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让女人高潮来得快一些&老子就是要你怀孕

2022年9月8日07:47:32怎么让女人高潮来得快一些&老子就是要你怀孕已关闭评论

    

绿茶又一次为恋爱系统的突破下限感到震惊。

怎么让女人高潮来得快一些&老子就是要你怀孕

        

这是恋爱系统吗?

        

不,这是缺德系统!

        

世界最美碧池:[其它选项一如既往的变态也就算了,b项是怎么回事?喝洗澡水故意整我的吧?]

        

世界最美碧池:[承认吧!欠哥!你这是在以权谋私蓄意报复!]

        

不服来叫/床语调非常平稳沉静。

        

[怎么会呢?玩家误会了]

        

[本系统为恋爱后宫系统,专门为女性玩家开发各种脸红心跳的游戏玩法,比如b项,它沙雕中带着一点变态,变态中带着一点涩情,少年浑身湿透坐在干枯的水池里,愕然无比看着把他洗澡水喝光的女人,他又气又羞,滚烫的皮肤蒸发热气,那一处好像也有了异样的猖獗……]

        

恋爱玩家:[所以有玩家选这个吗?]

        

恋爱系统:[当然有,一个id叫柠檬精的]

        

恋爱玩家:[……]

        

真会玩儿。

        

般弱原地琢磨起来。

        

a项的宝贝展示容易暴露她是个变态,虽然她在塞沛心中也差不多是这个形象,但小仙女能装就装嘛。

        

b项太勇了,她没喝过,不是很敢。

        

般弱在花开爆盆和温泉斗地主的选项中摇摆不定,前者可以攻城略地,拿下小黑狗,后者则是可以再添一把火,让小黑狗凶猛开窍,意识到她的特殊。但d项风险很大,操作不慎她将会再一次面临爱情小船全军覆没的危险。

        

塞沛放完狠话,身后安静得很。

        

他转头看去——

        

小宿管趴在门缝边,听着动静。

        

塞沛无语。

        

“你干什么?”

        

小宿管就把脸转到一边,跟他认真地说,“隔壁对面都没有人,这4楼是空的。”

        

塞沛:“?”

        

楼空的又怎样?

        

alpha狼正想着两者之间的关系,小宿管噔噔噔冲过来,她单手压着镂空毛线遮阳帽,露着肩线与锁骨,领口是繁复细密的褶皱边儿,朵朵雪白花苞绽开,纤细的手臂像花茎一样舒展开来,那脆弱的手骨戴着蜜桃色的水晶转运手串。

        

他的视线随之移动,下腰是一条精致漂亮的深红格裙,蹬着一双棕色小皮靴,膝盖有一些淤青。

        

应该是那天她修床给磕到的。

        

平时他很少会注意到小宿管的穿着,也许是发情期的影响,他连她一根头发丝是怎么生长的都想了解。

        

等他回过神,小宿管也趴在了池边,颇为殷勤去捞他的狼尾巴,“怎么样?泡泡是不是更好了?这可是重生温泉,能恢复阳气的。”

        

“阳气?”

        

塞沛不是很能理解这个词语。

        

“哦,就是生气!”

        

般弱几乎是没有什么阻碍,就把他那一条湿漉漉的尾巴从斗篷里拿出来,据说尾巴尖是alpha狼的第二性征,碰一碰都能上天的。她手指陷进湿毛里,抚摸那一条条勒痕,塞沛嘶叫一声,本能的防御让他抽飞了般弱。

        

般弱噗通入水,装作旱鸭子扑棱着。

        

塞沛没有犹豫,伸手去捞她,然而他刚站起来,温泉才到腰部。

        

“……”

        

塞沛又坐了回去,看她表演。

        

绿茶攀着他手臂,可怜极了,“我刚才呛水了,头好晕,需要休息下!”

        

她光明正大靠着塞沛,摸他八块腹肌。

        

这手感,这硬度。

        

赚了赚了。

        

“你手不老实,可以剁了。”

        

野狼弟弟的毒舌潜力巨大,根本不给般弱装可怜的机会。

        

她也不装了,双腿缠住他的腰,“反正你也要解决你人生大事的,不如跟姨姨,呸,跟姐姐好?”

        

塞沛面无表情,“不要,下来。”

        

“你还惦记着你的前女友呀?”

        

般弱故意刺激他,“人家好得很呢,男友七八个,都争着要把她弄出去,至于你,哦,我问过了,她根本不记得你了。你说你是不是很可怜?你为她付出那么多,她只把你当成一时消遣的玩具,玩腻了随手丢到一边,连你是什么款式都忘记了。”

        

塞沛有些沉不住气,泄露了一些恼怒,“你烦不烦?我跟她不关你事——”

        

啪嗒。

        

花苞般的小脸滚下一颗颗珍珠眼泪,折射出晶莹的亮光。

        

她双眼无神,喃喃道,“我就知道,你心里有她,我在你的怀里,你却在想着另一个女人,果然,无论我付出多少,你都不会回头看到我……”

        

塞沛喉结微动,抬手要擦去她的眼泪,顿了顿,又忍住,放了下来。

        

但语气却软了。

        

“你别哭了,学琉那家伙干什么,他哭得特别恶心,让人吃不下饭。”

        

般弱抽抽噎噎。

        

“哦,你说我哭得恶心,吃不下饭,你嫌弃我嘤嘤!”

        

塞沛顿时手足无措起来,“不是,我说的是琉!那个讨厌的四年级!你不恶心!”

        

“那我亲你,你会恶心吗?”

        

般弱睫毛湿湿的,山茶花的马尾夹坠在一侧,像是水波里的小碎花,大有他说恶心就放水淹没世界的趋势。

        

绿茶不狠,弟弟不保,此时不干,来日可能都长不了!

        

塞沛扭过头,生硬道,“……起码没四年级恶心。”

        

“什么?你跟他们亲过?!”

        

小宿管一副饱受打击、双眼失去高光的绝望模样。

        

塞沛:“???!!!”

        

狼狼气到身体发抖。

        

“我没——”

        

她的双唇软软的,又很圆润,像一颗肥嘟嘟的肉果,塞沛不太适应她唇缝里的高温,那小舌头钻进来的一刹那,他呃了一声,岩浆泼了进来,吃惯了冷食的猫舌头有些惊慌,就要推她出去,然而双手碰到的又是另一种柔软。

        

塞沛硬着不敢动。

        

他虽然没经历过,但也模模糊糊意识到,如果放任不管,会发生什么。

        

塞沛心跳得很快,向来强悍的手脚也被泉水泡得发软,他轻轻推了推她的膝盖,本想让她起开的,但看着那条红枫似的裙子,嘴里的话变成了——

        

“这裙子有点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