胯下美妇起伏 丫头 @你终于长大了

2021年4月19日07:08:33胯下美妇起伏 丫头 @你终于长大了已关闭评论 11

下船的一男一女无疑就是唐凌和彼岸。

    和唐凌预料的一样,彼岸的时空伤痕全部复原后,她就顺利的苏醒了,而这个时候大鱼号已经过了波塞冬家族所掌控的双岛,进入了内海。

 胯下美妇起伏 丫头 @你终于长大了
 
     只需要两天,就能达到黑暗之港的港口。

    越是临近黑暗之港,唐凌的内心就越是兴奋愉悦,毕竟在这里留下了很多的回忆和牵挂,感觉就像是除了十七号安全区的第二故乡。

    特别是当大鱼号驶过双岛时,种种的回忆也浮现在唐凌的心头,在这里是他怒杀了波塞冬的奥米尔,原本以为顺利的大航海便从此开始变得危机重重,一波三折。

    回忆就像在眼前,没有想到重回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多,接近三年。

    算上呆在时空碎片的时间,唐凌也不过才18岁接近19岁,却忽然心生沧桑的感慨。

    相比于唐凌,彼岸却显得平静了很多。醒来以后连船舱都懒得出去,只是喜欢安静的呆在唐凌的身旁。

    唐凌觉得彼岸像是有心事,但每当唐凌冒出这样的怀疑时,彼岸又表现的很正常,说说笑笑,温和安静,在窗前看书,一如从前。

    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唐凌也想不出彼岸会有什么心事?毕竟在那一场和唐龙的决战之中,他昏迷了许久,错过了许多的东西。

    当黑暗之港模糊的轮廓出现在天际线时,唐凌终于有了走出时空碎片回归现实的真实感。

    他带着彼岸几乎是迫不及待的下船,当然出于世界形式的原因,唐凌还是简单的易容,遮盖了自己的容貌。

    大鱼号上没有人敢多问什么。

    对于大鱼号上的人,唐凌只是简单的对船长说了一句话‘我会在黑暗之港停留很长的时间,而我没来过你的船’。

    这用平静语气说出的淡淡话语,一般人听来真的算不上什么威胁。不过能混上船长的人都是聪明的,唐凌的话微微琢磨,就让他全是冷汗。

    这神秘少年不想暴露任何,而他会在黑暗之港停留很久就是明显的威胁。

    如果大鱼号还想在黑暗之港讨生活,最好选择保密。否则他听到了任何的消息泄露,想必第一个遭殃的就是大鱼号。

    船长的理解没有错,剩下的也不用唐凌多说,船长自然会严格的约束,甚至会不惜手段的让所有人保守这个秘密的。

    另外唐凌还记得阿虎的恩情,他也微微欣赏这个还有赤子之心和底线的少年。

    所以唐凌送了阿虎两块四级海洋凶兽肉,这个行为是非常隐秘的,他也提醒了阿虎一句‘你最好当做我没有送你这些,等合适的时机,悄悄的消化吧。否则,不仅会害了你自己,甚至还会连累别人’。

    经历了船上的紫月战士事件,阿虎俨然已经成长了很多,他感激唐凌的慷慨,更加感动于唐凌的提醒。

    毕竟对于大人物来说,随手送你一点什么你认为宝贵的东西,是根本不值一提的。你的宝贵和他的宝贵绝对划不上等号。

    但是费心的提醒却是真的用心了。

    阿虎虽然还稚嫩,这点儿道理还是懂的。

    船上的船员都不敢看那神秘少年和那没存在感的少女离去的背影,他们害怕。

    只有阿虎躲在一旁,悄悄的注视着。比起那一句让人感动的提醒,他更在意唐凌的另外一句话。

    “如果有缘再相见,我希望你再不会不能反抗的被人踩在脚下。”

    “我,我一定...”背影终究消失在熙熙攘攘的黑暗之港港口,阿虎则悄悄的捏紧了拳头,在心中暗暗许下了誓言。

    **

    今天又是很平常,却依然煎熬的一天。为什么煎熬?反正黄老板的感觉是如此。

    和平常一样,黄老板依旧喜欢坐在二楼的躺椅上,但是桌边的酒和点心却没有怎么动。这就是他心情不好的表现,两年多了一直是如此。

    如果没有心情吃吃喝喝,干嘛要准备?叮咚撇了撇嘴,看着黄老板坐在躺椅上,懒懒的看着大街的身影,终究还是微微难过。

    她当然是知道老板为什么会这样的?还不是因为小唐唐没有了。虽然老板口中说着,生活必须要有仪式感,所以表现的和平常一样,还是那么懒,那么赖皮...

    那些酒和点心也是他要坚持的仪式感,但不一样终归还是不一样。

    可是叮咚不是这样想的,连同叮铃也是。

    她们坚信小唐唐不会没有,彼岸姐姐也一定活着,是黄老板和世界上的其他人不相信而已。

    懒得理那臭老板,天天都一副难过的样子,简直破坏人的心情。想着,叮咚扭着小小的身体去了厨房,她要为自己准备一点小零食,她和姐姐是很容易饿的。

    至于叮铃此时还在打扫着房间,特别是小唐唐住过的屋子,要保持原样,等到他回来的时候一定会很开心,顺带夸奖自己吧。

    叮铃做得很仔细,她不像叮咚还偶尔会关注一下那个臭老板,叮铃都不带理黄老板的。

    对了,还有那只蒙蒂那只臭章鱼也不理。哪有章鱼不乖乖吃东西,时不时就趴在石头上忧伤,还会流眼泪的。

    看着很想打它。

    但是算了,想想那只臭章鱼也很可怜,和小唐唐一起出海,受到了小唐唐的照顾,也得到了不少好处,反正叮铃是感觉到臭章鱼明显变得厉害了一些。可走到最后,它在小唐唐的照拂下安全的回来了,小唐唐却身陷危机,抽章鱼一定觉得自己很没有用吧。

    想着叮铃也微微难过了一下,停下了手中擦拭的动作,爬到了唐凌房间的窗台上...

    难过的时候就晒会儿太阳,这是叮铃应对难过的方式。

    虽然大家都觉得紫月时代的阳光太炙热了,叮铃对此可没有感觉,小小的一团蜷在窗棱,阳光轻易的就洒满全身,那感觉很舒服呢。

    是啊,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按说小孩子的个子应该会很快长高,可是她和叮咚不知道为什么,老是长不高,还是小小的一团,和两年多以前几乎没有变化。

    叮铃的注意力很容易被转移,很快就想到别的事情上去了。

    而唐凌的窗下是一条安静的后巷,平日里没有什么人,在这个时候却响起了脚步声。

    叮铃懒洋洋的睁开眼睛撇了一眼,然后又闭上了。

    是青姨和古道老头儿又来了,好好的天气他们不做自己的酒楼和药店的生意,跑到嗔痴楼来做什么?

    不过臭老板也不勤快,以前就不怎么做生意,这两年多以来更是不接生意,光吃老本。这样下去,她和叮咚都快吃不起零食了。

    另外那臭老板以前一天到晚像条死皮赖脸的流浪狗,老是缠着别人青姨,现在他不舒服了,没心情了,青姨倒老是来找他,感觉很在意他的样子。

    可臭老板却不领情了。

    叮铃八卦的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叮咚却在门外伸了一个小脑袋四处看了看,确定房间里只有叮铃一个人在,兴高采烈的溜了进来。

    “姐姐,姐姐。你看我做什么好吃的了?”

    叮铃立刻从窗棱上‘滚’了下来,非常迫不及待的:“什么好吃的?”

    两个小汤圆儿鬼鬼祟祟的聚在了一起,开始偷懒吃东西,至于青姨古老头儿找黄老板做什么?她们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

    脚步声在嗔痴楼响起,黄老板微微的摇晃着椅子,双眼依旧盯着嗔痴楼前来来往往的人流,看样子连转头的兴趣都没有。

    “黄道,你倒是过得很逍遥啊。”古道率先上楼,拉过一把椅子,坐到了黄老板的身旁,一边说着话,一边就将黄老板摆在小几上的酒倒了一杯,桌上的小食也抓了一个在手中,说话间就准备塞进嘴里。

    “酒的话,三个梦币一杯。酥炸蓝纹鱿鱼须五个梦币一根。”黄老板还是懒得转头,只是那么懒洋洋的说了一句。

    “小气。”古道气哼哼的放下了手中的小食,蓝纹鱿鱼不过是三级海洋凶兽,一根不到一两的鱿鱼须能值五个梦币?

    话虽然这样说,古道可不敢继续吃了,毕竟黄道这个吝啬的家伙是真的可能问他要钱。

    “黄道,我们去顶楼谈话。”青姑懒得听这两个不靠谱的家伙扯淡,这一次来这里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还是稳妥一些比较好。

    黄老板在这个时候终于转头,看向青姑的时候,眼神变得柔和了一些。

    “还能有什么重要的话?这个世界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他显得有些意兴阑珊的模样,然后又说了一句:“这里很安全,不必去顶楼说了。”

    嗔痴楼的顶楼,就算唐凌来这里住了那么久都没有去过,显得颇为神秘。

    “这次是真的很重要的事情。这一次我们要...”青姑略微有些生气,语气也变得急促了一些。

    她是生气黄老板的状态,但是唐凌已经陨落了,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可所有的困难还在,并不会因为唐凌的陨落就改变。

    这些事情总是要有人去完成的,黄老板算是残余力量之中的中流砥柱了。

    青姑的话还未说完,却被黄老板面无表情的打断了:“顶楼已经作废,我说了这里很安全。在黑暗之港,还没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偷听嗔痴楼说什么?”

    “那我一定要去顶楼呢!”青姑的怒意上涌,她也变得坚持了起来:“黄道,你也没有权力宣布顶楼作废。它不是属于你一个人的。”

    “可是它建在我嗔痴楼。不想在这里说,你们就走吧。”黄老板不耐烦的起身,挥了挥手。

    青姑冷笑:“黄道,你可真是懦弱啊。”

    黄老板的神情一变,刚想要开口说什么?已经悄悄偷吃了两根鱿鱼脚的古道却不能不站出来阻止了。

    黄道也好,青姑也罢,都是性格相当强势的人。如今的世界变得非常微妙,随时都会引爆所有。这两个人不要先内讧了...

    “青姑,正事要紧。”古道先是拉了一把青姑,相比于如今的黄道,青姑显然理智许多。

    在古道的提醒下,她终究还是勉强忍住气,沉默了下来。

    “黄道,我们要准备离开黑暗之港了。”在青姑沉默后,古道干脆说出了这一次的重点。

    这句话说出,无疑是一颗重磅炸弹,让黄老板愣住了。

    离开黑暗之港?他在愣了几秒以后,下意识的转头,打量了几眼嗔痴楼,然后又重新坐下,整个人都像被放空了一般。

    在这个时候,青姑和古道都没有开口,既然已经把话说出来了,不如给黄道一些时间消化吧。

    气氛变得沉默了起来,过了整整一分钟,黄道忽然冷笑了一声:“呵呵,终于想要有所动作了?然后动作就是放弃黑暗之港?”

    古道和青姑不说话,现在显然还不是解释的时候。

    “我不走。”黄老板收起了冷笑,神情非常的坚定,似乎是为了加强这样的坚定,他又摇了摇头:“说了,我不走。随便吧,我黄道是自由的,我爱留在哪里就留在哪里!”

    古道叹息了一声:“但是你留在这里,也等不到你以为能等到的。”

    古道所指的是唐凌,别人不知道,可是他和青姑是明白的。黄老板坚持的相信唐凌没有死,如果唐凌回来有极大的概率是先回黑暗之港,如今这个世界危机重重,黄老板认为他必须承担起接应唐凌,并保护他的责任。

    这话黄老板对某些神秘的高层也说过,可惜没有人真的在意,就算再可惜也要接受事实,他们全当黄老板是情绪的发泄了。

    “谁说我在等?我的家业在黑暗之港,难道让老子放弃吗?”到如今两年多了,黄老板也知道很多人都认为自己的想法是一个笑话了,他干脆不承认。

    其实,连他自己也逐渐绝望了。

    “既然如此,既然你不想要离开。那你为何不到顶楼去,去听一听为什么要离开?你当场反驳啊。”青姑在这时开口了,她知道无法说服黄老板,干脆激了他一把。

    “呵呵,那好!那就去顶楼。”明知道青姑是在激自己,黄老板还是冷不住冷笑了一声。

    那就去顶楼吧!他倒想要听一听,这些面对改变毫无动静的家伙到底想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