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开了宫口高H&主人我想做您的玩具

2022年9月23日14:17:51撞开了宫口高H&主人我想做您的玩具已关闭评论

        

不过同时,孩子的话也提醒了她,连孩子都注意到的细节,说不定,别人也会注意到的。

撞开了宫口高H&主人我想做您的玩具

        

自己想了想,转过身看他,“那我们先不去爷爷家,妈妈带你去个别的地方,下午再去爷爷家,好不好?”

        

“好!”反正只要能出去玩,小孩子是去哪里都无所谓。

        

苏韵莞尔,“真乖!”

        

发动车子,调整了一下座椅,往后视镜的方向看了一眼,刚好可以看到房门口的方向。

        

那里空荡荡的,门也关上了,看着很是冷清。

        

收回视线,她说,“坐稳了哦!”

        

接着车子便很快发动,开了出去。

        

——

        

苏韵一上午带着司廷闲逛,先去了趟商场,给孩子买了好几件衣服,又买了一堆玩具,还有些艺术品的东西,最后把车子的后备箱塞得满满当当的。

        

对着塞满了的后备箱,司廷张大嘴巴,“哇——” 

        

除了这发自肺腑的一声感慨,他也找不出其他的话来形容了。

        

“开不开心?”苏韵笑了。

        

“开心!”用力的点点头,司廷指着那些玩具,“妈妈要出远门吗?”

        

“你怎么知道?”实在是太惊讶了,这孩子开始开窍了?关键每次都能说到点子上,这让她倍感惊讶。

        

“这么多!”他还不是太会表达。

        

但苏韵能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说,给他买了这么多的玩具和吃的用的,显然是要出远门之前的准备。

        

孩子是真的聪明,不过太小了,还没有什么自保的能力。

        

如果不是司耀那边的事实在是蹊跷又出乎寻常,自己非得去看一看,找到他才能安心,而那边的情况太复杂又有可能危险,不然自己真的想把儿子给带上。

        

“嗯。不过还没决定好,你先不要告诉任何人,好吗?”拉了下他脑袋上戴着的帽子,轻声说道。

        

“嗯。”用力的点点头,妈妈不让说,那就不说。

        

中午在外面简单用了个餐,到了下午一点多,人都有点昏昏欲睡的犯困,小家伙也是上下眼皮打架,困的遭不住了,苏韵仔细观察没有人跟踪上来,这才开着车,带他去老爷子那边。

        

小家伙在后座睡了一路,到地方了还没醒,只能抱下车来,顺手又打开了后备箱,示意佣人们把里面的东西都拿出来,拎到屋里去。

        

老爷子本来是在睡午觉的,听说她来了,趿拉着拖鞋,凌乱着头发,揉着眼睛就出来了,一边走一边嚷嚷着,“你个混丫头,让不让人消停了,最近是喝了什么风,三天两头往我这……”

        

所有的牢骚都在看到苏韵肩头那个小小的人儿时消音了,“他……他……他怎么又来了?!”

        

后面这句话是很小声的,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嘴上这样说,却是忙不迭的过去帮忙,“快快,快放下来睡,这样多不舒服!”

        

被吵到的小家伙很不高兴的哼唧了两声,“嗯嗯……吵……”

        

“哦哦哦,都怪爷爷,都怪爷爷!”轻轻打着自己的嘴巴,让人把孩子给抱到房间里的床上,又给盖上了小被子,看着小小的身体翻了个身,找了个舒服的睡姿接着睡,这才摆摆手挥退所有人,跟着也退了出来。

        

小心翼翼的踮着脚,但他穿的拖鞋不太方便,索性踢开,光着脚板走出来,到了客厅里才松口气。

        

看着悠闲自在坐在那喝茶的苏韵,气不打一处来,“你说说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要您老人家帮个忙!”她客客气气的说。

        

“要我老人家……”顿了下,袁老爷子所有的火气一瞬无影无踪,突然被这么客客气气的称呼,还怪不太习惯的,“嘿嘿,嘿嘿嘿……”

        

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苏韵也不是不想把他当长辈尊敬着供着,谁让他老人家非要做朋友做平辈,平时叫他“老头儿”,其实他还是很高兴的。

        

以至于现在客客气气的说话,他反倒是浑身不自在了。

        

“帮什么忙?”他很殷勤的问。

        

这个表情要是让袁彻看到了,一定会痛彻心扉的!

        

从来都是他想尽办法的求帮助还要得到冷眼对待,哪里见过这种……呃……“狗腿子”一般的表情,上杆子想要帮忙的。

        

苏韵放下茶杯,很自然的说道,“帮我带孩子。”

        

“帮你带……”本来还是笑容满面的脸,瞬间僵在那里,整个人的身体由前倾,突然变成往后倒去,全部陷在了沙发里,一脸惊恐的看着她,“帮你带什么玩意儿?”

        

“……”苏韵抬手,指了指房间的方向,“里面的那个玩意儿。”

        

袁老爷子:“……”!!!!!

        

“不可能!”他惊呼道,“绝对不可能!”

        

“真的不?”挑了挑眉,苏韵再次问道。

        

“我不!”转过头去狠心拒绝,老爷子不看她,生怕看了之后不忍心,还是应了。

        

不不不,不能坑自己,绝对不!

        

“那算了,我把他丢给不明身份的人吧。”叹了口气,苏韵一脸无奈的样子,“要不然,我带到南亚去也行。”

        

“你带到南亚……”忍不住声音突然拔高,隐约听到里屋的声音,又赶紧自觉的放低下来,“你带到南亚干什么,那边那么乱!又是打仗,又是瘟疫,你疯了啊!不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