄干啥了。

        

因为这只是个大脑,最强的攻击手段就是精神技能。

        

刚才的幻中幻,看似破解得挺随意挺搞笑的,实际极为凶险,那只是对方错估了夏归玄和胧幽的关系,一招错全盘皆落索,不代表这个幻境弱。

贴合厮磨柔软gl_臭小子别射危险期

        

恰恰相反,很强很强,一个应对不当,两个人都可以永坠深渊了,至今两人手心里都还是捏着一把汗的。如果对方没有错估,会是怎样的结果还真的不好说,因为单论神念之力,对方真的强过他们,在此之前精神冲击是夏归玄加胧幽加幽舞三个人合力扛的。

        

但说一千道一万,破了就是破了,既然精神技能被破了,还指望别的手段那就算了……

        

嗯其实也可以,爆发起来应该也能爆个星啥的,对一般人还是可以各种暴打的,但对方是俩太清啊,还不如省点力气躺平了等捡就行。

        

胧幽看着夏归玄捏着拳头走上前,总有种错觉好像那大脑正在往墙角缩似的,害怕.jpg?

        

这当然只是她脑补的,其实不可能。

        

大脑只是安静地悬浮在那里,有些冷漠的嘲讽之意。

        

它是这个世界的本源,已经和这个世界一体,如果想要击溃或者收取这个大脑,首先要做的是把这个世界破灭。

        

这就是幽舞说的决定世界生灭的一战,也是夏归玄之所以带着她胧幽进来的主要原因。 

        

因为这个世界不能直接轰灭,否则有很大的可能导致半数人类都要变成植物人。夏归玄不敢妄动,指望胧幽能够以破幻的形式来消融这个世界。

        

夏归玄要干的只是在胧幽解决这个世界的过程中,拦住大脑的干涉就行。

        

“砰”地一声,夏归玄一拳砸在大脑上,大脑一晃一晃,怒意冲霄,精神狂暴,几乎足以让亿万生灵魂海寂灭的暴走,可惜对面前的男人没任何效果。

        

“看,这一晃一晃的多像猪脑花啊。”夏归玄翻出了禹王鼎:“我在下面生个火,像不像吃火锅……”

        

大脑:“……”

        

胧幽:“……”

        

我在解析世界,你能不能别搞了……

        

胧幽哭笑不得地闭上眼睛,神念慢慢融于世界。

        

她看见了一帧一帧的扭曲。

        

外面舰队僵持中的御姐和马尾焱无月,神色复杂,默然无言;世界破碎的一角,苍龙星的小九仰首望天,看着教堂中的眼镜娘,两个小九隔着世界对视。分明距离几十万光年的星系之外、位面之隔,却偏偏如一个小地图一样重叠在一起。

        

在这世界解析模式下,胧幽可以分辨这边的镜像和真人还是有少许区别的。

        

她们的身躯是真实的,是这个大脑依据游戏舱复制的身体数据而各自建立血肉。单论制造身躯这一项,夏归玄早就精通,大脑的等级实际还超过夏归玄,更是没有问题。

        

主要在于意识上,仿佛有一根细线连通到了这边的大脑,一切“思维”或者索性说“运算”由这里提供,这里就是CPU。

        

但又不完全是由它提供,每一个个体有基于她们自身的意识逻辑,就像是一个又一个不同的软件,复制移植到了另一个地方继续运行,原有软件的升级更新已经享受不到,却有了自己的更新……

        

于是花开两朵。

        

世界本身也一样,通过读取数据基础,然后建模,化虚为实,其中需求的能量全部都是西部星系吸收而来的,西部星系的荒芜,因为能量转移到了这里。

        

大脑再强,不能凭空生成实物。

        

所以要瓦解这个世界,只需要三个步骤:她先把真实逆转还虚;然后把这个世界的能量返还,倒回西部星系;把苍龙星到这里的数据传输切断,失去源头活水。

        

那么这个世界就会自然枯萎、崩溃、消散,也许需要时间?夏归玄时空之道催化就可以了。

        

捋清了线索,胧幽催动能力,开始逆实还虚。

        

对峙中的焱无月和小九都猛抬头,大家都感到了世界开始微微晃动,如同轻微地震一般,但大地又没有震动的实感,震动仿佛在空间,体感非常诡异。

        

御姐和眼镜娘的神色都变了。

        

她们仿佛意识到了什么……那是自己即将消失的未来。

        

大脑死命想要干涉,夏归玄杵在它和胧幽之间,怎么都突破不了他的阻挠。

        

“最强的修士,把自己玩成了一个护卫,你也是没谁了。”大脑冷笑嘲讽。

        

“我只要赢。”夏归玄很平静地道:“最合适的人做最擅长的事,赢的姿势不重要。”

        

“丢人。”

        

“啪!”夏归玄又是一拳揍了过去,大脑一晃一晃。

        

如果大脑有窍,想必七窍生烟:“夏归玄,士可杀不可辱!”

        

“你好像搞错了什么问题……”夏归玄冷冷道:“你暗中入侵我的星球,复制我的女人,要不是看在你只不过是个臭脑花的份上,挫骨扬灰都嫌轻,你还跟我扯这个?”

        

大脑冷笑:“你要收集我,难道不是一种侵略?又能多光彩?”

        

夏归玄点了点头:“所以成王败寇,仅此而已。”

        

随着简短几句对话,世界晃动得更厉害了。

        

似乎有玻璃崩碎一样的声音,虚空之中隐现裂痕,裂痕之中竟然还有数据溢散般的错觉,视效很是奇特。

        

夏归玄的心思似乎都被牵扯了过去,暗道修行这么多年,这种场面还真没见过。

        

直到现在,都说不清这里到底是游戏世界还是现实。

        

大脑狂暴地催发了所有神念,死命冲击夏归玄的灵台。夏归玄微微一晃,似乎有些吃不消,但还是硬挡下来了,神念争锋已经到了白热化。

        

这是最没有外景可以描述,却又是最凶险的一种战斗,双方只要有一点偏差,那就是神魂受损,想恢复都难,重辄神识磨灭,那是会死的!

        

正在世界似崩未崩、双方胶着无比的最凶险之时,异变忽起!

        

一道恐怖的杀机越过不知多少位面之隔,直奔胧幽而去;

        

另有一只虚无的大手,一把抓向了大脑。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这偷袭的渔翁看似很重视夏归玄……就连这黄雀在后的突袭,都还是先攻胧幽,让夏归玄即使有余力也只能选择其一,是阻止对方夺取大脑,还是保护胧幽?

        

胧幽睁开了眼睛。

        

她返虚为实,逆转一个世界,实在也是没有余力了,根本闪不过这样的偷袭。

        

夏归玄呢?

        

在这一刹那,胧幽想起了当初自己和夏归玄的过往,在红月的争夺之中,她的舰队轰向了小九与凌墨雪。

        

真是报应不爽,现在轮到自己尝了。

        

那一刻的夏归玄陷入的两难,和如今一样么?

        

不一样吧。

        

小九和凌墨雪是他的女人,而她胧幽不是,只是一个助手和军师,刚刚找到了自己定位的下属。

        

相比于无上的大脑,谁重谁轻那也不用说了。

        

然而下一刻,夏归玄就挡在了她身前,一剑劈向那恐怖的破灭之力,“轰”地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响,夏归玄微微一晃,刚刚倾尽全力与无上之脑对峙的他终于没能调整最佳状态,嘴角溢出了血迹。

        

与此同时,一方铜鼎倒转过来,把大脑恶狠狠地扣在了下面,仿佛早有准备一般。

        

“不用太感动,次次玩英雄救美就没啥意思了。”夏归玄的声音传入胧幽的魂海:“这次我是有过准备的……”

        

随着话音,一道矫健的身影一闪到了裂隙之处,一团碧绿的蛛网铺天盖地地糊了出去。

        

泽尔特蛛网束缚。

        

幽舞等待多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