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杀手师傅被徒弟/江山为聘87张肉

2022年9月8日07:06:49女杀手师傅被徒弟/江山为聘87张肉已关闭评论

“启奏陛下,微臣该死,这确实是件让人很不高兴的事情,打扰到了陛下的兴致,微臣百死莫赎啊!”

女杀手师傅被徒弟/江山为聘87张肉

        

“你说说吧,什么事这么严重?”

        

“请陛下恕罪……”

        

“别啰嗦了,快说吧。”李察的神情愈发的不耐烦了。

        

这吓得顾言后背出了一身白毛汗,心中暗暗叫苦,却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

        

“启奏陛下,墨西哥新政府近日发来正式外交公告,新任总统桑塔约公开宣布不承认割让的墨西哥领土。说这是在美国强大战争压力下,丧失理智的前总统和议会作出的不明智决定,严重损害了墨西哥领土和国家安全。为了维护国家主权和人民利益,勒令大唐王国立刻退还侵占的领土,墨西哥政府保留进一步行动的权利……”

        

“就这些……”李察语气冷冷的问道,他已经被气的笑了。

        

“还有,桑塔约总统公开表示,神圣领土问题不可谈判,一定要限期收回。”

        

“那墨西哥与美国签订的协议怎么说?”

        

“呃……桑塔约总统没有提到这方面的问题,似乎只是对大唐王国单方面提出了领土诉求,没有言及其它。”

        

“哦,看来我们是软柿子呗。” 

        

这个世界上真是什么无耻的人都有,还特么勒令大唐王国立刻退还侵占的领土,墨西哥政府保留进一步行动的权利……

        

这么屌,你咋不上天呢?

        

这与第1件是一样一样,非常的让人恶心,附带着李察对顾言观感也不好了。

        

恶心人一次就够了,你怎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没个逼数呢,还能不能做秘书长了?

        

“行了,下去吧,未经宣召不得觐见。”李察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顾言伯爵的脸色肉眼可见的苍白起来,身体抖呵呵的深施一礼,然后神情颓然的退下了。

        

臣子的什么情绪李察压根儿也没关心,今天的这4件事儿恶心是真恶心,高兴是真高兴。

        

顾言的汇报次序没有排好,原本就是他失职。

        

尤其这个什么新任的墨西哥总统桑塔约,明显是抱着博眼球的态度,在拿大唐王国说事儿,希望用对外强硬态度想赚一波同情分,谋求不可告人的政治利益。

        

说白了,就是政治小丑。

        

这种鸟人你不理他,在墨西哥平均4个月换一任总统的现状下,也蹦达不了几天,就得灰溜溜的下台让贤。

        

至于新上台的是什么货色,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但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惹正在百无聊赖的李察啊!

        

他现在正闲的想要全球旅行呢,在为众臣僚极力劝阻后,不得不在王宫里纳妾生娃以延续王室,正一肚子郁闷。

        

墨西哥总统桑塔约这个送上门来的泄火筒,岂能轻易放过?

        

“传我的王令,即日启程返回长安,另外记录一下……”

        

李察语气停顿了下,稍微组织一下措辞后说道;

        

“本王惊闻墨西哥政府新总统桑塔约悍然撕毁两国间合约,违背了两国间人民和平意志,对属于大唐王国的领土贪婪索求,创造了北美洲乃至世界上罕见的政坛丑闻。

        

如此罔顾信义的政府,面目粗鄙不堪,吃相丑陋,当为北美洲政坛上罕见奇葩而永载史册。

        

受此羞辱

        

本王决意予以坚决反击,自即日起,正式对墨西哥宣战,本王将亲自出征,力擒宵小于墨西哥城下,不踏楼兰誓不还。

        

只有蔓延墨西哥的战火,才能填平本王心中的愤怒,立此誓与诸国共鉴之。”

        

口述命令完毕,看着神情有些呆滞的秘书,李察大喝一声;“蠢货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做事儿。”

        

“陛下,微臣罪该万死,微臣这就告退。”

        

被陛下严厉斥责,秘书吓的兔子一样就跑了。

        

李察脸色阴沉的来回踱步,身边气压已经降到了最低;

        

桑塔约,我倒要看看你有几个胆子?849年圣诞节前夕

        

大唐王国的一纸宣战书震惊了整个北美,转眼间和平形势急转直下,北美洲再次战云密布,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和平刚刚过去一年零3个月,北美洲战火即将重燃,这让包括英国在内的欧洲国家为之哑然,甚至美国泰勒政府都有些意动。

        

若大唐王国陷入墨西哥战争的泥淖,美国未尝不能够给他来个雪上加霜?

        

伦敦

        

唐宁街得到大唐王国向墨西哥正式宣战的消息,已经是1850年1月6日,正好是星期六的下午,距离下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了。

        

首相约翰·罗素正在心情轻松的与内阁秘书欧文-斯派西聊天,话题是关于上周在布雷德利城堡庄园举办的猎狐行动中,一只发情的猎犬冲出了狗舍撞入灌木丛中,正好撞破了正在偷情的布雷德利夫人。

        

问题不在于偷情,也不在于女主人布雷德利男爵夫人,这些都是在英国上流社会司空见惯的丑闻,看破不说破就好了。

        

问题在于为了寻求刺激,布雷德利男爵夫人竟然在嘉宾云集的情况下,选择与园艺师情人野合,而且是在圣诞节刚刚过后的敏感时刻,简直惊爆人的眼球,再次大幅度拓宽做人的下线。

        

“首相阁下,这些美国新娘再一次刷新了伦敦上流社会的认知,她们除了钱几乎没有道德底线。上帝作证,我们必须要做些什么,防止这些美国新娘毒害英国贵族健康的生活氛围。”

        

“说的很好斯派西,可是女王陛下并没有授权给我干涉贵族生活,落魄的英国贵族需要钱,而那些美国女孩需要荣耀的身份和更闪亮的舞台,这些并不犯法,我只能对此表示遗憾。”

        

“可是她们毒害了伦敦上流社会的空气,向来具有优雅绅士风度的英国贵族们围拢在这些女人的身边,就像摇着尾巴的公狗一样等待宠幸,甚至包括尊贵的爱德华王……”

        

“闭嘴,斯派西,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哦……对不起首相阁下,我的情绪过分激动。”

        

“好了,今天愉快的谈话就到此为止……”首相约翰-罗素勋爵话音未落,外面就传来谨慎而有礼貌的敲门声,一名内阁秘书抱着几份文件走了进来,带着很有分寸的笑容说道;“尊敬的首相阁下,这是刚刚抵达的外交急件。”

        

“哦,有什么让人关注的事情吗?”

        

“应该有两项,一项是法国特使待在君士坦丁堡已经4个多月了,据消息人士透露,法国人正在对奥斯曼帝国施压,希望要回圣地保护者的崇高荣耀。另一项是大唐王国正式对墨西哥宣战了,就是10天前才发生的事儿。”

        

“真让人沮丧,看来一个愉快的周末又泡汤了。”约翰罗素勋爵接过文件,仔细翻阅了一会,神情变得冷峻下来,忍不住破口骂道;

        

“这个该死的墨西哥总统叫做谁……噢,桑塔约是疯了吗?

        

好好的要去挑衅大唐王国那个疯子国王干什么?

        

真是该死,弄得一团糟,谁来收拾这个残局?

        

斯派西,我需要立刻见到亨利-约翰-坦普尔爵士,他是我们年轻而有魄力的外交部大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