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进入岳三次/总裁一整夜都在身体里

2022年9月7日13:23:26晚上进入岳三次/总裁一整夜都在身体里已关闭评论

诸葛亮的将士们和乐城守军融为一体,一起吃饭,不分彼此。

晚上进入岳三次/总裁一整夜都在身体里

        

诸葛亮和彭安相对而坐,一边吃饭,一边畅谈。

        

“彭将军,听闻你在河间国颇有威望,我想借此时机拿下整个河间,彭将军可有良策?”

        

彭安惶恐说道:“主公此言让我羞愧难当,但凭您的差遣。”

        

诸葛亮知道彭安这是还没有放开,便安抚道:“彭将军不要如此贬低自己,若有良策,但说无妨。”

        

彭安连忙答道:

        

“主公,实不相瞒,河间国和渤海郡是袁谭苦于没有地盘,从袁尚手中抢夺而来。

        

而袁谭兵微将寡,主力部队都放在河间国,渤海郡的守卫形同虚设。

        

我确实与几个守城将领比较熟悉,承蒙您的后恩,无以为报,愿前去说服他们出城纳降。”

        

诸葛亮大喜,一来渤海郡防守空虚,高顺北上肯定十分顺利;二来彭安既然说出此话,对说服守城将士投降必然是有八九分的把握。

        

郭嘉看着彭安远去的背影,担忧的说道: 

        

“大哥,你不怕彭安这是假投降,放虎归山吗?

        

他若去把其余守城将士组织起来,封锁我们北上的道路,对我们怕是十分不利啊!”

        

诸葛亮点了点头,说道:“三弟言之有理,但我相信彭安。”

        

郭嘉继续口吐真言:

        

“大哥做事向来谨慎,你设计埋伏,骗他城池,收他兵马,对彭安是重重打击,他若怀恨在心,也未尝不可。

        

如今尚未考验,便放他离去,大哥因何相信?”

        

诸葛亮不慌不忙说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次就是对他的考验。”

        

诸葛亮说罢,用手指了指远处彭安即将消失的身影。

        

郭嘉叹道:

        

“话虽如此,这次考验的风险未必大了些,彭安对我们的军队情况太熟悉了。

        

依我之见,趁他尚未远去,让文远将军追他回来。”

        

“三弟不要再劝,他若就此离去,对我们也并不是百利而无一害。

        

我们军队仁义在先,不负他人。

        

天下人若知我们如此,一个彭安离去,一定会有更多彭安投奔而来。”

        

诸葛亮看着远方,那深邃的眼眸仿佛藏着无数的故事。

        

郭嘉对诸葛亮的这番言论叹服了,如此胸怀何愁天下不得?

        

彭安果然没有让诸葛亮失望,河间国的成平、东平舒、中水、武垣、束州等城的守军纷纷出城纳降。

        

诸葛亮大喜,封彭安为河间国郡守,奋威将军;岑璧为河间国郡丞,抚军中郎将。

        

彭安和岑璧纷纷拜谢。

        

而河间国西北的高阳、邓县、易县等地由麴义的儿子麴成带着西凉麴氏家族把守。

        

麴义麾下的先登营十分骁勇善战,他们擅长使用各式武器,在界桥之战中灭掉了公孙瓒的精锐部队白马义从。

        

公孙瓒在此战中投入数万步兵及一万骑兵,而当时麴义的先登营为先锋,杀得公孙瓒阵营大乱,光斩获就达数千人,让公孙瓒引以为傲的白马义从也被先登营打得落荒而逃。

        

由此可见先登营的战斗力极为强悍。

        

后来由于麴义功高盖主,为人又很刚毅,不知阿谀奉承,被外宽内忌的袁绍想了一个理由杀掉了。

        

麴义的儿子麴成便率带着麴氏家族和先登营来到高阳、邓县、易县一带,这片区域由于是白洋淀,便于打伏击战,十分利于防守。

        

袁绍几次派人围剿,都无功而返,最后只好作罢;麴成因此借机发展壮大。

        

此时若绕过麴成北上,则会留下一个隐患。

        

麴成很有他爹麴义的风范,文武双全,有勇有谋,怕也不是一个肯偏安一隅之人。

        

诸葛亮决定去收服麴成,为己所用。

        

先登营英勇善战,谁不眼红?

        

但擅长打伏击战的诸葛亮遇到了难题,白洋淀易守难攻,若冒然攻击,不仅找不到敌人的主力部队,还很有可能遭到伏击。

        

诸葛亮把郭嘉喊来,商议对策。

        

“三弟,火攻如何?”诸葛亮问道。

        

郭嘉摇了摇头,说道:“大哥,火攻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

        

“三弟何出此言?”

        

“大哥,你想想看,首先白洋淀是当地百姓赖以生存的地方,你不是经常说得民心者得天下,若把老百姓得罪了,不是变向在帮助麴成吗?

        

老百姓本来还在观望,这些全投奔麴成,我们这仗还没有打就已经败了,即使最后战胜了麴成又如何?”

        

诸葛亮突然觉得背脊发凉,还好有郭嘉及时点醒要害。

        

朱亮知道历史上诸葛亮最厉害的战术就是火攻,因此没有多想,险些酿成大错。

        

“那依照三弟之言,我们该如何是好?”

        

“大哥,我们继续打擅长的伏击战。”

        

“三弟,麴义借助白洋淀的优势,如果闭城不出,我们如何伏击?”

        

“让彭安等人前去挑战,只许败不许胜。”

        

诸葛亮听郭嘉这么一说,恍然大悟:

        

“三弟,我懂了,此乃骄兵之计!

        

让麴成轻敌,以为我等无能,最后一定会率大军掩杀。

        

我们再让魏延和张辽在半路上设伏,一举拿下。”

        

郭嘉赞道:“大哥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