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我要这铁棒有何用,胜天半子
作者:岁月之流   从巨人开始的无限最新章节     
    俗话说得好,人生有四大喜:
    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天庭虽好,却也有些高处不胜寒,尤其是对于猴子这种受到特殊关注,被孤立的人来说。
    他在这里连一个能倾述心声的好友都没有,修炼之余,只能和下属喝喝酒,时间一长,对于天生好动,随性散漫的他来说,也挺无聊的。
    所以故人来访,悟空是真的很高兴,推杯换盏,热情招待陆道人。
    “陆道长…不,陆真君,洛阳一别,道友风采更甚往昔,可喜可贺。”
    “故人相逢,不必客套。”
    “陆道长,还得感谢你当初的指点,我才能在西牛贺洲遇上名师。”
    悟空有点感激,诚恳道谢。
    他当初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寻仙问道,不得方向,若非陆道人的那一卦,他都不知仙缘究竟在何方。
    陆道人摇摇头,道:“道友福缘深厚,根骨绝佳,按理来说,不缺机缘,碰壁蹉跎这么久,实属人祸。”
    悟空一惊,脸色有点迟疑,欲言又止。
    陆道人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一脸淡定,直言不讳的道:
    “想必道友也有所察觉了,当初我本想赠你一本仙经,可有佛门大能插手,只得作罢,佛门所图甚大,你身在局中,怕是没那么容易脱身。”
    “又是佛门!”
    悟空有点咬牙切齿,同时暗惊。
    这位陆道长似乎来头不小啊,知道很多内幕,佛门的布局,除了师父外,他还是第一个点明的。
    “当初是哪个佛门大能阻止道长赠我仙缘,地藏王菩萨?”
    “药师琉璃光如来。”
    “……”
    悟空脸色一沉,心情更糟糕了。
    药师佛,东方净琉璃世界之主,有“如来”的称号,准圣大神通者,比之地藏王菩萨只强不弱。
    一想到不止一位佛门准圣在关注他,他压力山大,都有点喘不过气来了。
    猴子立马开动脑筋,思考破局之策,问道:“敢问真君,你师承何人,在天庭是个什么职位?”
    这是他目前在天庭唯一能拉拉关系的熟人,不能放过。
    陆道人拿起酒杯,饮了一口仙酿,道:
    “我师承海外散修星罗道君,也就是现在的勾陈大帝,目前是从三品高阶神将,受封‘天剑’真君,统帅第一剑仙军团,隶属于勾陈宫镇妖司。”
    师承勾陈大帝?从三品神将?
    猴子眼眸微睁,有点震惊,又联想到自己的经历,一脸唏嘘,拱手道:
    “原来陆道长竟是四御帝君的高徒,失敬失敬。”
    淦,来头竟然这么大。
    “还行吧,也就马马虎虎混日子。”陆道人摆摆手,不以为意。
    他这人低调惯了,从不吹自己的背景。
    如此凡尔赛的态度,让悟空有点无语,又道:
    “陆道长加入天庭多久了?”
    他记得,一百多年前,陆道人还在地仙界九州祖地,洛阳城的稷下学宫当剑道讲师。
    那次是下凡办事,还是最近才正式加入天庭的?
    “有几百年了吧,上次下凡散散心,恰好在稷下学宫碰上了你。”
    悟空又是一惊。
    才上天几百年,就混成从三品神将了?
    这升官速度……
    悟空承认,自己酸了,拿起酒壶,豪饮两大壶美酒,擦了擦嘴角,抱怨道:
    “道长好运气,不像我,玉帝老儿欺我对天庭官职体系一无所知,一个弼马温就把我给打发了,属实可恶!”
    是的,他已经知道这个所谓的“御马监管事”的含金量了。
    虽然天庭众仙都疏远他,不和他交流,但他还能逼问手下,多问几次,自然什么都知道了。
    弼马温,连九品芝麻官都不是,属于长吏,不入流的小毛神,平时连觐见玉帝的资格都没有。
    天庭神话世界的仙官品级体系如下:
    三清,超品,虚设,没有实际神职和权柄。
    玉帝王母,四御大帝,正一品,又称天庭六巨头。
    从一品,如众星之母斗姆元君,勾陈帝妃九天玄女。
    五方五老,虚设,大致是从一品,没有实际神职,游离在天庭体系之外。
    正二品,四大元帅之首赵公明,三宫大帝,山神之首东岳大帝,三霄娘娘/天地人三女神等。
    从二品,雷部最高天神九天雷声普化天尊,北极四圣,五斗星君,太阴星君,太阳星君等。
    正三品,太白金星,火德星君,水德星君,托塔李天王,北斗七星君等。
    从三品,哪咤三太子,二郎神,四大天师,天剑真君等。
    四品,二十八星宿,雷部三十六神将。
    从四品,四大天王。
    五品,巨灵神,其他正牌星君,天将。
    六品,四值功曹,五方揭谛,六丁六甲。
    七品,杂牌天将,外域星君。
    八品,天兵校尉。
    九品:天兵队正,山神土地。
    不入流:弼马温,天兵,金童玉女。
    ……
    陆道人听到猴子的话,摇摇头,道:
    “你现在抱怨已经晚了,官职已定,君无戏言,不会轻易更改。”
    正常情况下,一个金仙,哪怕刚加入天庭,最起码也会给个八品官职,例如蛟魔王,一个俘虏,刚归顺天庭就是天兵队长,正九品的队正。
    猴子是杀人放火受招安,比俘虏更有资格讨价还价,起步八品,乃至七品仙官才是正常待遇。
    可他平时和一群天天诽谤天庭的妖王厮混,也没了解过天庭的体系,刚听完娜娜的建议,太白金星就到了。
    匆匆上天,没有提前做功课,被玉帝随便打发了。
    悟空闻言,更郁闷了,顿足捶胸,道:
    “俺老孙就不明白了,这弼马温,麾下有监丞,监副、典簿、力士等吏,管着数十人,数千匹天马,为何连个九品仙官都不是?”
    人间替皇帝养马的官,品级也不小啊,还是个肥缺。
    怎么到了天庭这里,弼马温就不入流了?
    陆道人哑然失笑,放下酒杯,解释道:
    “你有所不知,人间战马珍贵,养马的官僚自然权柄不小,可在天上,你见过哪个神仙骑着天马出行吗?
    是个神仙都会腾云驾雾,速度一般也比天马快,有头有脸的仙佛大佬都骑龙乘凤,或驾驶仙舟车辇。
    天马都是摆设,装饰门庭用的,就连开仙宴,也是吃龙肝凤髓,马肉可上不得台面。
    所以,这弼马温其实可有可无,还不如普通的山神土地来的实在。”
    悟空:“……”
    Σ︴
    原来如此,天马对于天庭来说,毫无实际意义,调兵遣将用不上,当食材都嫌寒酸。
    玉帝老儿好坑啊。
    悟空很憋屈,想撂挑子不干,可佛门那边给的压力太大,他忍住了,问道:
    “虽然没有品级,可我也是天庭的人,借着这个身份,能让佛门有所顾忌,庇护花果山的孩儿们吗?”
    “你觉得可能吗?”
    “……”
    “你待在天宫内,自身还是安全的,佛门再嚣张也不敢冲进天庭拿人,可你想靠弼马温的身份庇护花果山,就纯属痴心妄想了。”
    陆道人毫不留情的戳破了他的幻想,“灵山可是能和天庭相提并论的巨无霸势力,大天尊不会因为一个不入流的小神遗留在地仙界的基业,就和一群佛门大佬起冲突。”
    “那要几品仙官,天庭才会顺带庇护我在地仙界的那块福地?”
    “至少是五品天将,还要把花果山的猴子整编成一支军队,归附天庭,如此才能让佛门那边有所顾忌。”
    “那我这个弼马温能升官吗?”
    “能,马养的好,不犯错,上下打点,和众仙搞好关系,几百万年后,让他们举荐,应该可以升九品官了。”
    “……”
    几百万年?
    猴子有点眼前发黑。
    他才活了几百年,一万年对他来说都显得无比漫长,更别说几百万年了。
    他绝对没有这个耐心慢慢在御马监熬资历,攒人脉。
    于是乎,猴子犹豫了一下,眼巴巴的看着陆道人,道:
    “真君,我能投奔你吗?不瞒你说,俺老孙在这天宫中没一个熟人,那些天庭正神也不怎么瞧得起一个猢狲出身的妖仙,只能在这厚颜求故人照拂一二了。”
    “你是剑仙吗?我统帅第一剑仙军团,麾下都是剑仙。”
    “……”
    “而且,你是大天尊册封的弼马温,要跳槽去勾陈宫必需经过上级同意,至少是四大天师的同意。”
    天庭可不是你想换职位就能换的,尤其是在玉帝和四御之间调换,手续很麻烦。
    悟空一脸颓然,心情愈发烦躁,丢掉酒杯,来回踱步。
    天庭内部的条条框框太多了,比人间朝廷的官场还复杂,他无依无靠,一头扎进这个大染缸,处处受限,寸步难行。
    升官难,跳槽难,人脉基本没有,这冷板凳他得坐多久才能熬出头啊?
    说实话,还不如以前在下界为妖时痛快。
    “啊啊啊!”
    悟空越想越烦躁,抽出金箍棒,一棒砸碎了身旁一个花瓶。
    他空有一身降龙伏虎的本领,在这御马监中却是毫无用武之地。
    这其实也是很多人在官场中的真实写照,处处受钳制,郁郁不得志,满腔热血和壮志豪情慢慢被消磨殆尽,最后沦为体制化的一部分。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陆道长,这个要求可能有些冒昧,你能带我去见一下勾陈大帝吗?”
    猴子还没放弃,思来想去,打算动用师父渡劫天尊的关系。
    师父说勾陈大帝欠了他一个人情。
    这个人情,他本来是不想用的,毕竟太珍贵了,可眼下被逼的没办法了。
    “不行。”
    陆道人直接摇头。
    他很欣赏猴子,可师尊身为四御,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去拜见的。
    至少弼马温没有这个资格。
    “我师父渡劫天尊和勾陈帝君有旧。”悟空有点无奈,只能实话实说。
    还有这事?怎么师尊从没提过?
    陆道人明显吃了一惊,目光如炬,审视着猴子,道:
    “你没诓我?我师尊的脾气可不好,性格恶劣……咳咳,师尊日理万机,公务繁忙,一般情况下,我不会去打扰他。”
    实际上是不敢。
    他卡在了大罗这一关,迟迟没突破,被师尊嫌弃了。
    现在每次见到师尊,他都要挨训,被骂的狗血淋头。
    悟空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道:“我岂敢拿这种事开玩笑?”
    陆道人看他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一甩衣袖,站了起来。
    “那你跟我来吧。”
    两人架起祥云,横渡天宇,穿过一重重金碧辉煌的琼楼玉宇,紫府银阙,直奔紫微垣。
    仙界很大,四御大帝另有行宫,位于天宫四极。
    “哗哗哗……”
    途经天河,千万支流奔腾浩荡,汇成涛涛大势,从天穹碧落流出,牵引周天星斗的光辉,星汉灿烂,若出其中,恢宏壮丽,气势磅礴。
    又有弱水三千深,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
    陆道人小心避开弱水,带着悟空,从天河支流飞渡而过。
    过了河,来到白虎七宿的位置,就可见一座宏伟的宫殿。
    古老的仙殿被无尽星辉笼罩,一卷仙图倒挂,混沌弥漫,周围还有一片宫苑建筑群,被信仰洪流拱卫,万丈红尘化不朽,殿宇顶端,一缕缕神道气运又演化出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万灵游荡,气象恢宏。
    极品先天灵根扶桑神树栽种于后宫,却如一轮大日爬上山脊般,在仙殿屋脊上放无量光辉,照耀乾坤。
    猴子一惊,心中暗道:
    “原来真正的扶桑木在勾陈大帝手中……”
    他在道尊的九座圣山上,见过很多极品灵根的仿品,对于蕴含着至阳本源之力的扶桑神树,印象深刻。
    帝宫守卫森严,天兵天将五步一岗,十步一哨。
    不过陆道人身为帝君的徒弟,在这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没被盘问,很顺利的就带着猴子进去了。
    两人一路穿过重重禁制,阵法,来到深宫的某处庭院。
    院子中最醒目的就是那株扶桑木,金黄色的枝桠叶片流淌着蒙蒙黄气,金乌异象横空,太阳圣力奔腾,驱散一切阴邪。
    两位神女坐在一旁,一个抚琴,一个吹箫。
    她们都有倾世美貌,黑发披肩,五官精致绝伦,冰肌玉骨,风华绝代,钟天地之灵秀。
    “师娘,嫦娥仙子。”
    陆道人施了一礼。
    悟空有样学样,行了一礼,道:“御马监正堂管事孙悟空,见过勾陈帝妃,太阴星君!”
    九天玄女淡淡一笑,放下手中的长箫,道:
    “是小陆啊,坐。”
    陆道人左右张望,神情有点紧张,一只手捂着脑袋。
    玄女忍俊不禁,安抚道:
    “放心吧,你师父有事出去了,不会突然跳出来打骂你。”
    陆道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嫦娥仙子将玉指轻放在弦上,停止弹琴,清亮有神的黑眸打量着猴子,有点好奇,道:
    “美猴王,你不在御马监好好养马,来这里做什么?”
    悟空挠挠头,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陆道人走过去,说明了一下情况。
    二女都有点惊讶。
    猴子的来历她们一清二楚,知道花果山是佛门高人的布置,还知道这猴子是神话时代的气运之子。
    可她们并不知道,雷恩认识渡劫天尊,有些交情。
    九天玄女思忖片刻,道:
    “很抱歉,我夫君已经外出,我不能代他做出承诺。”
    涉及两位圣人的博弈,她很谨慎,没有轻易介入。
    “帝君去哪了,何时能归?”
    “去太素天栗广之野娲皇宫中做客了,何时能归,不好说,短则几十年,长则几千年。”
    “……”
    悟空一脸无奈。
    得了,唯一能求助的大佬也不在。
    天要亡我?
    嫦娥仙子见他忧心忡忡,柔声道:“我觉得你也不必太担忧,你师父神通广大,只是闭关了,又不是陨落了,地藏王不顾身份对你出手,已经过界了,短时间内不会再出手。”
    真的吗?
    悟空将信将疑。
    九天玄女沉吟片刻,抬手一召,勾陈帝宫上空,『穹天万象图』散发出灿烂光辉,落了下来。
    古卷浮沉,缩小成一本三寸小册,仙光环绕,一缕缕帝威弥漫。
    猴子直面七阶仙器的威压,心神一颤,险些跪下,心中骇然。
    好强大的法宝。
    更让他惊讶的是,玄女娘娘一挥手,玉册竟飞到了他手中,光辉内敛,平平无奇。
    ???
    “猴子,既然你师父和我夫君有旧,此天宝就暂时赐予你护身吧,而且,仙图有灵,你只需默念花果山,此图就能显化下界的画面。”
    九天玄女道,眼底一缕精光闪过。
    悟空手捧玉册,有点晕乎乎的。
    反应过来,他立刻上前拜谢,而后随陆道人离去。
    “姐姐为何突然改了主意?”
    嫦娥仙子有点好奇的盯着玄女。
    看得出来,玄女一开始是很慎重的,石猴虽是气运之子,潜力很大,可和佛门纠缠太深,一般的仙神还真不敢贸然接触与交好。
    越是大能,反而越在意因果,更不会轻易介入圣人的博弈中。
    封神之战的惨痛教训还历历在目……
    九天玄女伸手拨弄了一下留海,神色微妙,道:
    “非我之意,刚才仙图内蕴的神只说,它想过去。”
    嫦娥仙子:“……”
    仙图感应到了什么?还是他的安排?
    “帝君身上似乎有不少秘密呢。”
    嫦娥仙子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忽而粲然一笑,雪莲般的清丽笑容,让庭中百花失色。
    她一直觉得勾陈大帝有些另类,无论是性格脾气,谈吐举止,还是掌握的神通秘法,都与众不同。
    她很好奇,他到底还隐藏着哪些秘密。
    九天玄女有点警惕的看了她一眼,撅着小嘴,道:
    “妹妹,你似乎很关注我丈夫啊。”
    丈夫二字她咬的有点重。
    有一说一,夫君没有主动勾搭过嫦娥,这些年他未曾去过广寒宫一次,可嫦娥妹妹却有点热情,经常往勾陈宫这边跑,每次练习了新曲子,新舞蹈,都要请他品鉴。
    然后天庭中就又多了一些花边新闻……
    “姐姐吃醋了?紧张了?”
    “才没有!”
    九天玄女双手抱胸,告诫道,“只是奉劝妹妹不要痴心错付了,白白便宜了那个坏小子。”
    “姐姐不是过的很幸福吗?说实话,我都有点嫉妒了。”
    “……”
    玄女神色一滞,俏脸微红,想起了这些年夫妻间如漆似胶的甜蜜生活,嘴上却依旧傲娇,“才没有呢,他就是小色胚一个,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还色胆包天去撩拨女娲娘娘,我嫁给他,真是便宜他了。”
    嫦娥仙子看她口是心非的样子,抿嘴偷笑,忽而神色一正,叹息道:
    “姐姐放心,我怎么会和你抢男人呢,嫦娥的心中,只有一个男人,再也容不下别人了。”
    玄女瞬间沉默,觉得自己想多了,过去安慰了姐妹几句。
    广寒仙子岂会轻易动情。
    再说了,她不是还有杨戬吗?
    杨戬证道大罗,风头正盛,据说阐教那边正在和玉帝王母沟通,要给他争取一个天庭大神的职位。
    到时候二郎神主动出击,应该能俘获嫦娥妹妹的芳心。
    她就提前在这里祝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
    太素天,栗广之野。
    娲皇宫千宫万殿,屹立在云海中,三千洞天,十万福地,仙气氤氲,瑞霞滚动,浮岛上,灵芝瑶草遍地,有百鸟朝凤,异兽奔走。
    后山,繁花似锦,群山交翠,围成一湖,波光映人,其平如镜。
    在这湖水中,有一种“日星照耀,光彩莹射“的五色神石。
    壮海泉流汇,湖光千顷连,翠荇迎朝霭,冰轮起暮烟,瑶池王母近,彩石女娲天,无人长寂寂,谁泛划溪般。
    湖边长亭中,一男一女,正在对弈。
    棋盘分两色,黑白交错,龙蛇起陆,玄黄泣血,杀机无限。
    “天下皆白,唯我独黑。”
    雷恩执黑,神色淡定,一子落下。
    轰!
    太阴之力瞬间沸腾,黑海滔天,化作亿万把漆黑如墨的毁灭之剑,纵横棋盘宇宙。
    一颗颗白棋演化的山川大地,江河湖海,花鸟鱼虫,飞禽走兽,都被那撕裂寰宇大地的漆黑剑光斩碎,不断崩灭!
    棋盘宇宙,白色仙光褪去小半,黑棋占了上风。
    女娲娘娘一袭宫装白色仙裙,眉如翠羽,肌似羊脂,容颜美艳,环佩作响,浑身异香。
    神女高洁,生有圣德,雍容华贵,凛然不可犯。
    “小姚,你太过执着于进攻了,三千大道,条条可通天,以力证道,也并不比其他路线高贵。”
    她脸色不变,纤纤玉手拿起一颗白棋,落子。
    嗒!
    白光氤氲,五行相生,圣德之气流转,那破碎的山河社稷转瞬复原,还有一缕缕仙光涌上高空,五色流转,修补了千疮百孔的星空。
    地气复苏,万灵欢呼,巫妖纵横,异兽奔走,万类霜天竞自由。
    星汉灿烂,一尊尊先天神只浮现,神威如狱,神恩如海。
    山河社稷,周天神只,运转乾坤,席卷天地的漆黑剑光瞬间被镇压了,复归太阴之力,纳入天地循环,进一步稳固了棋盘宇宙。
    一缕缕造化仙力弥漫在整个宇宙中,玄奥莫测。
    棋盘中,白光氤氲,黑色褪去,只剩下一个小角落,垂死挣扎。
    雷恩神色凝重,道:“娘娘境界高深,我自愧不如。”
    这不是围棋,而是道棋。
    比拼的就是双方对各种大道的感悟。
    女娲娘娘淡淡一笑,眼神清亮,道:
    “你是在嘲讽我以混元境界欺负你吗?”
    “娘娘,您这第二关毫无诚意可言,我又不是圣人,如何能击败你?”雷恩摊摊手道。
    试炼第二关,就是下道棋赢她一次。
    老实说,这纯属刁难人。
    天道圣人的境界本来就比他高,女娲还是其中的佼佼者,对洪荒世界三千大道都有很深的感悟,下道棋要赢她,千难万难。
    他在娲皇宫待了八年,一年一局棋,已经连跪八局。
    九为极尽之数。
    再输一局,他就被淘汰了,失去了抱得美人归的机会。
    女娲娘娘也知道自己在强人所难,略一思忖,道:
    “那你说怎么比?”
    “在此之前,我想问一下,玉清,魔祖,青帝,他们下道棋赢过你吗?”
    “没有,最多是平局。”
    “……”
    淦,那你还好意思来欺负我一个未成圣的萌新?
    雷恩一脸不爽,开动脑筋,道:“这样吧,最后一局,你让三子,禁止使用最擅长的造化之道。”
    女娲娘娘很自信,嘴角上扬,道:“这样就够了?我还想让你更多呢。”
    “哼,不必了,一局定胜负。”雷恩冷笑道,一拍棋盘。
    棋局重开,一片小宇宙崩碎归墟,复归原初。
    棋盘上,天地混沌,鸿蒙未判,黑白不分。
    他执黑先行,丢出了三颗棋子,落子天元,再占两旁的星位,三颗星辰顿时照耀鸿蒙天地,演化星海。
    女娲娘娘淡淡一笑,非常自信,都不看棋盘演化的杀局,随意落子。
    “小姚,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输了可别骂骂咧咧,说我以大欺小。”
    “呵呵,说不定输红了眼的是你,事后别赖账哦。”
    “你这次很自信啊。”
    女娲娘娘眯起眼睛,心中有点警惕。
    雷恩笑而不语,落子飞快。
    棋盘上,宇宙洪荒,天地玄黄,一一凝炼,三千大道轰鸣,亿万仙葩光雨不断绽放,周天星斗归位,迅速演化出一片天地。
    两人对弈。
    时间,空间,命运,五行……一种种先天大道碰撞。
    仙道,佛法,儒学,剑道,武道,各种后天道法比拼。
    女娲失了先手,又被禁了最擅长的造化之道,这次未能占据多少上风。
    两人杀到官子,棋盘上黑白交错,龙蛇混杂,各种大道互相纠缠,神魔呼啸天地,万灵搏杀,难舍难分。
    “老实说,我很意外,这不是一个未成圣的人能达到的水平。”
    女娲娘娘盯着棋盘,眼神有点震动。
    按理来说,禁了造化道,让三子,她依旧可以轻松击溃勾陈,圣人,执掌天道权柄,一法通,万法通,境界之高,不是非圣存在可比的。
    她不用造化之道还可套用五行、生命之道,击溃非圣存在不难。
    可小姚对大道的理解,竟然隐隐可以和她抗衡。
    “娘娘,对你而言,平局就是输,毕竟您可是圣人。”
    雷恩似笑非笑的道。
    女娲娘娘一咬银牙,以大欺小还平手的话,确实有点丢不起这人,激起了胜负欲,一颗白棋重重落下。
    “曾见盘古开天地,混沌种青莲!”
    嗒!
    白棋落下,万道轰鸣,混沌如海!
    一株巨大青莲浮现,像是万物之源,万道之基。
    三十六品混沌青莲的薄薄莲叶摇曳着,无穷生机在天地间勃然而发,演化先天五行,涛涛仙力,洗尽一切,再造乾坤,重塑天地!
    黑棋瞬间溃不成军。
    无尽星海,亿万神兵,恒沙法宝,被那株混沌青莲所吞噬。
    绝杀的一手。
    女娲下意识嘴角上扬。
    混沌种青莲,这一招因为不是用造化仙光演化的,有一些瑕疵,可依旧是圣人级别的道法感悟,足以秒杀任何非圣存在,就是圣人在此,一不小心也会溃不成军。
    雷恩却大笑,手中黑棋吞吐剑光,斩了下去。
    轰!
    一道恢宏的剑光划破大千,带着一股缥缈莫测,逆乱时空的气息,斩大龙。
    噗!
    辉世的剑光像一道煌煌神雷划破万古青冥,青莲被斩中,瞬间崩碎,天地万道全部被硬生生截断了,有了残缺,天塌地陷,重演地水风火!
    一切都被击溃,白棋瞬间全灭。
    “截天一剑,胜天半子,承让。”雷恩拱拱手,笑容灿烂的道。
    女娲娘娘坐在对面,目光有点呆滞,久久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