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开小女娃的花苞/首长,好大,不要了

2022年9月13日07:37:14强开小女娃的花苞/首长,好大,不要了已关闭评论

   

“养伤?”特么,郑天邪养伤跑来云霄峰了。

强开小女娃的花苞/首长,好大,不要了

        

“你们逍遥宗没地方供郑师侄养伤的吗?”

        

逍遥子黑着脸,“去去去,没你说话的份,我在同你师父谈。”

        

宁薇月:“……”

        

转脸又是一张谄媚的笑脸。

        

“师叔,您看我说的可还行?”

        

凌霄面无表情。

        

宁薇月心中叫嚣,别答应他,千万不能答应他。

        

逍遥子笑眯眯的奉上一只储物袋,“不白住。”

        

凌霄淡淡的瞥了那储物袋一眼,“灵石这种东西,本尊这里多得没地儿放,拿走拿走。”

        

“不是灵石,您看看,看看。”

        

凌霄看了看储物袋里的东西,是一块玉简,还有一把钥匙。

        

读取了上面的内容,他面色微变,然后默默的将储物袋给收了。

        

“薇月,带郑天邪去客房住下。”

        

啊?

        

“什么?师父,这郑天邪……”

        

“去吧,为师这么安排自有道理。”

        

宁薇月欲言又止,让郑天邪在云霄峰养伤,她一百个不乐意。

        

那玉简之上不知有什么内容,竟然让凌霄同意留下郑天邪。

        

真是气人。

        

“郑师侄,请吧。”

        

郑天邪似起不来的样子。

        

逍遥子皱眉将他扶起来,又对宁薇月道:“来扶一把,都被你打得走不了道了。”

        

宁薇月无语,我还得扶他?

        

“请稍等片刻。”

        

她愤而砍了两根树杈拿进来,交给郑天邪。

        

“男女有别,我不方便扶,郑师侄还是自己杵拐吧。”

        

逍遥子:“……”

        

郑天邪一言不发,虚弱得像是吹一阵风就能倒下,全然没有了宁薇月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那么嚣张跋扈。

        

他此时的样子与昔日那不可一世的天之骄子相比,简直像变了一个人。

        

看他这模样,似乎没有那么讨厌了。

        

宁薇月虽然没有扶他,却在他下坎的时候运起灵力帮着托了一把。

        

殿内的逍遥子还在叨叨。

        

“能力是有的,就是比较小心眼儿子。我就不喜欢收小丫头做徒弟,小丫头大多都有这个毛病。”

        

凌霄只淡淡的道:“妙蕴是小伙子?”

        

逍遥子:“……”

        

“师叔,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这不悔得肠子都青了嘛。”

        

凌霄指尖磕着桌上的储物袋,又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唉!”逍遥子抹了一把辛酸泪,道:“我一直说要闭关闭关,可我这心里装着事,天邪又那半死不活的样子,我如何闭关?我实在没办法了才来找您老人家。”

        

“既然那女子你已经将她逐出师门了,又为何再次收她入门?”

        

“您老听我慢慢道来,我也是有自己的考量。”

        

逍遥子跪坐着,脖子往前伸了伸。

        

“是这样,前些日子她突然拿了铸魂续脉丹来,那丹药能救天邪,我没办法不见她。天邪吃了那丹药后,他也确实醒了来,再修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正常。在这件事上,她也算将功补过了,那么多门人求情,我不好再端着。”

        

凌霄抿着唇,淡淡的看着他。

        

“您老别误会,我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你说她才离开我山门几天呐,她上哪儿弄来了这铸魂续脉丹,这不奇怪吗?”

        

“嗯。”

        

“是吧,奇怪呀。我想了想,与其给她放外边,不知道她干些啥,不如收回来,放在身边盯着,还更放心些。”

        

“你不闭关了?就盯着她?”

        

“不不,我要闭关。她虽献丹药有功,可天邪这样子也算不得完好的人,我再惩罚去慌谷思过不过份吧?荒谷的钥匙只有我才有,哎,就袋里的这把。我马上就要闭关了,钥匙放在凌霄师叔您老这儿我放心,天邪也只有放在你这儿我才放心。”

        

“嗯,所以你今日过来,就是将这两块烫手山芋交给我?”

        

逍遥子猛的坐直了身子,想了想,又起身给凌霄磕了个头。

        

“师叔啊,我给你磕个头。主要是您给我说的这些事儿太吓人了,我不得不谨慎些。我将钥匙和天邪交给你,我也实在没办法。我宗门里头那些师弟师妹们,还不如我,靠着他们的脑瓜子领悟不到这些东西,我要将天邪和钥匙托付给他们,保不齐他们被蛊惑,反而还害了他们。”

        

“行了,起来吧,你回去闭关便是。”

        

“哎哎,多谢师叔,咱将来是上天还是下地,可全看师叔了。”

        

……

        

宁薇月给郑天邪安排在了一处偏僻的荒院里。

        

其实云霄峰上空道场很多的,鼎盛的时候凌霄的亲传弟子,加云霄峰的内门弟子也有过几百人。

        

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突然不怎么收徒了,内门弟子也都相继送去了别峰。

        

然后渐渐的,云霄峰就像现在这样了。

        

“你就在这里住着,不要惹事,休得去打扰我师父,听到没有?”

        

“多谢。”

        

难得他这种人还会说多谢。

        

郑天邪颤巍巍的坐在满是尘埃的木椅上,连用清尘诀的力气都没有。

        

宁薇月看他坐下来后,双腿都在发抖,瞧着也挺可怜的。

        

想来想去,他那走路都成问题,自己一个人估计不太行。

        

于是她去下边找了何老长。

        

与此同时,烛衍独自跑去师父那儿了。

        

见到何长老,同样的,先问妙蕴的情况。

        

听她这么问,何长老还挺惊讶。

        

“你不知道啊?”

        

宁薇月说:“我刚从冰原秘境回来。”

        

“可我听说逍遥仙君带郑天邪上云霄峰了。”

        

宁薇月眯了眯眼儿。

        

可以啊老何,消息够灵通的。

        

“我真不知道,还没来得及问。”

        

“哦,她回逍遥宗了。”

        

宁薇月面色一变,“什么?她回逍遥宗了?逍遥子让她回?”

        

“是的。”

        

“为什么呀?”

        

老何摇头,“不清楚,好像跟什么丹药有关,这事儿你得去问逍遥仙君。”

        

宁薇月默默的将这事儿记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