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望舒:在一个边境的站上

戴望舒:在一个边境的站上 ─—西班牙旅行记之三 夜间十二点半从鲍尔陀开出的急行列车,在侵晨六点钟到了法兰西和西班牙的边境伊隆。在朦胧的意识中,我感到急骤的速率宽弛下来,终于静止了。有人在用法西两国语言...
阅读全文

戴望舒:乐园鸟

戴望舒:乐园鸟 飞着,飞着,春,夏,秋,冬, 昼,夜,没有休止, 华羽的乐园鸟, 这是幸福的云游呢, 还是永恒的苦役? 渴的时候也饮露, 饥的时候也饮露, 华羽的乐园鸟, 这是神仙的佳肴呢, 还是为了...
阅读全文

戴望舒:眼

戴望舒:眼 在你的眼睛的微光下 迢遥的潮汐升涨: 玉的珠贝, 青铜的海藻…… 千万尾飞鱼的翅, 剪碎分而复合的 顽强的渊深的水。 无渚崖的水, 暗青色的水; 在什么经纬度上的海中,晨会游戏https:...
阅读全文

戴望舒:赠克木

戴望舒:赠克木 我不懂别人为什么给那些星辰 取一些它们不需要的名称, 它们闲游在太空,无牵无挂, 不了解我们,也不求闻达。 记着天狼、海王、大熊……这一大堆, 还有它们的成份,它们的方位, 你绞干了脑...
阅读全文

戴望舒:致萤火

戴望舒:致萤火 萤火,萤火, 你来照我。 照我,照这沾露的草, 照这泥土,照到你老。 我躺在这里,让一颗芽 穿过我的躯体,我的心, 长成树,开花; 让一片青色的藓苔, 那么轻,那么轻 把我全身遮盖,晨...
阅读全文

戴望舒:在天晴了的时候

戴望舒:在天晴了的时候 在天晴了的时候, 该到小径中去走走: 给雨润过的泥路, 一定是凉爽又温柔; 炫耀着新绿的小草, 已一下子洗净了尘垢; 不再胆怯的小白菊, 慢慢地抬起它们的头, 试试寒,试试暖,...
阅读全文

戴望舒:八重子

戴望舒:八重子 八重子是永远地忧郁着的, 我怕她会郁瘦了她的青春。 是的,我为她的健康挂虑着, 尤其是为她的沉思的眸子。 发的香味是簪着辽远的恋情, 辽远到要使人流泪; 但是要使她欢喜,我只能微笑, ...
阅读全文

戴望舒:过旧居

戴望舒:过旧居 这样迟迟的日影, 这样温暖的寂静, 这片午饮的香味, 对我是多么熟稔。 这带露台,这扇窗 后面有幸福在窥望, 还有几架书,两张床, 一瓶花……这已是天堂。 我没有忘记:这是家, 妻如玉...
阅读全文

戴望舒:我用残损的手掌

戴望舒:我用残损的手掌 我用残损的手掌 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这一角已变成灰烬, 那一角只是血和泥; 这一片湖该是我的家乡, (春天,堤上繁花如锦障, 嫩柳枝折断有奇异的芬芳) 我触到荇藻和水的微凉; ...
阅读全文

戴望舒:狱中题壁

戴望舒:狱中题壁 如果我死在这里, 朋友啊,不要悲伤, 我会永远地生存 在你们的心上。 你们之中的一个死了, 在日本占领地的牢里, 他怀着的深深仇恨, 你们应该永远地记忆。 当你们回来, 从泥土掘起他...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