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高官的糜烂生活小说h

2022年9月15日14:22:51半夜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高官的糜烂生活小说h已关闭评论

    

封天极的话,让胡思赫火冒三丈。

半夜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高官的糜烂生活小说h

        

“你在挑衅本城使,是不是?你这是调查清楚了,有备而来呀!本城使与封天极不和,如此隐秘的事,你都知道了!”

        

封天极:“……”

        

这件事好像全军中都知道吧。

        

“别以为你跟着王妃,本城使就不敢对你如何,与封天极不对付是一回事,但那是我与封天极的事,容不得别人插手。凭你也配!”

        

胡思赫手指戳着封天极的心口:“你给我老实点!敢动歪心思,我打爆你的头,说到做到。”

        

“谁在那,出来!”忽然,胡思赫大吼一声。

        

声音落,动作也到了,伸手去抓躲在月亮门后的一条黑影。

        

那黑影实力不俗,力气尤其大,转眼六七个回合,胡思赫竟然拿不下。

        

“哎呀,”胡思赫斗志大涨,“好厉害的刺客!本城使好久没有这么痛快了,来,与我大战三百合!”

        

封天极:“……”

        

有没有一种可能,他就不是刺客?

        

“我不是刺客,”百战大声喊,“战也不怕,但不是此时。”

        

胡思赫一拳打来:“你不是刺客,鬼鬼祟祟地在这里干什么?”

        

“我是来看那个小白脸的!”

        

“呵,刺客也喜欢小白脸?”

        

“我不是刺客,我也不是喜欢他,”百战生气,“你先停手啊。”

        

“你先停!”

        

百战侧身避开一拳,往旁边一跳:“我是百战,是王爷的大侍卫!”

        

胡思赫停住,仔细打量,惊讶道:“是眼熟,百战……哦,对,封天极特别气人,侍卫都起名叫百战百胜。呵!”

        

“不是,你什么没头发了?犯错了?封天极惩罚手下的方式挺别致呀!哈哈!”

        

百战:这个憨憨的胡老二。

        

“你到底来干什么?你家王爷为什么没来?”胡思赫问。

        

“我是盯着他的,”百战一指封天极,“要警告他几句。”

        

胡思赫顿时敛笑,低声说:“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百战白他一眼:“我发现什么也不能和你说呀。”

        

“呵,小人之心,本城使和封天极那是武力,实力的竞争,其它方面还是可以帮助的。更何况,本城使与夫人夫妻情深,岂能看着他被这么一个……娇娇柔柔的人给比下去?”

        

百战拧眉深思:“当真?”

        

“当真。”

        

两人交头接耳,嘀嘀咕咕。

        

封天极的拳头硬了。

        

这俩人才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吧?

        

就在他快要忍不住的时候,胡府管家匆忙跑来。

        

“城使,夫人请您过去。”

        

“哦,好,我这就来。”

        

“城使,前厅又来客人了,夫人说让您快些。”

        

“是什么客人?”胡思赫问。

        

“是银海钱庄的大掌柜。”

        

胡思赫回头看一眼封天极:“记住本城使的话!”

        

他大步离开,百战转身盯住封天极。

        

封天极按捺住火气:“你干什么?”

        

“我警告你,别妄图打王妃的主意,否则的话,我捏爆你的头。”

        

百战说完,一拳头砸在旁边的一株碗口粗的花树上。

        

“咔嚓”一声。

        

花树应声而断。

        

“你自己掂量,是你的头硬,还是这棵树硬!”

        

封天极:“……”

        

看着百战雄纠纠的背影,封天极暗自感叹:究竟造了什么孽!

        

慢慢往前厅走,还没到,听到有人叫他:“……落英!”

        

封天极脚步一顿,扭头看。

        

玉空大师双手合十,踌躇着。

        

“大师有事?”

        

“落英,佛说,苦海无边,你还年轻,当以生命为重,只有好好活着,才能有更多的希望,你说是不是?”

        

封天极:“??大师,我没说要去死。”

        

玉空大师浅笑:“你是没说,但你在做。”

        

封天极分外悠长地吸一口气:“大师,出家人不是早看透生死了吗?”

        

玉空大师垂眸,掩饰住几分不耐烦:“落英,你当知道,佛祖也是有脾气的,究竟是菩萨低眉,还是金刚怒目,全在你一念之间。据贫僧所知,枉死之人,不但难以投胎,还无法收到阳间人给烧得纸钱。”

        

“大师何意?”

        

“意思就是,你活着是别人的随从,死了之后还要当穷鬼。我佛慈悲,但也不渡穷宝。知道吧?”

        

封天极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我还以为,在大师眼中,是众生平等,没想到,也分随从和主子。”

        

“你是非都不分,对错都不顾,就别管贫僧的事了,”玉空大师哼道,“那个百战侍卫,我可告诉你,他横着呢,你要敢有非分之想,他能打爆你的头。”

        

“贫僧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

        

玉空大师一甩袖子走了。

        

封天极微微闭眼,平复一阵子:忍住,都是自己人,都是自己人。

        

刚走两步,又听到有人叫:“……落英!”

        

封天极头也没回:“要爆就爆,就这一颗头。”

        

百胜快步上前,低声道:“王爷,您怎么了?”

        

封天极回头,百胜被他的黑脸吓了一跳。

        

都有好多年不见王爷这种神情了。

        

“王爷……”

        

“怎么?你也要来打爆本王的头?”

        

百胜:“??属下不敢。”

        

“什么事?”

        

“属下方才收到暗卫消息,太白他们一行,住在城中最大的客栈。”

        

封天极眉梢微挑:“最大?”

        

“是。”

        

“他们哪来的钱?”

        

“太白去了一趟银龙钱庄。”

        

封天极沉吟道:“被王妃说中了。你刚才说……什么钱庄?”

        

“银龙钱庄,临州城三大钱庄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