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冰葡萄放在小洞里第四世/尺寸巨大整根宫交

2022年9月5日13:18:56将冰葡萄放在小洞里第四世/尺寸巨大整根宫交已关闭评论

谢云遐送鹿茸茸回了宿舍楼,在楼下等她。

将冰葡萄放在小洞里第四世/尺寸巨大整根宫交

        

小天鹅非要上楼拿冲锋衣还给他,小声嘀咕那么冷还只穿短袖,嘀咕了半天,也不知道哪儿那么多话。

        

想到念念叨叨的女孩子,他笑了下。

        

急雨里,两个女生匆匆跨上台阶,收了伞随手一甩,雨滴飞溅,抬头才看见边上站着个男生。

        

“啊,不好意思!”

        

女生急忙抱歉,抬头看见他的笑,眼里满是惊艳。

        

谢云遐瞥了眼裤脚,黑色工装裤泅了一片水渍,本来就湿了,无所谓,他眼也没抬,随口道:“没事儿。”

        

女生拿出纸巾递过去,歉意道:“真的不好意思。”

        

谢云遐没动,余光里那只手还伸着,不耐烦地抬眼,正要说话,一阵小跑声,鹿茸茸下来了。

        

鹿茸茸看见眼前的画面,呆了一下。

        

谢云遐没给她愣神的机会,直接伸手把人一拽,淡声道:“让让。”

        

女生抿了下唇,收回手没说话。

        

同伴拉拉她的手,两人往楼里走,那个女生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对同伴说了句话。

        

鹿茸茸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撞到了谢云遐怀里。

        

鼻尖是很淡微酸的柚子味,不知道是他衣服上的,还是她手里的冲锋衣上的味道。

        

好酸,明明以前闻起来没那么酸。

        

鹿茸茸埋头没看他,脑子里还是刚才的画面——

        

女生拿着纸巾,娇美的面容仰起看谢云遐,他低眼和她对视,似乎想说些什么。

        

灯光晕染,男生的面容竟有一丝温柔。

        

“发什么愣?”谢云遐松开她,声音微低。

        

鹿茸茸抿唇,摇摇头:“没有……我上楼了。”

        

谢云遐瞧她小脸冻得发白的模样,没多说,只道:“回去先洗澡。”

        

鹿茸茸点点头,转身跑了。

        

她飞快跑上楼,楼道里脚步声踢踏,经过宿舍门口能闻到繁复的香味,雨日,走廊上很潮湿。

        

她停在宿舍门口,靠着墙喘气。

        

好闷,胸口不舒服。

        

周末过后,鹿茸茸有点儿心不在焉,上课的时候还能控制,一旦下课,眼神很快就没了焦点。

        

周四下午,方若可三人在舞蹈室练舞。

        

这间小舞蹈室是为了专门教盛玥去借的,原因是大小姐不愿意和别人一起挤排练厅。

        

方若可无语:“茸茸都不介意。”

        

盛玥轻哼一声:“茸茸脾气好,我脾气不好。”

        

方若可:“……休息会儿。”

        

两人吵吵嚷嚷一阵,坐下喝了口水,忽然觉得太安静了,对视一眼,再看角落里。

        

小天鹅靠坐在镜子前,双眼无神,眉间还有忧愁。

        

方若可一推盛玥:“怎么了?”

        

盛玥压低声音:“这几天都这样。我们猜是因为她那个竹马哥哥,叫什么,谢云遐?”

        

方若可一顿,看盛玥表情,也不知道谢云遐的身份。

        

她问:“他们吵架了?”

        

盛玥摇头:“没,小呆子纠结人家是不是喜欢她。”

        

方若可:“……?”

        

她有点儿不敢相信:“呆成这样?”

        

盛玥严肃点头:“我们问了,因为她的病,从小到大方圆几里内没男生靠近。她亲哥不是在现场,就是在来的路上。就问你,你知道小呆子微信好友几个吗?”

        

方若可迟疑道:“200个?”

        

够少了吧。

        

盛玥哼笑,摇摇手指:“50个!我们猜测就家人,同学,舞蹈老师,还有她的心理医生。”

        

方若可诧异道:“她怎么长大的?”

        

盛玥叹气:“除了跳舞就是在家里。她年纪小的时候不知道处理情绪,经常出去一趟,就吓得不敢出门。”

        

方若可微怔:“好可怜……”

        

一想到小天鹅软软小小的一只,被吓哭憋红脸的模样,她的一颗心被泡得又软又涨。

        

盛玥:“懂了吧?这就是我们平时看小天鹅的心情。”

        

鹿茸茸不知道自己又被怜爱的目光包围了,这几天她总是想到夜晚雨中的那一幕。

        

一想到她不就高兴,胸口发闷。

        

甚至不想看见谢云遐。

        

这周她都没出去和他跳舞,她拜托了方若可,晚自习结束后她们会在学校人少的地方跳舞。

        

人一多,她还是不行。

        

鹿茸茸沮丧地低下头,小声说:“我真的能上台吗?”

        

方若可和盛玥一愣,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担心。

        

方若可往鹿茸茸身边一凑,轻眨了眨眼:“我之前就想了一个办法,你想不想试一试?”

        

鹿茸茸懵然道:“什么办法?”

        

方若可在她耳边悄悄说了句话。

        

鹿茸茸睁大眼,这样可以吗?

        

方若可一笑:“可以,相信我。”

        

-

        

晚上鹿茸茸没去跳舞,去了射击馆参加社团活动。

        

到了射击馆,平时总是吵嚷的训练室居然冷冷清清,只有一两个坐在角落里准备换衣服。

        

见到鹿茸茸,他们熟练地打招呼:“小天鹅妹妹。”

        

鹿茸茸轻声问:“今天人怎么这么少?”

        

一个男生一指楼上:“今天电视台来射击队采访,都去上面看热闹了。听说是因为下周国家队来选冬训队员。”

        

鹿茸茸微怔,冬训要开始了。

        

谢云遐会去吗?还有他的手……

        

鹿茸茸上楼去找陈游拿枪。

        

路上,她猜测着谢云遐会不会在,他晚上应该去老沈那里练枪,但今天采访,他会在吗?

        

二楼,训练室门敞着,灯光照出来。

        

鹿茸茸走近,听到阵阵欢笑声,悄悄往里看,人群站在一边,摄像扛着机器,中间是漂亮的体育记者。

        

郁震文正在接受采访,面对镜头,他有一丝羞赧。

        

鹿茸茸扫了一圈,没看见谢云遐,收回视线给陈游发了个条信息,很快,陈游出来了。

        

“小天鹅!”陈游冲她笑笑,“来拿枪?谢云遐就在楼上。”

        

鹿茸茸微愣:“他在学校?”

        

陈游:“诡异吧?他以前晚上从来不见人的,这周都在学校呆着练枪,老老实实。可能因为冬训?”

        

陈游惦记着采访的事,鹿茸茸独自上了楼。

        

到了三楼,显而易见地冷清下来,走廊上只亮了一盏灯,训练室门关着,透出来的光影黯淡。

        

鹿茸茸站在门前,一时没动。

        

她这几天借口和方若可学舞,没和他见面。

        

谢云遐偶尔问要不要等她下课,她都说约了舍友或方若可,他似乎没察觉不对劲,这让她松了口气。

        

鹿茸茸轻吸一口气,输入密码,进入训练室。

        

室内明亮,谢云遐穿着射击服站在地线前,挺拔的身体像一棵白杨,坚韧而富有生机。

        

“砰”的一声,一枪结束。

        

他眼梢轻垂,黑色的长睫盖住红痣,锋芒不减。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鹿茸茸都能感受到他身上和别人不一样的气质,仿佛……仿佛他在赛场上。

        

她看了眼屏幕,这是第三组,还不到60发。

        

刚收回视线,他忽然偏头看过来,视线里还有未尽的战意,专注的对象从靶心换成了她。

        

“来拿枪?”他嗓音微哑,一瞬不瞬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