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SB又欠C了&老公,疼

2022年9月6日08:41:10小SB又欠C了&老公,疼已关闭评论

陈秀颜过上了吃吃喝喝睡睡,然后散散步的咸鱼日子,但人不能太清闲了,还是得找些事做。

小SB又欠C了&老公,疼

        

骆明楚几人的学堂陶老之前就给定了,知道骆闻谦是来太原府,太原府有整个山西最有名的松山书院,就在太原府府城外的松山上,创办人还是陶老的第一任学生,信一写,感情一联络,事情就定了。

        

俩孩子中秋后正式去读书,趁着最近还清闲,领略一番太原府的风景。

        

陈秀颜则张罗着给孩子准备行李和需要用到的东西,因为松山书院是住宿制,只有每月休息的日子才能出书院的山门。

        

除此之外陈秀颜还要挑选跟着两人去书院的小厮,松山书院规定如果带小厮只能带一人,不能出现在学堂附近,只能在住宿的地方伺候,钱西光一直跟着两人他定然是要跟去的。

        

骆明楚比钱西光年纪大,所以不合适,钱西光跟着骆明念比较合宜。

        

家里其余的小厮多是刚买的,陈秀颜也不放心,等骆闻谦下了衙回来,陈秀颜就直接询问了,“你说让谁跟着明楚比较合适?”

        

“我听富兴说新买的三户人家,几个孩子都还机灵,不过要年纪跟明楚差不多的只有窦大强的大儿子和蒋勇家的两个儿子,你可以问问明楚想要哪个,如果让你安排……”

        

“还是窦大强家的吧。”陈秀颜心中已经有了定论,“窦大勇一家以前就是奴仆更懂得伺候人,也会看主子的神色,蒋勇一家子还得在调教调教,第一次当下人,心性还不平,特别是年轻气盛的孩子。”

        

“有夫人掌理后院,为夫放心的很。”骆闻谦吹起了彩虹屁,“今儿孩子可有闹你?”

        

陈秀颜翻了个白眼,“他现在可能只有一粒花生大,能闹我什么。”

        

没文化真可怕啊。

        

“夫人福气好,都没有那些孕吐等毛病,这孩子还算贴心,可能是个闺女。”骆闻谦已经开始想象跟陈秀颜长得相似的小娃娃跟自己撒娇,甜糯糯叫自己“爹爹”的场景了。

        

陈秀颜有些好笑,“不是想生儿子?”

        

“先开花后结果嘛。”骆闻谦伸手揽人入怀,“你不会以为我重男轻女吧。”

        

“那倒不会。”陈秀颜这点认知怎么会没有,“只是我怕生了个闺女后,你光疼她对我淡了。”

        

“瞎说什么。”骆闻谦轻点陈秀颜白皙的额头,“咱们两人才是要相伴一生的,儿子、女儿以后都会有自己的家,他们能跟你比。”

        

陈秀颜豁然瞪大了眼,这货思想这么超前的。

        

八月十五还没到,骆明楚、骆明念兄弟俩还没要去松山书院,骆闻谦却要先下乡了,今年太原府雨水少,不少地方干旱严重,汾河沿线的村民还好,能靠着汾河里的水灌溉,淡其它远离河流的,现在情况紧急,骆闻谦坐着府衙里的第三把交椅,他要带队去下面实际查看情况了。

        

陈秀颜心急的给骆闻谦收拾行李,时间急明日就要出发了,陈秀颜就把自己觉得有用的东西一股脑儿的全给放了,不过她最想放的是自己,她可是自带水源诶,当然现实情况是被骆闻谦严词拒绝了。

        

陈秀颜只能给准备了不少水囊,里头装的都是空间里的井水,药方面也准备了不少,姥爷家产的防中暑的,她空间内的治疗发烧感冒、消炎等平常需要用到的,还给准备了补充体力的口服葡萄糖液,千叮咛万嘱咐如果中暑严重直接喝这个药。

        

天气热蛇出没是常态,陈秀颜就连血清都准备了,可这个得注射,陈秀颜偷偷拉了骆闻谦在房间里手把手教,并明确说明最好不要让旁人看到。

        

骆闻谦知道自家小媳妇有秘密,可她不说他也就不问,反正媳妇对自己好就够了。

        

这次骆闻谦要带着大姐夫朱善芳一起出门,陈秀颜把大姐夫的那份也整备妥当。

        

骆闻谦是八月十一出的门,这让陈秀颜都没有心思准备中秋节,也不知道是不是怀孕了的缘故,陈秀颜现在对骆闻谦有一股依赖感。

        

不过陈秀颜也就让自己颓废了半天,几个侄子、侄女比自己小还是小辈,袁婶还是她让人家住进来的,到太原府的第一个中秋节绝对得好好办。

        

不过还没来得及装扮,家里又有人来送帖子了,普通人家也就算了,是晋王府亲自送来的,陈秀颜去前院亲自见了送帖子的人,是晋王妃身边伺候的嬷嬷。

        

“骆夫人来太原府也有半个多月了,听闻身子不适,王妃特意让老奴来瞧瞧。”来的是晋王妃的贴身嬷嬷,“太傅大人是咱们王妃的舅舅,咱们怎么说都是沾亲带故的。”

        

陈秀颜有些意外,从没听陶老提过晋王妃是他外甥女啊。

        

“多谢王妃记挂,只是……”

        

“夫人,该喝药了。”沐嬷嬷上前低声提醒。

        

“一路来太原府,特别是进了府城后被太原府的繁华迷了眼,我家夫君翻阅了不少以前的记录,百姓对晋王的评价非常高,府城也因为王爷的到来越来越繁荣,我早就想看看府城内的景致了,不过现在情况特殊,身子情况不允许我出门,还请王妃见谅。”陈秀颜笑着和声细语道。

        

“等满了日子一定亲自去王府给王妃赔罪。”陈秀颜恭敬说道。

        

王妃身边的嬷嬷那都是人老成精的,虽然陈秀颜没有明确说,但她听明白了,想来这位骆夫人是有孕在身了,不过还没过三个月正在安胎,难怪……

        

“既然如此那老奴就先回去回话了。”席嬷嬷端着神情,离开之前还瞥了沐嬷嬷一眼,两人眼神相对,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丝疏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