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的粗大巨物小雪进不去/老外的太粗大我受不了

2022年9月6日06:16:46黑人的粗大巨物小雪进不去/老外的太粗大我受不了已关闭评论

     

吃完饭之后,张俊平还不忘提醒刀疤脸,通知老胡明天去大栅栏找他。

黑人的粗大巨物小雪进不去/老外的太粗大我受不了

        

送走刀疤脸一行人之后,张俊平回到酒楼等父母下班。

        

开饭店就这样不好,天天晚上下班很晚。

        

好在这个年代,大家都还不习惯熬夜,没有所谓的夜生活。

        

基本上,晚上八点就不再有人来吃饭,九点左右,就都很自觉的结束,结账离开。

        

张俊平在酒店陪着爸妈聊了一会天,等到他们下班,然后一块回到家里。

        

张俊平刚喂完狗崽,回到自己屋里,就听到张父在后面喊自己。

        

“怎么了吧?”张俊平赶紧绕到后院去。

        

原本他打算住后院,让父母住中院的,结果父母不同意,说他们年轻,应酬多,硬是住到了后院。

        

“家里的灯绳呢?怎么摸不到了?”张父问道。

        

“哦!我今天让人改了一下!你看,这是点灯的开关!”张俊平在墙上按了一下,屋里的灯亮了起来。 

        

“你把点灯也换了?这么亮的的灯得多花多少电费?你们小年轻讲究好看,光换你们屋里就行了,我和你爸屋里不用换。”张母不满的说道。

        

“妈,这您可就错了,这种灯别看亮,可实际上比咱们以前用的那种灯泡,要省一半以上的点。”张俊平赶紧解释道。

        

“你可别骗我!”

        

“我骗您干嘛!咱们家原来用的灯泡是六十瓦的,这个才二十五瓦。这是高科技,我专门从国外买回来的。”张俊平笑着说道。

        

“嗯!这个好是好,就是,离着床太远,开灯关灯很不方便。”张母盯着灯泡看了看,又看看门口的开关说道。

        

“妈,你看这里,就在你们床头上,还有一个开关,一按就关上了。”张俊平走到床头的位置,给张母演示了一下。

        

“这个好!方便!”张母满意的笑道。

        

“对了,咱们家的厕所也已经安装好抽水马桶了,以后你们不用再出去上厕所了。”张俊平又领着老爸老妈推开一道暗门,进到耳房里。

        

这个耳房,被张俊平改成了厕所,外面的门是假门,里面已经堵上了,只留下对内的门。

        

“这个是抽水马桶,可以做到上面上厕所,不用在担心蹲久了累的腿疼。

        

上完厕所,按一下这个开关,就冲走了。

        

你们一定要记得不管是大小便,都得按这个冲一下。”张俊平又给父母演示了一遍。

        

“这个是什么?”

        

“这个是热水器,洗澡用的!插上电,就有热水,可以在家洗澡。”张俊平又给父母演示了一遍。

        

“平子,我看这也拾掇的差不多了,你和燕子的婚事,也该定个日子了吧?”张母看完家里新增加的这些家具设施之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张俊平的婚事。

        

“妈,回头我和燕子的爸妈商量一下,定个日子,然后告诉你们。”张俊平也想着赶紧办个婚礼,把燕子娶回家,以后就不用独守空房了。

        

“行!你抓紧时间和亲家商量商量!这也到春天了,不冷不热正适合结婚。”张母笑道。

        

张俊平有些无语,结婚和春天有什么关系?

        

难道是,春天到了,动物们又到了……

        

张俊平答应着,回到自己的房间。

        

被老妈这么一提醒,张俊平突然想到,好长时间没见到邱文燕了。

        

都有一个星期了。

        

最近轻工局好像很忙,邱文燕都没过来找自己。

        

一时间,张俊平没有了困意。

        

干脆起身,拿出工具继续干活。

        

不知不觉,夜晚就在工作中溜走。

        

张俊平年轻,精力旺盛,一夜不睡,对他来说根本不叫事。

        

当兵那会,最长的记录是三天三夜不睡觉。

        

当然,后果就是睡了两天零一夜。

        

早上,吃完饭之后,张俊平先到南新仓转了一圈,在各个部门漏了一面,又和培训的老师聊了几句。

        

知道,最近那些实习生的学习态度好了很多,晚上正式职工的培训,也没人再旷课。

        

然后和吴新平打了个招呼,回家继续打家具。

        

十点多的时候,老胡赶到了大栅栏四合院。

        

“张爷!”

        

“老胡来了!,快屋里坐!”张俊平放下手里的家伙事,站起来邀请老胡进屋。

        

给老胡泡了一杯茶,才回到主位坐下。

        

“张爷,我想好了!那些东西都给您!包括我现在住的院子也都给您!”老胡也没有扯闲话,只看说出自己的打算。

        

“好啊!我还是那句话,东西给我,您说价,只要不离谱,我都可以接受。”张俊平也爽快的笑着说道。

        

“张爷的信誉我是信的过的!只是,这次出去,不只是我一个人,人数有点多,不知道张爷这边方便不方便。”

        

“这个能够理解,你也是有家有口的人,自然不可能一个人出去。

        

一共几个人,想好去哪里了吗?”张俊平笑着问道。

        

“去香江就行,别的地方也习惯。

        

我家里一共十八口人。”

        

“老胡你这还真是人丁兴旺啊!

        

没问题!

        

你把你们的身份信息都拿给我,等大山回来,我让他专门跑一趟香江,把你们的户口给办好。”张俊平笑道。

        

“身份信息都已经准备好了,让张爷见笑了!”老胡说着,从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身份信息。

        

张俊平接过来,打开看了起来。

        

纸上写的身份信息,第一个是老胡,叫胡松章。

        

第二个,看年龄应该是老胡的老婆。

        

第三个,第四个,年龄比老胡小七八岁。

        

看名字也不像是亲戚。

        

略一琢磨,顿时明白了。

        

好家伙,这老胡真不愧是吾辈之楷模。

        

怪不得,刚才说见笑呢。

        

直接娶了三房姨太太。

        

这不是关键,建国前娶三房,五房姨太太的多的是。

        

建国后,妇女儿童保护法出台之后,已经不允许多妻制的存在。

        

凡是建国前,娶了多房姨太太的,一律只能留一个姨太太,其他分给对方一部分钱财,让其离开,另嫁他人。

        

有些自然是迫不及待的离开,另嫁他人。

        

但是,也有一些比较特别的,比如是真爱,彼此有感情。

        

虽然在法律上离婚了,也分家了,可是彼此的关系并没有断开。

        

刚刚实行保护法的时候,闹出过不少是非。

        

比如大房姨太太不满丈夫和二房,三房姨太太藕断丝连,直接去公安局举报的。

        

又或者因此杀人的,都不少。

        

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老胡能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经历了特殊时期,依然能够把他们的关系存续下来。

        

这就很牛逼了。

        

“麻烦张爷了!”老胡抱拳道。

        

“老胡,这点事不用客气!况且,我也算是占了便宜的。

        

以后到了香江也可以常联系,有什么困难,可以去找周大山国际贸易公司。

        

你和大山也是老相识。”张俊平笑着回礼道。

        

张俊平说的占便宜自然是老胡手里那些国宝级的古玩字画。

        

任何一副国宝级古玩字画,都不是可以用金钱去衡量的。

        

不说建国后,单说民国时期,为了一件国宝级古玩字画,都能做出杀人灭口,甚至灭人满门的事情来。

        

这样的事,小本子没少干。

        

国人也没少干。

        

“说不上谁占谁的便宜,那些国宝带出去,也确实不合适。我也打听了,正常途径是无法携带国宝出境的。”老胡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