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尺之间by春日负暄/疯狂粗喘进出出轨

2022年9月5日09:57:12咫尺之间by春日负暄/疯狂粗喘进出出轨已关闭评论

    

周千里站在当初被炸过的巨坑旁,周围布满一支军队,他们花了时间重新将炸塌的巨坑全部挖开,露出地下曾经的白蚁洞窝,穴/内角落还残存的硕大白蚁尸体上覆盖着厚厚一层泥土。

咫尺之间by春日负暄/疯狂粗喘进出出轨

        

等到临时长梯在巨坑内搭建好之后,周千里背着包爬下去,他沿途给找到的白蚁尸体拍照记录,从背包中拿出培养皿,戴好手套,随后沿着白蚁头盖缝撬开,剪取白蚁一块皮肉,放进培养皿中。

        

做完这些,他才开始仔细检查翻看异变白蚁尸体,没有看出什么问题,异变对这只白蚁而言,似乎只是体型巨大化了。

        

具体细胞的变化,还要等回去做检测。

        

周千里一路往里走,周围昏暗地方已经全部点上了灯,每隔一千米便站着两名守卫军。他一路翻看白蚁尸体,直到走近白蚁所在位置。

        

蚁后的尸体早已经被炸得粉碎,他看不到什么。

        

周千里弯腰焦躁地来回寻找,试图找出点蚁后的碎片。

        

“当时情况紧急,为避免白蚁群出来伤人,所以选择了炸埋。”青年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周千里回头看去,见到叶长明和严胜变。

        

他点头表示理解:“我知道,你已经录了很多关于蚁后的视频资料,当时那么多异变白蚁,炸埋是最好的手段。”

        

周千里眉还皱着:“一路走来,那些白蚁尸体的变化都大同小异,看起来异变极有可能是一起发生的。” 

        

“异变植物有群体性异变,动物会不会也有?”严胜变问道。

        

他穿着一身白大褂,但早已不复整洁,衣角皱起,胸襟处还有几滴咖啡污渍,这些天得到的消息,让严胜变没太合眼。

        

“我第一次见到。”周千里眼下也是一片青黑,缓缓猜测,“白蚁向来成群结队,体型又小,或许因为遇上某种情况,才同时异变。”

        

“周院长,这次异变白蚁的事就要拜托你了。”严胜变认真道,“异变41年,任何细微变化都足够颠覆世界。”

        

“分内之事。”周千里挺直脊背道,即便两人是同龄人,但他对上严胜变总多几分敬意,不光是因为严胜变尊重他。

        

周千里光脑震动,他低头看到通讯人,快速点开,对面通讯画面出现了第九农学基地主任的脸。

        

“院长,东区白墙内有一只羊异变了。”

        

周千里才刚松开的眉心又紧紧挤成了一个“川”字:“有没有跑出来伤人?”

        

“呃……”主任一顿,随后声音低了一点,“倒是无人伤亡。”

        

原本饲城就在调查异变白蚁的事,对动物异变格外敏感,听见对面主任第一句话时,镜头外的严胜变便朝周千里那边看去。

        

周千里也听出了主任的言外之意:“还发生了什么?”

        

“有个养殖专业的大二学生带着三个新生从白墙一个隐蔽的破洞中钻了进去,亲眼见到了白羊异变。”主任眼神飘了一下,“您那只异变白羊被学生用枪打死。”

        

周千里先是震惊自己不知道白墙有洞,又恼火学生乱跑,最后听到主任的话,有点明白过来:“那个学生是哪家的?”

        

能弄到枪的学生,要么家中有人在守卫军中地位不低,要么家里有人是研究员,否则弄不到枪。第九农学基地种植技术低劣,本来就没几尊这样的大佛,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周千里脑子一转,再加上“养殖专业”、“大二”的限定词,他几乎立刻明白那个有枪的学生是谁。

        

果不其然主任回道:“……是危丽。”

        

不远处的叶长明突然转脸看了过来。

        

“另外三个学生是谁?”周千里又问,危丽这个学生荒唐惯了,他丝毫不惊讶,只是不知道另外几个学生什么来头。

        

“园艺b班佟同,农学c班何月生。”主任顿了顿又道,“还有农学c班的赵离浓,她有研究员家庭背景,外公是赵贤。”

        

这个名字对严胜变和周千里而言,不算太熟悉,但也不陌生,听说过。

        

严胜变记忆力更好:“我记得赵贤女儿赵风禾,当年她缺席了那场研究员入选考试。”

        

他就是从那场研究员入选考试中脱颖而出,得到了中央农学研究员的名额。

        

那场考试,赵风禾的位置就在严胜变前面,她是三百考生中唯一缺席的一个。

        

“确认只有一头羊异变?异变白羊有没有什么异常?”受异变白蚁群影响,周千里问道。

        

“只有一头。”主任犹豫片刻,“白羊异变算不算异常。”

        

“既然无人伤亡,异变白羊也被杀了,此事不用再追究。”周千里道,“我暂时不回第九农学基地,你负责去东区白墙排查一遍,另外将洞封上,别让学生再进去。”

        

主任立刻答应下来。

        

周千里挂掉通讯,他知道危丽是叶长明的表妹,下意识朝叶长明看去,见他垂眼沉默立在严胜变身边,似乎没有过问危丽的迹象。

        

最后周千里没说什么,转身继续去研究白蚁了。

        

……

        

赵离浓坐在椅子上出神,东区白墙内发生的事,一遍又一遍在她脑中回放。

        

不可避免地,赵离浓想起另一只异变节肢昆虫——危丽发来视频中的那只异变蚁后。

        

可惜没看完。

        

赵离浓指间转着黑色水性笔,她想观察大量异变植物,想观察异变动物,但基地内只有随机暴起的异变动植物。

        

将来有机会去基地之外就好了,但还得请守卫队。

        

赵离浓想当上研究员的欲望更强烈了。

        

为了排除杂念,她打开光脑文档想整合自己学过的资料。

        

大概是今天碰到了异变动物,又想起异变白蚁。

        

赵离浓按下键盘,打下一页关于农作物害虫的大纲。

        

一共涉及地下害虫、水稻、小麦、禾谷类杂粮、薯类、油料、烟草、药用植物等十种害虫大类。

        

如果有人见到这份大纲,一定会惊讶于这份大纲几乎包含了所有基地的害虫类别。

        

这份资料实际是赵离浓在原来世界学过的《农业昆虫学》,她向来成绩好,每一门功课都学得极好,这门也不例外。甚至跟着导师,差不多将所有书上写过的昆虫都见了一遍。

        

课本+实践,每样她都完成的极好。

        

赵离浓知道的资料太全,写出来暂时不能发出去,她也没急着写完,写完大纲,发了会呆,又忽然关上了光脑。

        

到底沉不下心。

        

赵离浓干脆拉开抽屉,拿出《异变植物观察日记》,先写一页自己了解及猜测的异变白蚁。

        

【异变白蚁:等翅目昆虫。】

        

白蚁取食活的植物体和干枯的植物、真菌等,又根据筑巢地点分土栖性、木栖性和土木两栖性。

        

土栖性即以土筑巢,木栖性白蚁以木筑巢。而土木栖性白蚁即可在木中,也能在地下或地面筑巢,这类白蚁主要危害建筑物。

        

赵离浓没有亲眼见到白蚁巢穴,只能通过那一小段视频分析,她回忆过后,提笔在后面写道:

        

【可能为土栖性白蚁群,蚁后体色较深,有发达复眼,中胸、后胸残存翅鳞,腹部……】

        

赵离浓笔尖一顿,突然想起她在视频中没有见到蚁王。

        

白蚁是多型社会性昆虫,蚁后蚁王交/配产生卵,卵又形成若虫,到了若虫就开始分化不同的白蚁,如工蚁、兵蚁、补充生殖蚁、有翅生殖蚁若虫。

        

最后的有翅生殖蚁若虫,又可分化成有翅生殖蚁和脱翅生殖蚁,蚁后便是脱翅生殖蚁繁殖出来的个体。

        

赵离浓放下笔,终于记起她在蚁后腹部并没有见到卵,只有一堆枯枝。

        

她不是昆虫学家,学习昆虫学是为了更好的种植农作物,所以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蚁后有巨大的卵巢,里面的卵非常多,通过不断蠕动产出蚁卵,一天可产数千到一万的卵。

        

赵离浓拧眉反应过来后,觉得那个洞穴哪里都不对劲,白蚁太少了,地上的若虫也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