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开牝户细细瞧/书生与寡妇小h

2022年9月7日06:16:11张开牝户细细瞧/书生与寡妇小h已关闭评论

秦逍回到广宁当天,便迎来一场夏雨。

张开牝户细细瞧/书生与寡妇小h

        

将军府已经修葺完毕,虽然不大,但也算宽阔,所需的陈设物件一应俱全,这是霍勉之亲自操持安排,而秦逍也愈发地感觉到,不知不觉中,霍勉之已经成为自己的得力助手。

        

虽然平日里不算显眼,但后勤事务却是被他操持的井井有条。

        

回到广宁之后,秦逍便即下令所属兵马各自回营,特别是新降的一千多号人,秦逍直接让人去告知镇守在广宁的宇文承朝,由他来处理安排,缴获的物资却是让霍勉之带人收入库中。

        

这些时日精神一直紧绷着,还真没有好好休息,这次回来,秦逍先不管其他,也不待在将军府,直接回到自家宅院,在秋娘的伺候下,美美地睡上了一觉,养足精神,又与秋娘恩爱一番,这才浑身通泰赶到将军府。

        

将军府离自己的住宅并不远,这也是霍勉之等人有意为之。

        

本来将军府房间众多,就算让秋娘和其他人全都搬来,那也是绰绰有余。

        

只是秦逍知道这将军府以后将会成为龙锐军谋划大小事务的重要处所,每日里人来人往,秋娘并不喜欢这样的环境,她更喜欢现在居住之处,清幽不被人打扰,所以也就没有让秋娘等人搬过来。

        

好在离得不远,来回也算方便。

        

到得将军府,却早有人在等候,却正是宇文怀谦和费辛,见到两人,秦逍心中却着实欢喜,领着二人到了侧厅,又吩咐人去将霍勉之请过来,本想将宇文承朝一起叫过来,但知道宇文承朝现在军务正忙,也不急在一时。

        

皇甫云昭进驻顺锦城之后,秦逍就一直担心这两人的安危。

        

宇文怀谦和费辛在军备司办差,这是朝廷为了保障龙锐军的后勤,专门设立的衙门,衙署设在了顺锦城。

        

秦逍心知一旦与辽东军撕破脸,军备司肯定会形同虚设,甚至辽东军会将军备司的官吏们作为人质,向龙锐军提出苛刻条件,为此秦逍早做筹划,从京都回来之后,就与宇文承朝商议将军备司的人撤回辽西。

        

不过他知道顺锦那边肯定是死死盯着军备司,要从那边撤回来又不至于打草惊蛇,也并非容易之事。

        

好在还有星罗堂。

        

星罗堂是江湖势力,门下弟子不但遍布辽西,在营平郡却也有不少耳目,秦逍最终决定,让宇文承朝和崔满城商议,如果能够利用星罗堂在顺锦的人手,安排宇文怀谦等人撤回来,那是再好不过。

        

今日见到两人,秦逍知道计划成功,自然是大为欢喜,心中寻思那崔满城办事倒也算得力,这份人情自然是要记着。

        

两人其实已经撤回辽西有数日,一直在等秦逍回来,昨日秦逍回来两人便已知道,不过也晓得秦逍刚刚回来,手头上的事情太多,并不好打扰,今日一大早却是过来等候。

        

“听闻朝廷已经赐封爵爷为冠军大将军,真是可喜可贺。”费辛一脸笑容,拱手笑道:“下官在这里向大将军道喜。”

        

费辛如今也算是秦逍的嫡系。

        

秦逍在大理寺当差之时,与费辛相熟,知道费辛的能力不弱,是以特地向朝廷请旨,不但将宇文怀谦调来,也将费辛调来协助宇文怀谦打理军备司,这两人也确实不负秦逍所望,之前在军备司干的也是十分出色。

        

秦逍哈哈一笑,这才道:“你们安然撤回,我就踏实多了。”

        

“这也是多亏了星罗堂的人。”费辛道:“他们计划周密,有人引开了盯梢的耳目,有人秘密安排我们出城,而且一路护送我们撤回辽西,出力不小。”

        

宇文怀谦微微点头,道:“可惜的是我们在顺锦那边还囤积了一些物资,可是还没来得及送到草场,皇甫云昭就领兵进城,军备司的物资也就无法再运出城。”

        

“是啊。”费辛也有些不敢:“现在那批物资都落入了皇甫云昭之手。”

        

“你们安然回来就好,区区物资,还能筹措。”秦逍含笑道,随即问道:“顺锦城内现在是什么情况?”

        

宇文怀谦道:“我们离开的时候,顺锦城的防务已经被皇甫云昭掌握在手。他领了八千兵马入城,尔后差遣手下最得力的干将宋世信打着剿匪的旗号,领兵五千出城。顺锦城原本有两千驻军,也都被皇甫云昭接管。”

        

“顺锦城那边那帮官员都是辽东军的人,无论是郡守梁宗义还是郡尉沈畴,都是出自辽东军。”费辛道:“皇甫云昭一进城,那帮人就唯命是从,皇甫云昭说什么就是什么,无人敢违抗。”顿了顿,想到什么,道:“不过听说有个叫钱震的朗将,他是汪兴朝的心腹部将,领了本部一千兵马跟随皇甫云昭出战。皇甫云昭带来的八千兵马,有他本部的五千之众,那都是他嫡系人马,还有三千则是从其他各部抽调,其中就有钱震那一千直属于汪兴朝的人马。”

        

秦逍道:“我听说辽东军内部也是派系众多,皇甫云昭一派的实力不弱。”

        

宇文怀谦道:“确实如此。他们进城之后,下官和费大人也是做了一些了解。辽东军在东北坐镇百年,已经形成了六大家族。这六大家族包括汪家和皇甫家都在其中,祖上都是辽东军中的重要将领。汪兴朝是第六任安东大将军,在他之前,有两位出自皇甫家,所以皇甫家的实力非比寻常。六大家族虽然都是辽东系将领,但各自握有兵权,皇甫家因为祖上之故,嫡系众多,掌握的兵马也是最众。”

        

“大将军,我们打听知道,汪家在汪兴朝掌权之前,其实在六大家族中实力并不算强,只是汪兴朝本人才干出众。”费辛道:“本来当时皇甫云昭很有机会坐上安东大将军的位置,但其他家族都觉得皇甫家的实力已经太强,如果再由皇甫云昭掌握辽东军大权,实力只会愈发强大,其他家族很可能会遭受打压,因此另外加大派系也都是拥戴汪兴朝,用以制衡皇甫家的力量。”

        

秦逍叹道:“他们本是为国卫戍东北,却为了各自的利益,互相争斗,也难怪沦落到现在这步田地。”

        

宇文怀谦道:“其他几家联合起来,皇甫家自然不是对手,所以辽东军也能维持平衡。不过汪兴朝坐上大将军的位置之后,这二十年来手腕也不弱。他对辽东军的兵权抓得很紧,嫡系力量也是越来越强,也许是担心其他家族心中不满,会与皇甫家再联起手来,所以多年来放任其他家族跑马圈地,给予荣华富贵,这其实就是用土地钱财换取更重的兵权。”淡淡一笑,道:“正因汪兴朝在安东大将军的位置上稳如泰山,皇甫云昭十分忌惮,所以作为汪兴朝的心腹部将,那个钱震并不畏惧皇甫云昭。”

        

“其实已经有传言,说钱震其实就是监军。”费辛笑道:“钱震和他手下那一千号人马,似乎觉得高人一等,并不将其他各部兵马放在眼中。”顿了顿,道:“不过这也都是道听途说,到底怎么回事,我们也无法确定。但话说回来,无风不起浪,皇甫云昭和钱震的关系应该不算融洽,否则也不会穿出这种流言。”

        

秦逍道:“那边的情况,我还会派人详细探查。”看着二人,笑道:“你们回来,正是时候。既然顺锦城那边被辽东军占着,军备司衙署就重新设立在广宁,我会让霍郡丞帮你们安排此事。现在后勤事务都是霍郡丞在操办,我担心他一人操持不过来,正好你们的军备司以后也可以协助他处理后勤事务。”

        

正在此时,却听得外面传来声音:“下官求见!”正是霍勉之声音。

        

秦逍立刻让霍勉之进来,几人见过,霍勉之落座时候,秦逍才含笑道:“霍大人,以后军备司也要劳你多费心,这两位也都是才干出众,可以给你做好帮手。”

        

霍勉之笑道:“下官自当尽心竭力。”

        

“你们正好都在这里,有件事情要听听你们的意见。”秦逍道:“黑山贸易场已经交易了一段时日,先前我和顾将军也聊过,照此情势下去,贸易会越来越好。几位也知道,虽说现在江南那边还有军资送过来,但随时都可能断绝。辽西这边推行均田策,也不能对百姓增加赋税,但官兵要吃粮,所以必须要有源源不断的军资支撑。”

        

霍勉之点头道:“大将军,下官按照你的吩咐,已经从户曹派了几名官员前往贸易场,各家商贾的贸易情况,咱们还是要掌握的。其实下官也正想和您商量此事,要保证后勤充足,贸易场那边的赋税收缴还是要做些准备。”

        

“不错。”秦逍问道:“几位觉得应该如何收取贸易场那边的赋税?”

        

霍勉之道:“如果按照阜城贸易场的方法,辽东军至少从那些商贾手中收缴贸易额的五成,各种明目压在北境十八坊身上,他们的日子并不好过。庆幸的是利润巨大,虽然被辽东军拿走大头,却还是能够获取一些利润,能够维持下去。”看着秦逍道:“不过下官以为,黑山贸易场那边,不可仿照阜城那样来。北境十八坊都是东北本地的商贾,哪怕利润微薄,也只能经营下去。但黑山那边的主要商贾来源,都是从关内而来,如果利润太少,下官担心他们很快就会失去兴趣。”

        

“霍大人说的是。”宇文怀谦道:“商人逐利,没有利润的事情,他们肯定无法一直维持下去。大将军,咱们虽然需要军资供应,却也不能竭泽而渔。”

        

秦逍笑道:“我的意思是这样,你们看成不成。第一年过来贸易,收取贸易额的两成赋税,毕竟和北边做贸易,利润很高,两成赋税过后,他们依然可以保留大部分的利润。等到次年,可以减低半成,到第三年,就只收取一成。所有商贾在贸易场经营三年,都将只收取一成的商税,而且永不加赋,不知这办法如何?”

        

三人对视一眼,霍勉之率先笑道:“若是这样,那些商贾可真要将大将军当成活菩萨了,下官只担心到时候关内的所有商贾打破头都要往这边跑了。”

        

“这样的税赋,可以促进商贸更为发达。”宇文怀谦也是含笑道:“赋税轻,贸易就会更加兴盛,积少成多,从黑山贸易场获取的商税,就足以维持龙锐军的后勤了。”

        

秦逍笑道:“如果三位没意见,咱们就这么办。”看向费辛道:“费大人,军备司之内,再设一处,专门用来负责贸易场那边的事务,既要负责派人详细记录各家商贾的贸易额,按时收取商税,同时也要帮他们排忧解难,甚至要调解各家商贾一定会出现的矛盾。总之一句话,既要收钱,也要帮他们办事。如果你觉得可以,我想让你来专门负责贸易场的事务,你看如何?”

        

费辛当然知道秦逍将如此重大的事情交给自己,那是对自己的极大信任,立刻起身道:“大将军放心,下官一定会竭尽全力,鞠躬尽瘁!”顿了一下,想到什么,小心翼翼问道:“大将军,朝廷是否准许由我们收取贸易场的商税?”

        

秦逍心想朝堂已经被澹台悬夜那伙叛党控制,难不成贸易场的商税还要交给那伙叛军?不过这时候不好明言,只能道:“我已经上过折子,以贸易场的商税来抵江南的军资,江南应该供应的军资,直接缴入国库,由贸易场商税替代直接交拨给咱们。这事儿直接由军备司负责,你们尽管去做就好。”

        

宇文怀谦和费辛对视一眼,心想大将军也没说朝廷准不准许,但两人都已经铁了心追随秦逍,秦逍既然都这样说,也就不管朝廷如何,反正真有有什么事,上面有秦逍顶着,一起拱手道:“下官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