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被男医生强制扒下内裤&被强行摁在清白

2022年9月7日07:51:31女人被男医生强制扒下内裤&被强行摁在清白已关闭评论

       

这一刻,刘锐忽然有些后悔,自己不该对夏洪江这么客气。

女人被男医生强制扒下内裤&被强行摁在清白

        

你这儿不计旧怨、以礼待人,人家那儿可没拿你当好人。

        

夏洪江见他无言以对,冷傲一笑,道:“我再问你,‘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又出自于哪里?”

        

刘锐暗暗有气,这位夏总一上来就是善啊恶啊的,这是在影射什么?

        

他刚要说话,艾小青先发作了:“夏总,我们刘总好心好意请您上来坐,还让我给您沏茶。”

        

“可您怎么是这样一副态度?您就是这样做客的吗?”

        

刘锐抬手道:“小青,给夏总沏茶。”

        

尽管深深厌恶夏洪江的做派,但刘锐还是决定把主人礼仪做足。

        

免得夏洪江出去后,对外说华佑教育老总刘锐没有待客之道。

        

艾小青撇撇嘴,拿杯沏茶去了。

        

刘锐笑对夏洪江道:“我没文化,让夏总见笑了。请坐,咱们到沙发上说。”

        

夏洪江还以为刘锐被自己深厚的文化素养给折服了呢,得意一笑,走到沙发前大剌剌的坐了上去。

        

刘锐绕进茶几,陪坐在他身边。

        

艾小青手脚麻利的沏好茶水,把茶杯放到夏洪江面前茶几上,然后偷偷瞪他一眼,走了出去。

        

夏洪江斜眼看着刘锐,点评道:“没文化,却学人掉书袋!”

        

“还招个漂亮小蜜,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暴发户吗?”

        

刘锐并不生恼,淡淡一笑,道:“看来夏总对我很有意见呀!”

        

夏洪江哼了一声,道:“我不只对你有意见,对你们华佑教育也有意见!”

        

刘锐道:“哦,请夏总说明白些?”

        

夏洪江反问道:“刚才我说的那两句古言,都是什么意思?”

        

刘锐道:“第一句是说,积累善行的人家,一定会有好报。”

        

“积累恶行的人家,一定会倒霉遭殃。”

        

夏洪江问道:“第二句呢?”

        

刘锐略一回忆,道:“好像是:不做善事的话,就难以成名;不做坏事的话,就不会受害。”

        

夏洪江冷笑道:“那为什么,刘总和贵公司,从不做善事,只做恶事呢?”

        

刘锐笑了笑,道:“夏总,你就别绕着弯子骂人了。”

        

“有什么事你直说就行了,别浪费时间。”

        

夏洪江道:“好,其实我知道,你是个新老总。”

        

“以前的事怪在你头上,你肯定觉得委屈。”

        

“那我就跟你把事情说明白,看你是要行善还是作恶。”

        

刘锐耐着性子道:“请说。”

        

夏洪江脸色难看的道:“我说的就是富金大厦那回子事!”

        

“富金大厦是我们蓝天教育先入驻的,这谁都知道。”

        

“然后一年之后,你们华佑教育就过来抢场子!”

        

“抢就抢吧,富金大厦也不是我们家的,我们管不着。”

        

“可你们接着就抢起生源来,这就不地道了吧?”

        

刘锐问道:“怎么抢的?”

        

夏洪江怒道:“明抢!强拉去我家报名的学生家长去你家。”

        

“甚至还忽悠收买已经在我家上课的学生家长去你家!”

        

“更甚者,还玩一些上不得台面的阴暗卑鄙手段!”

        

“我今天就告诉你刘总,你们华佑教育退出富金大厦便罢!”

        

“要是不然,就别怪我使同样的下作手段了,哼!”

        

刘锐剑眉挑起,道:“竟然有这种事?”

        

夏洪江道:“我不知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反...

        

最新章节!

        

涂,反正我把话给你放这儿了!”

        

“你们也别以为背靠华佑公司,就有给撑腰的!”

        

“在市里混的,谁不认识几个黑白道上的人物啊?”

        

说着话,夏洪江站起身,冷冷地道:“我今天过来是先礼后兵,希望别走到刀兵相见那一步!”说罢走向门口。

        

刘锐也没起身送他,心说此事还没查证,就算我们做错了什么,赔礼道歉还不行吗?

        

竟然一口就要我们退出富金大厦,这不是欺人太甚嘛!

        

当我刘锐是吓大的呀,以为这就能让我屈从?

        

回到办公桌里,刘锐给艾小青拨去分机号,让她叫富金大厦的教培机构负责人回公司谈话。

        

这个电话打完后,市局专案组派来取SIM卡的干警也到了。

        

刘锐把卡交给他,说了番感激话语,送他出去。

        

回办公室路上,刘锐正巧撞上闫墨雨从办公室出来。

        

二人对视一眼,闫墨雨立即转移视线,俏脸也冷冷的板了起来。

        

刘锐暗暗好笑,道:“闫总我有事找你。”说罢也不等她回应,径直走向办公室。

        

闫墨雨略一犹豫,转身跟了过去。

        

“两件事,一,伍市已经同意,我们只收购市台业务。”

        

“所以收购市台不用出资太多,咱们自己心里要有个数儿。”

        

“然后再跟市台给出的数字对照,尽量压价就行。”

        

回到办公室,刘锐一本正经的对闫墨雨说道。

        

闫墨雨蹙眉道:“那资产评估等于白做了呗?”

        

刘锐摇头道:“当然不白做,你不做资产评估,咱们怎么会改为只收购业务?”

        

闫墨雨一想也是这个道理,缓缓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