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比赛还是考级?(求月票)
作者:旁墨   从卖盒饭到中华名厨最新章节     
    选拔赛的现场,因为之前是1000多挑战厨师一起比赛。
    所以现在只有四五十人情况下,倒是显得相当的宽敞了。
    当所有的厨师就位后,大家首先看到的是站在自己案台旁,很是熟悉的面孔。
    这一个一个站在每个比赛厨师案台旁的人,是受聘于劳动厅,专门对厨师进行职业技能考试的考官们。
    见到这样的安排,让参加选拔赛的厨师们多少都有点发憷。
    冯正明倒还算是轻松,还跟站在旁边的考官笑呵呵开玩笑。
    “你们这是准备要重新对我们考试?考试不合格,是不是要把证给收回去啊?”
    被冯正明这么一句玩笑,把站在他旁边考官也给逗乐了。
    考官笑呵呵回应:“等一会冯厨就知道原因了。”
    果然,很快现场公布了第一场比赛的题目。
    “第一场,需要各位厨师做的菜是油爆双脆、汤爆双脆、油爆双花、爆炒腰花四道菜。
    要求,猪肚头必须是标准篮花花刀,鸡胗必须是标准菊花花刀,鱿鱼要标准卷筒花刀,猪腰在油爆双花中要标准竹节花刀,在爆炒腰花中要标准麦穗花刀。”
    听完第一场比赛题目,包括冯正明在内,所有厨师都有点被震惊到。
    第一场比赛的这道题目,关键是后面的要求,可真的是属于现场让冯正明他们考试了。
    每一样的花刀名称,可能对很多外行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
    但如果要参加厨师技能考试的话,那么这些任何一位厨师都不会陌生。
    每一种花刀,可以说都是冯正明他们之前考试会被考到的。
    只不过之前他们考试考到这些,一般是在卷子上,可能是在笔试中出现题目。
    可这次不同了,现场已经给出要求,就是要让冯正明他们现场考。
    现场来观赛的很多人,听完第一场比赛的题目,也都是议论纷纷。
    “哇,听着好利害,好像是需要大厨们从基本功开始比啊?”
    “这么多花刀,我听得都有点头晕了,真亏了这些大厨能记得?”
    “人家干了多少年,怎么可能会不记得呢?”
    “这是不是等于说,让大厨们重新考试啊?”
    现场崔老师傅给出了回答。
    “没错,这就是对大厨们的一场考试,平时你们都是大师傅,基本上也都是带徒弟的,这些花刀可能都是你们的徒弟在替你们做。
    但是今天,在这个比赛现场,你们这些大师傅,就必须要亲手做给大家看。
    这是对你们的一堂考试,也是为你们进入全国大赛做准备。”
    崔老师傅这么说,现场没有人敢提出任何异议。
    现场的观众自然是觉得很过瘾,可以亲眼看大师傅们打花刀。
    这是平时即便去大酒楼,也不可能进后厨看到的。
    现在可以在现场,看到鲁菜四五十位叫得上名号的大师傅们打花刀。
    很多观众都觉得,这场观赛来的太值了。
    冯正明他们倒是明白了,为什么要让厨师考级的考官在旁边。
    这就是要让考官现场给冯正明他们重新考试的节奏。
    比赛倒是给了冯正明他们一些时间准备。
    然后就在所有人都确定准备完毕,比赛正式开始的时候。
    当冯正明首先是把猪肚头拿出来,再把猪肚头内外两层皮片掉,留下中间部分准备要开始打花刀的时候。
    站在他案台旁边的考官突然开口问:“冯厨,请稍等,请您先回答,您现在要给猪肚头打的篮花花刀,对原料剞刀的深度是多少?刀距是多少?”
    同一时间,其他厨师也面临类似的问题。
    现在冯正明倒是突然明白了,为什么现场会把他们比赛的案台隔开。
    这不但是要考他们这些厨师的实操。
    现场的考官还必须要对他们进行口头上的考试。
    冯正明一脸认真回答考官:“猪肚头应该要打篮花花刀,两面略斜向直剞刀,剞刀在原料厚度的三分之二,刀距在2到4毫米。”
    考官听后点点头说:“冯厨,您可以开始了。”
    冯正明没有立刻开始,而是先站在那缓了缓神,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先重新静下来。
    等静下心后,冯正明才开始正式打花刀。
    每一刀都是非常标准,打到薄薄猪肚头的三分之二,并且刀距间隔在3毫米左右。
    这样打完一面后,还需要把猪肚头翻过来,在另一面也要打上一遍。
    正方两面打好花刀后,提起来仿佛整片猪肚头已经被刀切透,却又没有断开,依旧连接着。
    接着冯正明拿过鸡胗,首先把鸡胗表面的筋膜剔干净。
    甚至让冯正明没想到的是,他剔筋膜后,考官还要检查剔下的筋膜。
    明显是不能剔下过多里面的鸡胗肉,要求是只能薄薄一层筋膜。
    考官检查完成后,这次冯正明有了经验,没有立刻开始准备打花刀,而是主动向考官进行回答。
    “鸡胗打菊花花刀,从原料一端斜剞刀,深度约为原料厚度的四分之三。”
    考官满意地笑着点点头:“冯厨您可以开始了。”
    冯正明自然是接着给鸡胗打花刀。
    好在油爆双脆和汤爆双脆两样,基本上花刀上是一样的,倒是不用再次去重新打一次花刀。
    冯正明这边还算顺利,但现场有些厨师就显得不那么顺利了。
    比如刘德维,他算是那种很老派的厨师,学厨没有在职校里系统去学习,基本上都是在后厨里拜师去学的。
    所以当被问到花刀的问题时,刘德维是明显回答起来有些犯难了。
    当然有这样问题的也不只是他一个,连泉城的几位大师傅,也都面对相同的问题。
    就连在下面观赛的一些,没有参加这次选拔的厨师,实际上也都对考官一些问题感到有些为难。
    杨斌就很直接说:“这问题真是有难度啊,幸好我没有报名参赛。”
    李辉东笑着说:“你就是自己懒,你考证的时候,我看你背得也都是挺熟的。”
    杨斌说:“那能一样吗?那不是为了考证嘛?”
    二师兄陈泽志说:“这其实就是考试,正明他们要去参加全国大赛,到时候他们代表的是鲁菜,要是现场连这些基本的东西都弄不清楚,他们还怎么代表鲁菜?”
    五师兄曹志国附和道:“还真是,全国大赛上,可能提问比这还要尖锐。”
    六师兄张明海没有见识过全国大赛,倒是有些好奇了。
    “全国大赛会比这还要难的吗?”
    大师兄李辉东跟着师父去参加过两次。
    所以他是比较有发言权的。
    “对,全国大赛实际上要求会更加的严格,尤其是全国大赛上,会有个人全能技能的比拼,那个比的就是这些基本功,我跟师父去第二届的时候,才算是真正见识到什么是高手。”
    听李辉东这么说,师兄弟几个也都是为冯正明捏把汗。
    现场,很快是有比赛的厨师顶不住压力了。
    毕竟这样有专业的考官在旁边盯着,不但是要实操过关,还需要理论上都知道,这确实是非常有压力的事情。
    所以开始有厨师主动申请退出比赛了。
    这倒是也让现场一些老师傅感到失望。
    在老师傅们看来,不管是不是能够合格,至少应该完成比赛的菜品。
    不过看到走下案台,脸上写满了失落的厨师。
    尤其是看到他几乎是厨师服后背都已经被汗湿了。
    大家也能够感受到厨师所面临的压力。
    所以倒也没有谁能责备他主动弃权。
    或许平时这些大师傅们在后厨里,都是能够独当一面,把今天的四道菜都做的很完美。
    但眼下面对如同考级般的考试,不但是对实操有考核,还要对理论知识同时考核,关键还是在被很多人围观的现场。
    真的是会有极大的压力,尤其是回答错误的时候更是压力巨大。
    厨师们自己也清楚,过不去眼前这一关,那么全国大赛上他们只能是拖后腿。
    所以这些厨师们主动选择放弃继续比赛。
    接二连三有厨师主动弃权。
    最后现场剩下了三十九位厨师继续比赛。
    这些厨师心理承受能力明显更强。
    虽说他们有些已经犯了错,或者是没有回答上考官提问。
    但他们还是想要完成自己这场比赛。
    冯正明已经在给鱿鱼打花刀。
    按照要求,鱿鱼是必须要打“卷筒花刀”。
    冯正明现在基本上打花刀前,会先向考官主动回答问题。
    “顺原料的肌纤维排列方向,直剞交叉十字刀纹,深度为原料厚度的四分之三,刀距约为2毫米,顺肌纤维方向切成长约5厘米,宽3厘米的长方形块。”
    这次冯正明回答更加详细,等到考官确认后让他可以开始。
    他依旧是完全按照自己说的一模一样在鱿鱼上打花刀。
    并且最后也切成一条一条长方形块。
    接着是对猪腰打花刀,现场要求猪腰是打成竹节花刀。
    实际上油爆双花这道菜,很多时候在做的时候,可能两种食材的花刀是一样的。
    只不过现场比赛的时候,明显是有意要求,大家必须要把两种原料打成不同的花刀出来。
    这也算是对每位参赛大师傅的一份考验。
    看看在一道菜中,不同食材要打上不同的花刀,大师傅们是不是能应变?
    冯正明还是向考官认真表叔一番。
    “先顺长直剞深度约是原料五分之四的平行刀纹,再横向在原料两端约1厘米处,各直剞两条深约为原料厚度三分之二,刀距2毫米的平行刀纹,最后把原料切成长4厘米、宽约2.5厘米的长方块。”
    考官已经发现,冯正明每次的回答可以说是相当准确。
    几乎是和他们手上考试教案上的一模一样。
    关键是,冯正明不但是能回答的一模一样,他打花刀的时候,也几乎是能够完全按照规定一模一样的照办。
    实际上在很多时候后厨做菜的时候,厨师为了赶时间,未必能够每次都那么标准。
    就像是今天比赛上,其他一些厨师为了标准,他们会很小心翼翼按照要求去打花刀。
    冯正明是完全不同,他是能够标准完成,速度上还不会放慢。
    真的是回答完毕后,他就能很迅速把花刀完成。
    眨眼间,冯正明已经完成了手上的三道菜,只剩下了最后一道爆炒腰花。
    爆炒腰花要求的是腰子必须是麦穗花刀。
    其实在一些餐馆和酒楼里,往往做油爆双花的时候,也是全都是打麦穗花刀。
    一方面一次打出相同的花刀,对打花刀的厨师来说比较省事。
    另一方面麦穗花刀实际上算是比较基础的花刀了。
    冯正明看向考官,脸上挂着微笑说:“猪腰麦穗花刀,先在猪腰横向斜剞深度约四分之三、刀距约2毫米的平行刀纹,然后再纵向直剞同样四分之三深度、刀距也是2毫米的平行刀纹。”
    考官听完冯正明的叙述,也是主动给他拍手鼓掌。
    “冯厨您真的很厉害,您可以开始了。”
    接着,冯正明把腰子从当中片开,一刀把腰骚片掉。
    尽管已经高强度做了三道菜,冯正明的手依旧是非常稳。
    这一刀只片下薄薄的腰骚,几乎没有片下任何的腰子肉,甚至完全不需要片第二刀。
    接着冯正明来了一个非常标准的现场表演。
    他下刀相当快,几乎眨眼之间迅速完成了横向,接着又是非常迅速完成纵向。
    打完了花刀,冯正明再把整片的腰子分成约2.5厘米宽的长条。
    如此一来,一个一个如同麦穗般的腰花漂亮的摆在案板上。
    冯正明对腰花进行标准的腌制和上浆,然后也是非常利落的完成了爆炒腰花这个菜。
    当最后这道菜完成,冯正明装盘摆放在其他三盘完成的菜旁边。
    他的第一场比赛已经全部完成了。
    现场所有人都见证,冯正明是第一个完成的。
    而且老师傅们和评审们以及考官都很清楚,冯正明不但是第一个完成,他也是完全按照要求完成,可以说是几乎没有丝毫的偏差。
    他的每一道菜都堪称是教科书级别的实操。
    同时他现场对考官的回答,理论上同样是非常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