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整个没入深入低喘&和前夫做(H)

2022年9月5日08:58:28坐下整个没入深入低喘&和前夫做(H)已关闭评论

  

“怎么了?笑成这样。”

坐下整个没入深入低喘&和前夫做(H)

        

陈骁从背后环住楠楠的腰, 轻声问道。

        

她昨晚着急出门,穿的是运动鞋, 所以得劳烦陈骁稍微弯一些腰, 这个来自背后的拥抱才能完全契合。

        

路楠直接把聊天界面往上转了转,侧头说:“是仇哥,他担心我们闹矛盾, 还特意问我。”

        

她斜眼睨了陈骁一眼:所以你在仇哥心里到底是怎样敏感偏执的定义啊。

        

“唔,和仇哥分别的时候我还没到中二期,可能他对我的印象还停留在那时候吧。”陈骁毫不在意地睁着眼睛说瞎话, 在路楠转头的瞬间抢到了一个脸颊的亲亲,然后摆出一本正经的模样看向手机屏幕:“其实我应该谢谢仇哥吧, 你觉得呢?”

        

【谢什么谢……】

        

被他那双带笑的桃花眼盯着, 路楠的脸有些发热。

        

“你耳朵红了。”陈骁轻笑, “想什么呢?我是说,你能够对我袒露心扉,我应该感谢仇哥对吧?”

        

【明明是你故意说让人想歪的话。】

        

路楠整一个大无语, 这个陈骁,经过一晚上, 仿佛茶功精进不少。

        

虽然昨晚没有开车, 但也称得上是跑了一趟高速。

        

当时,吻到情浓,陈骁罕见地强势扣住路楠的手指,他们的双手十指交扣,在暗香浮动、灯影摇曳的沙发上, 她渐渐向后仰起头。

        

陈骁用嘴一寸一寸地巡视领地, 就像是草原上的王, 分寸必争。

        

从嫣红水润的菱唇开始, 到脸颊、到下颌、到颈间……这一片如白雪一般的细腻光洁所在,全部都是他要巡视探索的地方。

        

路楠宽松版毛衣的v领被拉到一边,露出整个小巧莹白的肩膀。

        

陈骁以迷恋而膜拜的心态,从她的嘴角到锁骨以及再往下的起伏,一度到盘山公路的分界线,如果不是陈骁的手机响起,恐怕从锁骨往下连绵起伏的两座巍巍颤颤的雪山也要有‘客’亲临拜访了。

        

“明天你还要开赛车给我看,今晚要好好休息。”陈骁从路楠的锁骨处抬头,语意中带着未尽的缠绵之意,却又相当克制地吻别白雪之原。

        

开成人真车和开赛车哪个更重要?路楠从陈骁墨黑的瞳仁中看到神情迷茫的自己。

        

虽然心理年龄是个姐姐,但是吃素多年,骤然遇见一碗香肉,馋也是真的馋。

        

“乖。”陈骁捧着她的脸,抚摸着她密而长翘的睫毛,“乖……”

        

说不清楚到底是遗憾多还是感动多,路楠软绵绵地去洗漱回另一间卧房休息了。本以为会睡不着的,没想到却一夜好眠。

        

此刻陈骁在她耳边说话,昨晚差点燎原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路楠用手背贴了贴脸颊降温:“行了,我送你去机场吧。”

        

陈骁顺势再啄了一下她的耳垂:“好。”

        

从前的路楠基本不给陈骁送机,陈骁也从不提这个要求。

        

因为在他们看来,往返花费两个小时在这件无意义的事情上是很离谱的。

        

但是现在他们都想试试,都想改变一下相处的方式。

        

年轻人的恋爱么,偶尔还是要做一做浪费时间的傻事。

        

他们打车去了机场,在出租车的后排紧握双手,到了出发大厅,没有助理、没有秘书、没有下属,他们如所有的年轻小情侣一样,拥抱着喃喃低语,最后是依依惜别。

        

……

        

沈希音完全不知道,因为她的‘情难自禁’造成了后续这一系列的事情,她在期待仇超群早日回京的同时,首要面对的,是一月之期结束后的分组。

        

路楠早就说过,这批新人入职之后也要轮岗,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项菲菲、骆俊杰等人可以选择他们中意的副手和组员。

        

理所当然地,项菲菲还是保留了沈希音。

        

她倒也不完全是为了盯梢这个关系户。

        

单从个人素质来说,沈希音的条件还是不错的,本科毕业、英语不错、外形周正、胆子也大——不然也不会够格上《勇往职前》这档节目。

        

路楠很看好项菲菲,她愿意给这位勇气与能力都很优秀的下属挑人、用人的机会,所以只在看完人员分组之后,拍了拍菲菲的肩膀:“好好干,可以准备挑人和你去泰国出差验收和谐酒主题酒吧以及其他酒吧的销售情况了。”

        

项菲菲斗志昂扬地领命。

        

得知分组安排的新人们则是神色各异。

        

从现实情况来说,项菲主管这个组,是大多数人都想去的,因为她对接的经销商是泰国华侨首富,有钱!

        

可市沈希音的消息要更灵通一些,她听说了,仇超群现在在米国,有堂哥继父的帮助,已经成功谈下两家经销商,所以如能对接米国,不仅可以抢到全新的业绩,还可以有更多和仇超群接触的机会。

        

于公于私,她都不想放弃这样的机会。

        

面对已经下发的分组通知,沈希音一度想要给堂哥打电话。

        

但是她很快恢复理智:不行,堂哥回到总部之后一直铁面无私,我去找他,说不定还会消耗本就剩下不多的情分。还不如直接去找路楠,她是知道我身份的人,也许会多考虑一点我的意愿呢?

        

她找了时间,约路楠周末傍晚一起吃饭。

        

路楠接到短信的时候就挑了挑眉:小姑娘,你在想p吃?

        

咱们路总十分坦诚地告诉陈骁:“你堂妹来京市一个月,绝大部分时间表现都还不错,就是最近那股优越感又冒出来了,提前通知你,我要调/教手下人了。”

        

陈骁毫不在意地说:“这样会不会耽误你的工作?如果你不想费神的话,不如冷处理,别去赴约了。让仇哥回国之后自己解决吧。”

        

听完这句话,路楠心中十分满意:这小伙子,帮对于帮理帮亲还是分得很清楚的嘛。

        

“不论是帮理还是帮亲,我都应该帮你。”陈骁认真地纠正。

        

【啊犯规,但是我很吃这一套。】

        

路楠失笑:“不耽误,就当是换换脑子。总是打大boss,偶尔换小怪也挺好的。”

        

陈骁以‘你开心就好’为原则:“那你就放心调/教,我替公司感谢你。”

        

于是,这一顿饭,沈希音被碾压了个彻底。

        

路楠迟到了七八分钟,坐下之后并不很诚恳地说堵车。在面对沈希音期间,她的手机一直是不停歇的状态——这真不是装的,平时她谈事情都开静音才行。

        

现在面对下属的下属么——完全没必要。

        

沈希音在路楠一声声“抱歉,接个电话。”与一句句利落果断地工作安排、应酬往来中,忘记了自己请路楠吃这顿饭的初衷。

        

这样的路楠,和两年前在糖酒春交会上看到的青涩模样完全不同。

        

人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沈希音发现,现在的路楠,是锋芒毕露的路楠,是——和其他品牌部总经理一样职位的,路总经理。

        

而她沈希音,只是普通业务而已。

        

半个多小时后,路楠招手叫来服务员结账:“陈总之前对我颇为照顾,我也会投桃报李,他说你来京市是希望成为出色的业务,我帮你,是看在陈总的面子上,希望你不要辜负了陈总和我对你的期望。我大概知道你的意思了,但是仇总那边是新客户,你现在没有独立对接的资历与能力,小姑娘,放眼当下、脚踏实地才可爱,知道么?这顿我请了,本来想送你的,但是客户有约。明天见。”

        

路楠对沈希音完全公事公办的态度就足够令沈希音明白,陈骁堂妹这个身份,在路楠这里完全没有用。自从她父亲做错事之后,沈希音也算是知进退了,摸清楚路楠对自己的态度,她在海外市场部又变得如刚来之时那样老实起来。

        

路楠要忙的事情那么多,才不会关注部门中一个业务的心情如何,她对项菲菲说:“既然这批人分给你,怎么教、怎么带、怎么奖、怎么罚都是你的责任,你就放心大胆地去做,只要符合公司规定,没有人敢挑你刺;如果是公司章程中尚未有明确规定的,那就看着办,我给你兜底。”

        

得到路楠这句话,项菲菲彻底放心。

        

宿舍中,江晓云有些吃惊地问:“那个沈希音毕竟是皇亲国戚,你最近对她这么严厉,会不会不太好哦?”

        

项菲菲笑着摇头:“我这是觉得她有潜力,才给她加担子的,我们组里的人都很羡慕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