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控制白袜学长&全体大yin乱长篇小说下载

2022年9月17日15:25:00催眠控制白袜学长&全体大yin乱长篇小说下载已关闭评论

   

江州省人民医院,肝胆外科。

催眠控制白袜学长&全体大yin乱长篇小说下载

        

这会儿肝胆外科的医生护士们刚刚上班,还显得有点散漫。

        

人都说一日之计在于晨,然而事实上则是,上班时间长了,早上刚起来那会儿是最不怎么精神的,大多数上班族都还带着些许刚睡醒的慵懒和乏困。

        

医生护士们更是如此,刚上班,一些人还打着哈欠,真的很想回家躺在床上再睡一个回笼觉。

        

突然,一位中年人走进了科室,肝胆外科的医生护士们精神瞬间为之一振。

        

“易院长!”

        

肝胆外科的医生护士们急忙向易忠民打招呼。

        

这一大早的,易院长就来了科室,着实让肝胆外科的医生护士们有点惊讶,一般来说,院领导可是很少这么一大早突然前来的。

        

“易院长这么一大早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有医生护士猜测着,一般院长这么一大早过来,肯定是有事,要不然,医院这么多科室,院长每天早上转一圈,其他事也别干了。

        

“应该是因为方教授。” 

        

有医生低声道:“我听说方教授好像来了江中了。”

        

“方教授来了?”

        

不少年轻医生的精神都为之一振,方教授竟然又来江中了吗?

        

自从方乐在江州省人民医院做过首例活体肝移植手术之后,江州省人民医院的医生就把方乐当成了半个自己人,特别是肝胆外科的医生护士,内心深处下意识的就对方乐有一种别样的感情。

        

现在方教授又来了江中,难道不来他们医院转一转吗?

        

“好像是来了,不太清楚。”

        

有年轻医生道:“据说方教授的爱人就在咱们江中呢,所以方教授来咱们江中最为频繁。”

        

“这么说咱们江中算是方教授的娘家了。”有护士笑着道。

        

“方教授的爱人也只是在江中工作。”

        

有医生提醒。

        

“那也算是半个娘家人。”

        

护士笑着道。

        

一群医生护士低声说着话,易忠民则已经进了值班室,萧晧平正在和副主任说着话,安排着工作,就看到易忠民。

        

“易院长!”

        

“萧主任!”

        

易忠民笑着向值班室内的其他医生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萧晧平。

        

“你先去忙吧。”

        

萧晧平向副主任说了一声,然后招呼易忠民前去自己的办公室。

        

一边走易忠民一边道:“听说方教授到了江中了?”

        

“是,前天就到了。”

        

萧晧平道:“我还特意给方教授打过电话,好像是方教授的爱人有了身孕,方教授特意来江中探望。”

        

“方教授的爱人有了身孕?”

        

易忠民装着很惊讶的样子,笑着道:“好啊,这可是大喜事,以后这方面要多注意,方教授的爱人在咱们江中,千万不能出什么意外,要不然咱们怎么向方教授交代。”

        

“是。”

        

萧晧平点了点头,心中则笑着,方乐的爱人在江中,江中市各大医院都操心着呢,无论方乐的爱人到了江中市的哪一家医院,那都是顶尖待遇,江中市想要巴结方乐的医院可不止他们省人民医院一家。

        

“患者那边什么情况了?”

        

易忠民跟着萧晧平进了办公室。

        

“目前还在尽力寻找肝源。”

        

萧晧平道。

        

江州省人民医院,作为国内第一家成功做活体肝移植的医院,虽然他们江州省人民医院也只是提供了一个场地,实际手术的医生是西京医院的团队。

        

但是易忠民却并不想把这个优势丢失了。

        

他们医院能做首例手术,最起码在硬件设施方面是有着条件的,萧晧平也参与过上次的手术,他们医院的护士、麻醉师等也都有过参与经验,这就是优势。

        

同时因为首例手术,他们医院和方乐也建立了联系,这就是最大的优势所在。

        

所以易忠民这边一直在积极的准备做第二台肝移植手术。

        

一旦有着合适的患者,他们就可以联系方乐,继续第二台,亦或者第三台,做的次数多了,到时候他们独立完成肝移植手术也就不远了。

        

“方教授难得过来,可以请来指导一下嘛。”

        

易忠民道:“前一阵子我给你们肝胆外科批了一笔经费,你可要给我用在刀刃上。”

        

“我知道。”

        

萧晧平急忙道:“不过方教授到了江中之后,当天晚上就去了丰州,现在还没回来呢。”

        

“去了丰州了?”

        

易忠民一愣。

        

“应该是有患者。”

        

萧晧平道:“丰州那边医疗水平差,应该不够条件做肝移植手术。”

        

“嗯。”

        

易忠民点了点头:“这方面你抓紧,咱们医院争取尽快独立完成咱们省内的第一例肝移植手术,不能落后。”

        

有着做首例地点的优势,同时也就有压力,首例是在他们省人民医院做的,到时候江州省首例却不是他们,那才有点丢人了。

        

......

        

上丰市第一医院。

        

昨天晚上武哥确实是一夜难眠。

        

他已经自首了,结果方乐却没有出现,吴宝双那边也不说给他回个信息。

        

武哥是盼啊盼,盼啊盼,好不容易盼到了上班。

        

早上八点半的时候,吴宝双才缓缓的走进了病房。

        

“吴主任。”

        

武哥急忙道。

        

“昨晚上睡的怎么样?”

        

吴宝双脸上带着笑,一副关心患者的表情,询问着武哥。

        

“还好......”

        

武哥干巴巴的挤出两个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