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诗成为学校教具&风流翁熄吃奶水黄文

2022年9月5日14:40:16小诗成为学校教具&风流翁熄吃奶水黄文已关闭评论

        

如此,被这么一搅和,估计已然打草惊蛇。

小诗成为学校教具&风流翁熄吃奶水黄文

        

线索又断了,一众人住在客栈里,一筹莫展。

        

入夜,苏瑶瑶正在思索要不要给她的便宜老爹烧个定位符,让昆仑山小队赶过来的时候,她的窗户突然被人敲开。

        

苏瑶瑶面露疑惑,起身走到窗边,打开,就见一只黑色的千纸鹤飞入她的屋中,随后屋内响起一道清润男声,“表妹,多月不见,可安好?城外峰华亭叙。”

        

苏瑶瑶站在窗边,拿着那只黑色纸鹤愣了半响,然后第二只纸鹤就飞过来了。

        

“表妹可是不想一叙?难道表妹不怕自己的身份暴露吗?”

        

虽然苏瑶瑶确实想知道她这个表哥是谁,但按照电视剧情,这种黑灯瞎火约见面的……一般都没有好下场啊。

        

苏瑶瑶把纸鹤拆开,研究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弄。她推开门出去,正看到陆诛手里拎着一盒夜宵往回走。

        

苏瑶瑶:“你过来一下,我有事找你。”

        

陆诛拿着夜宵进入苏瑶瑶的屋子,苏瑶瑶将那两只黑色纸鹤给他看了。

        

“我想给那个人传话,你会弄吗?”

        

“唔。”陆诛随意将那被苏瑶瑶拆开的黑色纸鹤折起来后放到半空中。

        

“可以说话了。”陆诛一边说话,一边拆开自己的夜宵。

        

苏瑶瑶想了想,对着纸鹤道:“你是谁?”

        

陆诛拆夜宵的动作一顿,看向苏瑶瑶的视线带上了几分疑惑。

        

“不是你的表哥?”

        

“我哪里知道是哪个表哥。”

        

黑色纸鹤飞出去后,久久没有回来。

        

城外峰华亭内,周玉衡带着面具站在那里,露在外面的半张脸扭曲至极。

        

他当然不认为苏瑶瑶是真的不认识他。

        

她只是不愿意出来见他。

        

没错,她是高高在上的第一宗门大小姐,虽为魔人之妾,也依旧傲骨难驯,但他偏偏就是要打碎她这副傲骨,让她成为他的阶下臣!

        

她不是要当苏小瑶,想要逍遥一生吗?

        

他偏要让她回到魔尊的牢笼里。

        

黑色纸鹤迟迟没有回答,苏瑶瑶也不愿意再等了。

        

正在她思考到底是过去一趟,还是不过去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扶趴在桌前的陆诛。

        

她再看一眼他吃了满桌狼藉的夜宵。

        

苏瑶瑶:……

        

吃的什么?好像是一盆酒酿圆子?

        

苏瑶瑶闻到一股极其浓郁的酒香,然后觉得这份酒酿圆子也太实诚了吧?这酒量她光闻着就感觉自己要醉了。

        

“师兄?师兄?”苏瑶瑶伸出一根手指头戳了戳陆诛的肩膀。

        

男人没有动静,像是睡死过去了一样。

        

入了秋,天气寒凉,如果放任陆诛在这里睡上一晚,估计第二天起来他不会好受。

        

苏瑶瑶使出吃奶的劲把陆诛扶起来。

        

男人沉的跟秤砣一样。

        

陆诛的屋子太远,苏瑶瑶实在是扛不动,她把他放到了自己的床铺上。

        

“咚”的一声,男人倒下去,苏瑶瑶努力吐出一口气。

        

天色昏暗,屋内只点一盏小油灯。

        

嗯?脸上怎么好像脏了?

        

苏瑶瑶伸手去擦陆诛的脸。

        

然后发现那不是脏东西,反而像是……长在眼睛下面的一双眼睛……

        

这什么恐怖鬼故事!

        

苏瑶瑶给自己洗了一把脸,又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背,确定自己是清醒且正常的后,找到一盏巨亮的琉璃灯点亮,然后终于重新转身,正准备走回床边再好好看看,就发现床铺上空空荡荡,已经没了男人踪迹。

        

苏瑶瑶已经洗了三把脸了。

        

她还是怀疑自己在做梦,直到她的门被敲响。

        

夜半三更,大家都睡了,为什么只有她的窗户和门总是被敲?

        

现在的苏瑶瑶真是受不得一点惊吓。

        

她捂住自己“砰砰”直跳的小心脏,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谁啊?”

        

门外传来一道声音,“是我。”

        

苏瑶瑶:“……你谁啊?”

        

“……周玉。”

        

是人啊。

        

苏瑶瑶上前,谨慎地推开一条缝,然后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周玉。

        

男人垂眸看她,因为戴了半边面具,所以从门缝里看过去,整个人显得诡异又阴森。

        

“表妹不必害怕,你不赴约,我就只能来这里找你了。”

        

原来这个周玉是她表哥?

        

苏瑶瑶表示不理解。

        

她现在用的这张脸分明是杜撰出来的啊!世界上根本就没有这么个人啊。难道有人的脸跟她现在用的这张一模一样吗?

        

“表妹是不是很惊讶我为什么会跟万花谷的人在一起?这还要拜你父亲所赐啊。若非他将我逐出昆仑山,又废我金丹,我又怎么会去到万花谷呢?”

        

苏瑶瑶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了。

        

男主,周玉衡。

        

周玉衡是怎么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的?

        

“你既然已经被我爹逐出昆仑山,去到哪里,跟昆仑山无关。”

        

周玉衡低笑一声,“表妹真是无情,想当初你要逃婚,我带着你逃,身受重伤不说,最后还忍痛背着你出嫁,怎么,这些事表妹都忘了?”

        

忘不了,怎么能忘呢?

        

她可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卑鄙无耻的原文男主呢。

        

先不说周玉衡是怎么认出她来的,他现在找上门来,一定没什么好事。

        

果然,见苏瑶瑶不搭腔,周玉衡伸手,五指扣入那条门缝里,“表妹,你确定我们要站在这里说话吗?”

        

确实,太显眼了。

        

苏瑶瑶眯眼,让周玉衡进来了。

        

屋子里光线昏暗,苏瑶瑶看着周玉衡上下打量她的屋子,然后摇头道:“这样的地方,真不知道金尊玉贵的第一宗门大小姐是怎么住下去的。还有,顶着这么一张平平无奇的脸,大小姐不觉得浪费吗?”

        

周玉衡满脸暧昧地伸手欲触苏瑶瑶的脸,被苏瑶瑶用手里的剑柄挡开。

        

男人低头,看向苏瑶瑶手里的长剑,低低笑了一声,然后摊开手道:“表妹不必如此警惕,我只是来跟表妹谈个生意罢了。”

        

“什么生意?”

        

烛火明灭间,周玉衡取下脸上的面具。

        

他的脸已经完全好了,看不出曾经半点伤痕。

        

“表妹,你好好考虑,明日我等你的答复。”

        

“太酸了,还给你。”

        

先别说她根本就不会什么换灵禁术,就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她怎么可能做?

        

苏瑶瑶顿了顿步子,走下楼,然后坐到陆诛对面。

        

“我有事想跟你商量。”苏瑶瑶跟着陆诛走进屋子。

        

“表妹当然也可以选择不帮忙,你应该知道,外面那些魔族之人找你都找疯了吧?只要我稍微透露一点点信息,表妹就要回去继续给那魔尊当小妾了。”

        

他的手抚摸着自己那半张脸,那张温润俊雅的面容犹如恶鬼般阴鸷。

        

陆诛盯着那糖葫芦,伸出手,拿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