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姝傅景庭小说全文阅读免费&男朋友和他的好兄弟一起上我

2022年9月19日08:32:49容姝傅景庭小说全文阅读免费&男朋友和他的好兄弟一起上我已关闭评论

      

陈不凡逐渐开始露出自己目的。

容姝傅景庭小说全文阅读免费&男朋友和他的好兄弟一起上我

        

为上位做铺垫。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没什么可斥责的。

        

“陈少主,此言不假。”

        

“哼哼!我算看明白了,说来说去,你陈不凡想做领袖对吧?”一位像瘦猴一样的男子撇撇嘴道。

        

“这位兄台,我们在商讨问题,征求大家的意见和看法,莫要自以为是。”陈不凡面不改色。

        

“难道我说的不对?你陈不凡没有歪歪心思?”

        

“来人,直接撵出去。”陈不凡懒得多理,继而下达命令。

        

快刀斩乱麻。

        

把不必要的时间,节省下来。 

        

“被我说中,开始恼羞成怒,气急败坏了,老子第一个不服。”

        

“让我们来是幌子,想让大家伙当狗,听你号令才是本质。”

        

“杀!”陈不凡冰冷道。

        

之前是撵走,现在是杀人。

        

动乱人心者,该死!

        

徐伯轻飘飘顺势挥出一掌,一道真气冲去。

        

那人大惊,来不及做任何举动,只有神色变化。

        

“砰!”的一声,脑袋开花,四分五裂,脑浆流了一地。

        

极其残暴的手段。

        

狠辣无比。

        

众人面色一紧,大多惊慌,迅速躲开令人作呕之处。

        

“此人罪该万死,扭曲是非,当诛!当杀!”陈不凡掷地有声。

        

“大敌来犯之时,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十个人十条心,试问怎么打赢?”

        

“如果统一指挥都无法理解,心生恶意曲解,死在敌人手中,不如我亲自结果了他。”

        

“害死自己没人管,死有余辜,不值同情。”

        

“此等思想害死他人,对不起!我陈不凡第一个不答应!”

        

“我们是为了赢,不是为了死!”陈不凡大义凛然,说的有理有据。

        

仔细一听,似乎没啥毛病。

        

“势力诸多,本来就乱,拼杀之时将会更乱,无人调动指挥,统一协调怎么打?”

        

“相信众位都是明白人,懂得大是大非,陈不凡所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没有歹意。”

        

“陈少主,我们懂你之意,老夫赞成选出一人做领导者。”一老头举手表明支持。

        

实则他是托!

        

笑哭!

        

该用的手段还是要用的。

        

否则这帮人个个都是刺头,不好搞啊。

        

有过驱离的前例了,还有人唱反调。

        

草!

        

可想而知,有多么鱼龙混杂。

        

有多难以管教。

        

“嗯!陈少珠所言非虚,我也没意见。”

        

“同意!”

        

“结合种种,确实该选出一位指挥者,此乃大势所趋。”

        

“赞同!”

        

前三位都是演戏的,也就是陈不凡的人在帮腔作势。

        

托有时候可以发挥出关键性的作用。

        

不要小看。

        

“既然大家没意见,又该选谁呢?”陈不凡展开下一话题,按照所计划的一点点拉开序幕。

        

“当然,所有人都有当选的资格,没有内定,没有商议,谁的呼声高,我们就让谁领导。”

        

“包括我在内,一样听指挥,听命令。”

        

“我选陈少主。”

        

“不不不,陈少主年纪尚浅,很多事情缺乏经验,处理难免不成熟,正所谓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在下认为长生门主可以当选。”

        

“切!长生门被地魔堂打的像狗一样狼狈,抱头鼠窜,让他指挥我们如何逃跑吗?”

        

此人言语犀利,实在够损。

        

夺笋呐。

        

大熊猫的食物,都让你夺走了吧?

        

一句话,让长生门无地自容,再有人推荐他,估计都得犯嘀咕。

        

“在下认为狗合宗可以。”

        

“狗什么?”

        

“狗合宗。”

        

“狗什么宗?”

        

“狗合宗。”

        

“狗合什么?一个听都没听过的门派,也敢说出来?你他么真是个人才。”

        

“当选者至少有一定威望,大家都熟知,一个狗嘚门派,凭啥当选。”

        

“你说什么?说谁狗嘚?”

        

“原来你们就是狗合宗的人啊,没说你们狗嘚,你们狗嘚不是。”

        

“草拟妈!”

        

“打住吧。”陈不凡无奈喊停,“这样吧,我们投票决定。”

        

“谁获得的票数多,谁当任领导者,这一点大家觉得公平吧?”

        

“好!”

        

“没问题。”

        

“加一!”

        

“一个门派,或者一个势力,只有一票之权,除了不能投自己,随意可投。”陈不凡不咸不淡说道。

        

“我们这些游散之人呢?没加入门派,但我们也是武林中的一份子,不能忽略。”

        

“对!我们也要有投票权。”

        

“行吧,让你们都加入进来。”

        

陈不凡妥协了?让一些‘杂牌军’也参与?

        

不!

        

论游散人员,也就是所谓的游士,散修,谁有陈不凡的人多?

        

别忘了这是在哪。

        

罗非城!

        

外界来的人再多,还有自己人多?

        

随便混杂在里面,谁能分辨?

        

双圣门数万人众,谁能认得全。

        

搞笑!

        

陈不凡始终有自己的方案,也是众女一致提出的意见,为了盟主之位稳稳的落在自家男人头上。

        

所谓的投票,说白了就是走走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