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根太大留一半白色/花唇含着玉势

2022年9月9日13:08:44蛇根太大留一半白色/花唇含着玉势已关闭评论

       

等笑够了之后几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就开始边吞云吐雾边聊了起来。

蛇根太大留一半白色/花唇含着玉势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们也知道陆行川不抽烟所以就没给他递。

        

“话说珊姐回去会不会把咱们给拉黑啊。”

        

“不至于,那种真开不起玩笑的咱们也不会喊,喊过来的肯定都是铁哥们啊。”

        

说实话,几位大佬确实把这次的所谓综艺当成了放松的游戏,正好哥几个也能趁机聚聚畅所欲言。

        

所以也没人提钱的事儿。

        

圈子就是这样,谁跟谁关系好,然后人家带进来个人,大家都觉得不错,那就放开了呗。

        

而陆行川这小兄弟也确实让他们舒服得很。

        

这小兄弟情商高会说话,而且不喧宾夺主也不瑟缩,就给人感觉很舒服。

        

关键他还会刻意扮丑还烘托气氛,这小兄弟日后必成大器!

        

“小草老师,你都给老卢写歌了,下次给我也整一首呗?” 

        

陆行川笑笑,“那肯定没问题,哥你说了算。主要是咱写歌得尊重人设嘛,让您去唱RAP您自己也觉得别扭。”

        

“确实,你当初人送外号‘情歌小王子’,你唱RAP啥样我还真不知道。”

        

有位曾经的视帝调侃了一句,尔后道:“小草老师,你演技真可以的,下次我这边拍戏要是缺人的话你可得来帮帮老哥哥的忙啊。”

        

他们不知道陆行川本名,也不打算了解。

        

这年轻人是卢一楠带进他们圈子的,而且会做人,况且人家也有真材实料,那大家多个小兄弟也没什么。

        

陆行川一愣,继而笑道:“哥你喊帮忙那我肯定去啊,不过哥你打算自己当导演了?”

        

“嗯,年纪也大了,现在戏不好接咯。”这位视帝越说越上头,“特么去年我接的那部古装剧,男女主跟重要男女配都找的流量明星,他们会演戏吗?以前哭不出来好歹还滴眼药水,这倒好,递眼药水是遮眼睛!特么拍个苦戏就在那儿扯个嗓子干嚎!这特么还算是敬业的!

        

“演我女儿那个更离谱!天天迟到不说,就连轧戏都不说声抱歉的!台词也不背,短的就扯着个大白嗓哔哔,台词多点儿就特么一二三四五!搞的我后来也发火整了次一二三四五,结果那导演居然特么说我演的好!”

        

陆行川一竖大拇指,“是那部《倾城绝恋》是吧?那哥你确实演的好。”

        

就跟他穿越前看过的一部黄渤客串的电影还是电视剧片段一样。

        

那个客串就是黄渤身为大明星去戏里客串,然后全程台词都是“一二三四五”。

        

关键黄渤还特么演的贼好!

        

“嗐,不谈那些晦气事儿了。”这老哥摆摆手,然后弹弹烟灰看向卢一楠,“我说老卢,你不是下个月要发歌打榜嘛,你歌呢?这两天人家金娱唱片跟京华娱乐可是打得火热呢。”

        

“我就唱我的歌,他们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反正也黑不到我身上。”卢一楠倒是得意洋洋,“小草老师给我写的歌我早练差不多了,过两天就要去拍MV了。这次MV我不打算搞的多精致,就拿我以前的一些表演视频剪辑一下,正好也符合主题嘛。”

        

“哦?小草老师的那首《红/白玫瑰》我很喜欢,不过我女儿倒是更喜欢《记念》。你这歌得先让哥几个听听。”

        

“那你先等等。”卢一楠左右看看,尔后朝着远处停着的设备车走去,“等我去拿个吉他。”

        

正好他现在也手痒了。

        

陆行川笑笑,“几位大哥,正好咱们闲着也是闲着,我这边也带了烧烤架、果木炭跟买的签子还有切好的牛羊肉蔬菜蘑菇什么的,咱们整个自助小烧烤边吃边聊?”

        

“那敢情好。”有人惊喜道,“有酒没?”

        

“啤酒倒是有两箱。”

        

“那还犹豫啥?整起来呗!走走走!串串儿去!”

        

夜空下,设备车开着大灯。

        

而在大灯前,几个老男人带着陆行川一边架着烧烤烤串喝着啤酒一边听着卢一楠拨弄着吉他的歌声。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

        

“请把我留在,在那时光里......”

        

............

        

陆行川睁开眼捂着头坐了起来。

        

“啧,喝个漱口水也能喝倒的......”

        

上辈子他酒精战场,大部分非精酿的工业拉格对他来说就跟漱口的玩意儿也没区别,没想到这次几罐啤酒就把他放翻了。

        

“你醒了。”

        

陆行川迷迷糊糊扭头,看到是坐在床前削苹果的柳南笙。

        

“昨天晚上你喝多了,我跟梦梦去接你的时候你还抱着吉他干嚎。”

        

陆行川脸色一变小心试探,“我没说什么怪话吧?”

        

如果把自己想长一双翅膀的野望说出去便样衰了。

        

“没有,你就是在唱歌。”柳南笙继续低着头慢条斯理削着苹果。

        

“啊?那我都唱什么了?”陆行川继续惊。

        

他奶奶的!哥们不会酒后唱歌三百首,未来人送外号“洛城李太白”吧?

        

“听不出来,你故意吐字不清。不过音乐都很好听,虽然我感觉你一直在串烧跟乱弹。”柳南笙抬眸看他一眼,“不过你故意吐字不清还不断即兴串烧,他们没办法知道你那些都是什么歌的,放心吧。”

        

“那确实......嗯?”

        

陆行川目光狐疑,“你把我当成那种喝醉了还留一手的心机男了?”

        

“没有,你只是喝醉了而已。回来的时候我背不动你,是梦梦背你回来的。现在她还累的没起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