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湿润的胯下&家里没人将姐姐要了作文

2022年9月5日09:27:30寡妇湿润的胯下&家里没人将姐姐要了作文已关闭评论

     

郑裕霖眨了眨眼睛,低头看看手机里的视频,又再抬头看向段扩的背影,转头惊讶地对郑沅欣说:“可以,牛人就在我身边!”

寡妇湿润的胯下&家里没人将姐姐要了作文

        

郑沅欣把胳膊架在郑裕霖的肩膀上,得意一笑说:“我没说错吧,这绝对是个好消息!刚才说好的,你要帮我做一件事情。”

        

郑裕霖此时却忙着拿起自己的手机,点开视频软件,看了一眼郑沅欣手机里的账号名称,在搜索框里输入搜索,二话不说就点了关注。

        

“不帮,我又没答应过。”郑沅欣一边点开第一个视频,一边说。

        

“哼,要不是我告诉你,就你这种八百年不看新闻,不看电视的人,能这么早发现吗?”

        

郑裕霖刷完了第一个视频又接着刷下一个视频,听见她这么说,皱眉思考了一会儿,点头说:“你说的也对。”

        

“说吧,你要我帮你做什么事?”郑裕霖按下暂停键,熄灭屏幕后将手机揣到兜里。

        

郑沅欣摸着下巴说:“让我想想。”抬头却看见高她一个头的郑裕霖乖乖站在自己面前,耐心地等着她说话。

        

“先放着,想到了再告诉你。”

        

郑裕霖等了老半天只等来这么一句,忍不住吐槽说:“你还跟我玩这套,你以为你是赵敏吗?”

        

“别给你自己脸上贴金,我是赵敏?你还想当张无忌啊?” 

        

此时的段扩却因为迟迟没有听到身后的动静,所以停下来转身看向郑裕霖姐弟俩。

        

他低头看去,只知道姐弟俩似乎在商量什么事情,便没再往前走,也没往回走,静静地等着两人说完话。

        

他估摸着两人说完话还要一会儿,便向四周看去。

        

站在有一定高度的栈道上,刚好可以俯瞰整个村庄,浓雾渐渐散去,行人也逐渐多了起来,游客和居民一样多。

        

忽然,右前方停车场里停的几辆汽车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不是因为站在汽车前六个打扮得光鲜亮丽的人太惹眼,而是因为架在他们面前的摄影机和一堆工作人员太特别,会带这么多摄影设备的除了录视频还能有什么?

        

但是这是直播团队还是综艺团队?段扩没看过这个节目,正在心里暗自疑惑。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几个游客的声音。

        

“这不是最近挺火的旅行综艺吗?他们竟然到这里来了?”

        

“是呀,这是在拍第几期?”

        

原来是一个综艺节目,段扩听着身后的声音,不由得向站在摄影机面前的人多看了几眼。

        

六个人三男三女,年纪看着都差不多,大概在二十几岁到三十岁出头。

        

“哥哥,他们都长得好好看啊,他们是谁?”段西西也在看那六个出镜的明星,满脸好奇地问。

        

“他们都是最近一档很火的综艺节目里的嘉宾。”郑沅欣和郑裕霖一前一后跑去找段扩,她刚到段扩的位置那里,便听见段西西这么问,因此赶紧回答说。

        

“你看,从左到右我依次给你介绍介绍。”郑沅欣蹲在段西西跟前,正准备给段西西科普她近期最爱的综艺节目。

        

却听见段西西问:“姐姐,什么是综艺节目?”

        

“额,就是,”郑沅欣被这么一打岔,脑袋瞬间打了结。

        

“西西喜欢看电视吗?他们这是在录电视节目。”郑裕霖似笑非笑地看了郑沅欣一眼,然后才转头对段西西说。

        

段西西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忽然笑着说:“那我懂了,姐姐你接着跟我说。”

        

郑沅欣松了一口气,揽着段西西的肩膀说:“最右边的是年纪最大的姐姐,名字就先不跟你说了,总之这一个团队都听她的,右边第二个呢,是年纪最小的女生,很可爱,第三个就是怎么说呢,人挺高傲的,不太合群,不过我喜欢她这种酷酷的性格,后面的三个男生没什么记忆点,一个拉苦力,一个挺迷糊,一个不管事。”

        

郑沅欣说起这个综艺节目就来了兴致,她继续说:“这节目一开播就很火,一堆好看的小哥哥小姐姐一起去旅行,每期节目都很有看点,虽然也有点小摩擦,但一下就能解决了,总的来说,还是挺温馨的。”

        

“我非常喜欢看哦,在我心里,它可是下饭综艺top1。”郑沅欣滔滔不绝地讲了一大堆,段西西一开始还听得懂,后面就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了。

        

但为了不扫她的兴,段西西乖乖听着没插嘴。

        

郑裕霖和段扩顺便旁听了全程,周围很快有认出那个节目的游客,少部分人尝试着凑上去看看,但都被导演团队的工作人员制止。

        

郑沅欣没想上去看,但她却蹲在地上赖着不走。

        

郑裕霖催促说:“别看了,我们还要去看景点,徒步旅行的话起码要走七八个小时,现在出发刚刚好。”

        

郑沅欣却说:“让我再看看,让我猜一猜他们这是在拍第几期,上次我看到了第六期,这次是第八期吗?”

        

“确定不走?”

        

“再等等嘛。”

        

郑裕霖了解郑沅欣的性格,因此他特地蹲下来,观察了那六个人一会儿,然后转头问她说:“第六期内容是什么?”

        

“我想想,他们好像去沙漠旅游了,还一起筹办了篝火晚会,那期我看得挺开心的。”

        

郑裕霖又问:“那他们每个人的关系好吗?”

        

“当然好啦!”郑沅欣下意识肯定说,可转念一想又说:“小争吵肯定也有,不过都不过夜,我就是来看个旅游综艺放松的,要是他们不停吵架那我还看什么?”

        

郑裕霖却笑了一声,他指了指第三个女生和第一个女生,说:“你没看出她们两个应该是吵架了吗?还有最左边的那个男生,明显就不太愿意来参加这次节目。”

        

“啊?不会吧!”郑沅欣的表情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你可别吓我。”

        

可惜她嘴上是这么说,心里却渐渐认同了郑裕霖的说法,他指出来的那几个人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好气,早知道我就不看了,剩下一期我还怎么看得下去?”郑沅欣叹了一口气,捧着脸颇为苦恼。

        

段西西虽然听不太懂郑沅欣和郑裕霖在说什么,但还是安慰郑沅欣说:“姐姐不要伤心,我们去看山谷吧!”

        

在郑沅欣转头看过来时,她兴奋地指着栈道通向的山谷。

        

郑沅欣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陡峭的山峰正沐浴在白色的云海里,缓慢行走的游客小得跟蚂蚁一样。

        

郑沅欣只觉得心口里的郁气一下子消失不见,果然美景使人心胸开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