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沦为黑人公共厕所/强行把校花处破了出血

2022年9月9日08:58:03人妻沦为黑人公共厕所/强行把校花处破了出血已关闭评论

     

修罗星柱界不知多少亿里高,星云笼罩,色彩斑斓,一颗颗恒星和神座星球宛若宝石,镶嵌在四方。

人妻沦为黑人公共厕所/强行把校花处破了出血

        

星柱的顶端,修罗战气最为浓郁,也最为明亮。

        

这便是修罗战魂海所在!

        

修罗神殿被罗恸罗牵至战魂海南岸,无数修罗族的修士排成长队,赶来朝拜,如长龙一般看不到尽头。

        

始祖,永远都是一族的旗帜,哪怕只是残魂归来。

        

只有真正的强者,对始祖残魂才没有敬畏,敢质疑,敢挑战,敢敌视。

        

战魂海中的液态修罗战气,化为数十条河流,逆流而上,涌入神殿大门,汇聚向罗恸罗。

        

神殿内,自成混沌空间,充斥各种玄妙力量,如同一座雏形宇宙。

        

罗恸罗悬浮在神殿中心,上半身已凝聚出来,肌如玉,肤若霜,通体散发出晶莹剔透的神芒,蓝色头发得有数丈长。

        

而下半身,雾茫茫的,与数十条河流连接在一起。

        

实态身躯,在一点点凝聚。

        

她的体内,有五团神焰在燃烧,分别位于眉心,双手,还有雾茫茫的双足。

        

身周其余八方,则是悬浮着四十轮神阳,皆是用已死的修罗族神灵的神座星球熔铸而成,神纹扭缠,威能磅礴,炽热燃烧。

        

“哗!”

        

一只青鹿光影,在神殿中显化出来,口吐人言:“他们已经回了修罗神城,进了族府,正在修复损毁的阵法。殿主竟这般沉得住气?”

        

“沉得住气的,是你。”

        

罗恸罗的声音带着叠音,冷声道:“你不是已经入驻了修罗神城,怎能这么轻易的,放他们进城?”

        

青鹿光影道:“修罗族族人个个杀性凶烈,不知畏惧二字。神城中,所有修士都在非议本座,说是本座杀了上一任殿主。而青鹿神殿在神城根基浅薄,旗下修士不断被针对,闹出不少杀戮,所以,本座下令让青鹿神殿暂时撤离神城。”

        

罗恸罗道:“圣境修士死再多,又何妨?你是故意的吧?你是想暂避锋芒,让本殿主和他们斗个你死我活,然后坐收渔利。你最好别忘了,自己做了什么,你真可以置身事外?”

        

“绝无此意,我只是不想大动干戈,毁了神城。修罗族不能步罗刹族的后尘,神城中,都是一族之精英,代表一族的未来。”青鹿光影道。

        

罗恸罗道:“你真的这么在乎修罗族?你心中在想什么,本殿主能不了解?修罗族各大神殿的神灵,现在是什么态度?”

        

青鹿光影道:“明面上,暂时还没有人前往族府,与他们接触。显然他们也知道自己的斤两,这场斗法,不是他们可以掺和。”

        

“明面上?”

        

“虚风尽毕竟是天圆无缺,肯定来了修罗星柱界,有没有在暗中与一些神灵勾连,我们感应不到。”

        

这话,就是反话了!

        

青鹿神王是在告诉罗恸罗,虚风尽肯定在暗中布置,拖得越久越不利。

        

罗恸罗道:“五位影子军团的统帅,坐镇实力最强的五座神殿,只要这五座神殿不失,加上修罗神殿和青鹿神殿,一旦动手,阵法开启,修罗战魂海和修罗天道奥义覆盖整个星柱界,本殿主至少可调动修罗族一半的力量,杀一个虚风尽,岂是难事?”

        

青鹿光影道:“虚风尽连天尊级的战斗都敢参与,底气在于他修炼的虚无之道和强横的精神力,恕我直言,殿主尚没有找到他的能力。说不定,虚风尽此刻已经在修罗神殿外,他若刺杀,防不胜防。”

        

罗恸罗沉声,道:“修罗神殿有五成修罗天道奥义,皆由本殿主执掌。在奥义的加持下,纵然他隐藏得再高明,到达一定距离内,必然无所遁形。你若与我齐心,虚风尽肯定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但我观你,似乎另有想法。”

        

青鹿光影沉思许久,道:“殿主可有忘记我们最初的合作条件?两个条件,殿主可是一个都没有做到。”

        

“修罗天道奥义归你了,剑源神树在哪里呢?你知道的,剑道对我的重要性,超过修罗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