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俩女领导双飞/骑在毛绒玩具上摩擦

2022年9月6日14:08:47我和俩女领导双飞/骑在毛绒玩具上摩擦已关闭评论

      

啊——

我和俩女领导双飞/骑在毛绒玩具上摩擦

        

啊——

        

惨叫连连,陈玄每一次出手,可谓非死即伤,眨眼间,已经死了七八条人命,所有人都被吓破胆了,哆哆嗦嗦不敢上前。

        

陈玄浑身是血,不过这都是别人身上的血。

        

“上,继续!”

        

陈玄大叫着,他们非但不敢上前,反而是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你们既然不上,那我就动手了!”

        

话音未落,陈玄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吓得那些人掉头就跑,不管那葛飞鹏如何大喝,可是那些人连头也不回。

        

陈玄并没有紧追不舍,因为他知道葛飞鹏才是重要的目标。

        

他冷冷的盯着葛飞鹏:“你还要画吗?”

        

“小子,你别吓唬人,赶紧将画给我交出来,不然咱们没完!” 

        

葛飞鹏冷冷说道。

        

他心里其实已经有点怂了,他之所以被人所害怕,正是因为他狠辣的手段,可是现在陈玄所展现的狠辣的手段,比他似乎还要厉害。

        

咔嚓!

        

陈玄直接扭断了葛飞鹏的脖子:“你还是下地狱去找吧!”

        

葛飞鹏的同伴想跑,可是却被陈玄甩出几根银针,定在了那里,陈玄走过去,直接掐断了他们的脖子,然后一把火将所有人的尸体全都烧毁了。

        

最好这一切,陈玄直接上了车,开着车扬长离开。

        

葛飞鹏掉落在地上的手机,响个不停,屏幕上显示是战王打过来的电话。

        

陈玄开着车,往圣宫别墅驶去,可是没走多远,忽然接到了曹家家主曹刚的电话。

        

电话里,曹刚大叫道:“陈先生救命!!”

        

“你出什么事情了?”

        

陈玄眉头一挑,忽然想起来,今天应该是曹刚遇到危险的一天:“你在哪里?”

        

“我现在在东郊的一条小路上,陈先生希望您能救救我!”

        

曹刚大叫道。

        

“东郊?你将位置发给我,我马上过去!”

        

很快陈玄收到了曹刚发过来的位置,陈玄一看距离自己所在的位置不远,立刻调转车头冲了过去。

        

此时此刻,东郊!

        

今天天气不怎么好,刮着大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在一处小山坡,横七竖八躺着几个西装男,身上全都有刀伤,看情况应该是已经死了一段时间。

        

风声鹤唳,周围充满了肃杀之气!

        

而在不远处,几个黑衣蒙面人手里拿着大刀,眼神凶狠,似乎在寻找什么人!

        

“曹刚人呢?”

        

“怎么看不见了?”

        

忽然,那黑衣蒙面人停下了脚步,为首之人冷冷说道。

        

“大哥,我们明明看到人走到了这里,可是不知道怎么人却找不到了...”

        

旁边的小弟,小声说道。

        

“废物,要你们有什么用?”

        

“是是是,大哥教训的对!”

        

“别废话,赶紧给我找人,今天绝对不能让曹刚跑了,不然曹家的报复一定会比狂风暴.雨还要厉害,记住一定要活口!”

        

“遵命!”

        

“你们几个往东面找,你们去个去那一边,你们几个去另外一边...”

        

一行人分了好几拨,朝着四面八方冲了出去。

        

......

        

一处斜坡下,周围草木茂盛,微微晃动,定睛一看,这里面竟然有两个身影,赫然曹刚曹家主与沈管家。

        

曹刚浑身是血,胸口似乎被人拍了一掌,他捂着胸口,惨白的脸色布满痛苦之色。

        

而旁边的沈管家情况也很糟糕,大腿上中了一刀,鲜血已经染红了整条大腿!

        

“沈管家,情况怎么样了?”

        

曹刚低声问道。

        

那沈管家悄悄往四周看了眼:“没看到人跟过来,应该是他们没发现我们,我们暂时是安全的。”

        

曹刚稍稍松了口气:“那就好,希望可以坚持到陈先生赶过来。”

        

沈管家欲言又止,觉得自己这话不该说,但是又觉得现在这个时候,不说也不大合适,于是沉声说道:“曹家主,我看还是赶紧报官吧,让官府来救我们,现在指望那陈先生,恐怕不太行了,毕竟陈先生就一个人啊。”

        

“而我们面对的匪徒穷凶极恶,杀人如麻,您的保镖全部被杀了,陈先生一个人怎么能打得过那么多的匪徒?”

        

“你不懂,陈先生不是一般人。”

        

曹刚坚定的说道。

        

“可是...要不这样吧,我们再报官,两手准备,就算是陈先生来不了,还有官府。”

        

“好吧。”

        

曹刚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了下来。

        

那沈管家于是拿出手机,悄悄地拨打了报官电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是迟迟没有人来解救他们,二人不禁心急如焚。

        

突然,曹刚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曹刚赶忙拿起了手机一看,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突然意识到了不对,赶忙将手机静音,可是还是晚了。

        

一阵冷笑声从上方传来:“原来你们藏在这里,怪不得找不到你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