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公车车晃动/玩弄明星的H小说

2022年9月14日09:43:26随着公车车晃动/玩弄明星的H小说已关闭评论

      

鹿久认为自己在这个时候举雾隐村的这个例子没什么问题,很贴切,宇智波鼬却觉得有点可笑。

随着公车车晃动/玩弄明星的H小说

        

“鹿久大人,我只能说你们对于很多事情真是一无所知。”

        

“有什么情报是我不知道的,你可以告诉我。你还是我们的同伴,这一点总没错吧?”

        

鹿久说了半天,宇智波鼬一直是一幅死人脸,半点表情都看不出来。

        

“真是无聊,全是一些毫无意义的废话。”他的嘴唇微动,一股奇特的的阴属性查克拉突然迸发出来,绕过井野的感知相传,似乎传递了什么信息给鹿久,之后他先一步断开了双方的连接。

        

精神世界的对话差不多持续了半分钟的样子,井野这边适时撒手,假装自己的心转身之术失败了。

        

“五代目火影快追过来了,我们撤!”鼬用了一个B级忍术,火遁.凤仙花爪红,火焰附着在手里剑上,对着五人射去。

        

这种带着手里剑的火遁还会产生爆炸效果,等五人从烟尘中走出来的时候,宇智波鼬和鬼鲛已经跑远了。

        

鹿久又带队追击了大半天,之后自来也追了上来,详细询问过程后,有些遗憾地收队回村。

        

宇智波鼬在最后时刻,绕过井野的感知相传,传递给鹿久两个信息。

        

一个就是在晓组织内,有人在监视他,这个人的手段极为高明,很多时候就是神不知鬼不觉,哪怕是写轮眼也无法发现。

        

另外一个消息是他离开木叶村后,一直和三代火影保持单线联系,之前给三代火影传回来一些关于晓组织的信息,不知道是否会被那个暗中监视的家伙截获,但他认为有一部分情报肯定是回到了木叶村,不出意外的话,就应该在三代的遗物里面。

        

自来也颇为郁闷。

        

之前的密信就没找到,现在没说的,继续找吧!

        

他和纲手喝了一顿酒,听说纲手要和井野她们去泡温泉,强忍住心中的骚动,一口气跑回三代火影的档案室里,继续翻找那些乱七八糟的文件。

        

这事不能假手于人,只能自己找。

        

问题是三代火影对于重要文件的管理实在是太过混乱,他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找到需要的东西。

        

“啊——!!情报到底在那里呢?三代你这个邋遢的死老头子!”

        

看着超过五十个文件柜,自来也的头都大了,想到纲手此时正在美滋滋地泡温泉,他的那股子郁闷劲就别提了,老子想去取材啊!

        

用时整整三天,所有文件翻找两遍,各种黑历史看得他触目惊心。

        

自来也身体累,心也累,包括那封证明宇智波鼬不是叛忍的密信在内,各式各样的情报他一共找到了六条。

        

全是宇智波鼬在晓组织内打探出来的情报。

        

有一些消息已经过时了,比如说大蛇丸加入晓组织这种消息。

        

有一些消息木叶村这边自己也打探出来了,比如说晓组织有九个成员,成员都是S级叛忍。

        

还有一些木叶村,甚至是自来也都不知道的消息。

        

这里面就有飞段的情报,飞段是鼬和角都一起去招募的,不死之身和用敌人鲜血施展咒术的事都有详细讲述。

        

最不可思议的就要属宇智波斑的消息了,鼬对于这个斑的真实身份存疑,对方的言行举止不像是一个老谋深算的人物,不过这家伙一直带着面具,没人见过他面具下的真容。

        

鼬特意注明,晓组织明面上有九个叛忍,实际这个宇智波斑一直隐藏在幕后,木叶村在战斗的时候,要把这个宇智波斑也算进去。

        

在文件旁边,还有三代的注释,三代说团藏曾经和这个宇智波斑在灭族之夜打过交道,不过三代也对宇智波斑的真实身份表示怀疑。

        

宇智波鼬、干柿鬼鲛、拥有不死之身的飞段、同样疑似拥有不死之身,但具体能力不详的角都,疑似是宇智波斑的面具男,以及疑似拥有某种监视能力的奇怪忍者。

        

这个9+1的晓组织一共有六个人的信息浮出水面。

        

自来也问过日向日足和井野,两人都说没在现场发现什么监视人员。

        

井野对此的解释是自己的感知能力只是附带的,并不算强。

        

日向日足那边也不确定,他说自己一直在全力盯着宇智波鼬的查克拉,就是担心他使用幻术,没分心去侦查附近的情况,也不确定附近是否有别的忍者。

        

井野对此有所猜测,那个监视的家伙,不出意外应该就是绝吧?

        

绝从六道仙人的年代一直活到今天,能在眼睛传奇的世界里潜伏这么长时间,一直没被红眼病白眼病发现,人家肯定是有两下子的,她的感知能力发现不了,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

        

自来也现在最信任的自然就是纲手,他就找纲手喝酒,顺便商议一些工作上的事。

        

监视的事无从谈起,他主要说起宇智波斑。

        

“什么?!你说宇智波斑还活着?”纲手一只脚踩在凳子上,气势十足地看着他。

        

自来也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之后左右看看,才小声说道:“只是怀疑,怀疑!”

        

纲手很坚决地摇头:“不可能,二爷爷亲自确认过,宇智波斑已经死了。”

        

自来也同样不认为宇智波斑能活到今天。

        

活到今天的话,那得多大岁数了?

        

雾隐村的元师那种九十岁老头在忍界都算是活化石,宇智波斑要是活到今天,那得一百多岁了,这怎么可能?

        

“可是......团藏和这个宇智波斑有过短暂合作,而这个消息他一直没有正式报告给村子。”

        

纲手对着桌案猛砸一拳,砸出一个大洞,气呼呼地说道:“团藏这条老狗,早就应该弄死他了。”

        

自来也叹了口气,当火影就是束手束脚的。

        

他不能说自己看团藏不顺眼,就把这人弄死,必须师出有名。

        

当年村子高层看宇智波一族像是看仇人一样,那又如何?各种针对,各种边缘化的措施用了几十年,村子是一直等到他们正式反叛后才动手的,对宇智波一族是这样,对团藏也是一样,团藏比早就被边缘化的宇智波一族还要难缠。

        

火影这个身份,注定他不能主动掀起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