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乖夹好玉势坐下去&淑蓉第三次到船上找

2022年9月22日09:50:47师尊乖夹好玉势坐下去&淑蓉第三次到船上找已关闭评论

知道阿豹已经将那只空间精灵丢进空间后,暖宝满腹心思都在解开谜团上。

师尊乖夹好玉势坐下去&淑蓉第三次到船上找

        

因此,不管南骞国皇帝和姜姒君说什么,她都有些心不在焉。

        

等下了山,南骞国皇帝让她跟着一起去膳房,她竟学会找借口:“外祖父~今天我能不能请个假呀?好像有点累!”

        

一听暖宝说累,南骞国皇帝哪里还舍得让暖宝辛苦?

        

赶紧道:“好好好,今天就先歇息,不让你去膳房了!”

        

说罢,又指了指竹篓里的野山药:“外祖父给你炖汤喝,补一补。”

        

“好~谢谢外祖父。”

        

暖宝软软糯糯道谢,还不忘把姜姒君推出去:“要不您把姒君姐姐带去膳房?她方才不是一直在说老鸡炖山药嘛~让她去学学!”

        

姜姒君:“???”

        

她指了指自己,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暖宝。

        

好像在问:你没说笑吧? 

        

但她终究等不到暖宝的回答了。

        

因为南骞国皇帝对暖宝的提议,十分赞成。

        

老小孩拉着姜姒君就走,还念叨道:“是了,朕怎么把你忘了?你还不会做长寿面吧?朕教你!”

        

姜姒君:“……”

        

她急急回头,眼里一片哀伤。

        

——什么仇什么怨啊!

        

——为什么我要学做长寿面!

        

暖宝才不管她呢。

        

拜了个拜,笑嘻嘻目送两个活宝离开。

        

回到寝宫时,正巧看到段青黛的屋子开着门,便背着一竹篓的桃金娘过去。

        

“表姐?青黛表姐~”

        

她站在门口喊人,却并不进去。

        

直到里头传来段青黛的声音,这才笑嘻嘻跨过门槛:“青黛表姐我回来啦~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段青黛正躺在贵妃椅上,看到暖宝进来也没起身。

        

只是摸着肚子,一副很难受的样子。

        

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比之前轻柔了好多:“暖宝回来了?给我带了什么?”

        

“表姐,你不舒服吗?”

        

暖宝看着段青黛这样子,不免皱起小眉头。

        

段青黛微微尴尬:“……没有啊,就是方才吃多了,有点撑得慌。”

        

能不撑吗?

        

早晨刚喝完半碗暖宝送来姜汤鸡蛋,又开始喝魏瑾熔送的那一份!

        

也不知道她皇祖父是怎么教魏瑾熔的?

        

那鸡蛋就跟不要钱似的!

        

暖宝的那一碗打了两个鸡蛋,段青黛都嫌多了。

        

魏瑾熔呢?足足打了四个!还非要亲眼看着她吃!

        

好了嘛。

        

为了不让魏瑾熔失望,她是把一大碗姜糖鸡蛋吃了。

        

结果?

        

才过了一个多时辰,又端来一碗!

        

段青黛想死的心都有了。

        

感动不感动她说不好,但她现在真动不了。

        

“哦,那你躺着吧。”

        

暖宝听了段青黛的话,也没多想。

        

随手将竹篓放下,便道:“喏,这是我和外祖父还有姒君姐姐给你摘的。”

        

“这是捻子……桃金娘?”

        

段青黛看到竹篓里的东西,瞬间来了精神。

        

“暖宝,这可是好东西呀!《本草纲目拾遗》中记载,桃金娘的根、叶、果,都可以入药。

        

具有祛风活络、收敛止泻的功效!就连对付胃痛,消化不良,痢疾等症状,都是有用的!”

        

“哦,那么厉害啊?”

        

暖宝多少有些敷衍了。

        

因为她能明显感觉到,当段青黛说起桃金娘的药效时,空间里的两个小东西有些不安分。

        

于是,赶紧指着竹篓道:“根是没法挖啦,但果子和叶子是有的,叶子在最下面,用来垫果子了。”

        

说罢,又打了个哈欠:“唔~困了,我要回去睡一会儿,这些桃金娘你自己看着办吧。”

        

“好。”

        

段青黛撑了下手肘,还是觉得有点难受,便也没起来。

        

只是笑着跟暖宝道谢,又让绿衣送暖宝出去。

        

暖宝见此,暗叹道:看来是真撑着了!

        

要不然就凭段青黛那性子,早就把竹篓抱到怀里咯。

        

不过很明显,自打她出了段青黛的屋子,空间里那两个小东西又安静了下来。

        

如此,暖宝越发肯定那卖香的豹子跟段青黛有关!

        

回到屋子里,暖宝遣退了下人,便将阿豹召唤出来。

        

随着阿豹一起出来的,还有一只体型瘦小的豹子。

        

那豹子一出来,便赶紧找了个角落躲着,豹眼布满了惊恐,没有半点身为豹子的威风。

        

“瞧瞧你那损样儿~真是丢了天庭豹子的脸!”

        

阿豹可瞧不起卖香豹了,一开口就毒舌得很:“你还记得那个打铁的吧?人家同样是空间精灵,混得可比你好多了!”

        

“大姐~你说带我回家,也没说带我来这啊!”

        

卖香豹一脸委屈,却时刻保持着警惕:“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害怕什么,还非要把我带到……”

        

“再啰嗦!再啰嗦我捶你!”

        

阿豹凶神恶煞地盯着卖香豹,吓得人家都不敢说话了。

        

倒是它,骂骂咧咧道:“怎么的?你害怕你家宿主,就不怕我了?我宿主想见你,难道还要跟你好好商量不成?”

        

“怎么回事儿?它在怕什么?”

        

暖宝听了半天,忍不住开口询问。

        

阿豹朝着卖香豹小小嗷呜了一声,这才变成小猫咪跳到暖宝怀里。

        

“宿主~该问的我都问清楚了,第四个异世者就是段青黛!不过这也不怪卖香的,换谁摊上那样的宿主都得跑路。”

        

言毕,阿豹又蹭了蹭暖宝的下巴,朝卖香豹示意:“还不快把事情跟我宿主说清楚?小心我揍你!”

        

“哎,斯文些。”

        

暖宝拍了拍阿豹的脑袋,提醒道。

        

偏偏阿豹不在意,小下巴一抬,还挺有道理:“有些豹子不揍不行的,揍一顿它就老实了!”

        

暖宝:“……”

        

她不清楚哪里出了问题!

        

都说物似主人型,阿豹的性子从一开始就跟暖宝的性子很像。

        

可现在?

        

动不动就捶啊揍啊,暖宝可不承认她自己是这样的!

        

“咳咳。”

        

轻咳两声,小丫头便冲着卖香豹道:“你出来吧,这是我的房间,没我允许谁都进不来。”

        

说罢,又问:“你怎么那么瘦?干瘪瘪的,像是多久没吃过……”

        

“嗝~”

        

暖宝话还没说完呢,卖香豹便适时打了个嗝。

        

紧接着,豹头一埋,又往后缩了缩,显得更可怜更委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