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你的小馒头/邻居肥厚的肉蚌

2022年9月5日07:45:06想吃你的小馒头/邻居肥厚的肉蚌已关闭评论

沈月瑶见过狗的男人,没见过这么狗的男人。

想吃你的小馒头/邻居肥厚的肉蚌

        

哪有哄一半突然间住手了?

        

她矜持一下怎么了?

        

鹤云行一定是在报复她上次故意脱衬衫钓他。

        

沈月瑶软绵绵趴在床上,脸颊桃红,红唇瑰泽,被亲的娇艳欲滴,眸光里还染着意乱情迷后遗症:“狗男人,冤冤相报何时了。”

        

鹤云行薄唇微勾:“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鹤太太。”

        

……

        

现在才是年初七,距离情人节还有一周的时间,沈月瑶有一条定制的手帕,在收到后决定在上面绣一只兔子,只不过,从来没做过什么针线活的,在尝试失败后,只能跑去请教自己母亲。

        

徐扶熙穿着复古玫瑰黑色旗袍,乌发半挽,一如既往的貌美绝色,她手里拿了一些自己做的曲奇饼干,到老宅后,就看到杨澜在教沈月瑶绣兔子。

        

“一只这么简单的兔子你都扎自己手指多少次了,我说我来你又不让。”

        

沈月瑶含着手指头,垂头丧气:“我要送给我老公的,肯定得我自己来。” 

        

“缠个创可贴再继续吧,不然你老公回来要心疼了。”徐扶熙笑着打趣。

        

沈月瑶耳根微微泛着红,忙转移话题:“扶熙,你不给我小叔准备礼物吗?”

        

“你小叔情人节要出差,都不跟我过节,我给他准备礼物做什么。”徐扶熙从包里就拿出鸭子创可贴,给她贴起来。

        

“小叔大胆,情人节出差。”不过,按照小叔的性子,情人节肯定不会什么都不表示的。

        

徐扶熙笑了笑:“老夫老妻了,不过情人节也没什么。”

        

杨澜表示:“也就你们小年轻喜欢过情人节。”

        

沈月瑶毫不留情面地拆穿自己母亲:“也不知道是谁去年收到老公送一束花,当贡品一样贡着……”

        

“你这孩子不会说话就别说!”

        

沈月瑶缩了缩脑袋:“我还是继续绣我的兔子,待会你老公下来教训我了,我老公不在,没人护着我。”

        

杨澜:“……”

        

身为母亲,她是哭笑不得,但也是欣慰自家女儿跟鹤云行这桩姻缘从一开始就没有错。

        

沈月瑶一旦动了心,动了情,就容易露馅,包括之前发脾气跑回来,少女心事,全写在脸上了。

        

徐扶熙把曲奇饼干拿出来,又泡了一壶解腻的花茶。

        

杨澜把教的都教了,她跟徐扶熙聊了会儿天,就上楼午睡去了,只剩下徐扶熙陪着她消磨时间。

        

徐扶熙是会绣些小玩意的,手够巧,倒也是能指点一二:“时间很充足,你可以慢慢来。”

        

不过,沈月瑶消磨了一下子的时间,连一只兔耳朵都没能绣出来,反而手被扎了好多下,人都要麻了。

        

门外停了一辆小车,沈听澜从里面下来,西装革履的男人成熟英俊,三十好几的男人,身上有一股沉稳魄力。

        

“小叔,你来接扶熙回家了?”沈月瑶先看到的自家小叔。

        

沈听澜微微颔首,目光落向一点多出门,都快到了晚饭时间还不回家的女人,就连自家宝贝儿子和女儿都在说妈妈在生爸爸的气,所以不肯回家。

        

徐扶熙抿了抿唇:“谁要他接。”

        

沈听澜拿出一束桔梗花,嗓音低沉含笑:“沈太太,先回家,嗯?”

        

沈月瑶望着两人牵着手从老宅里离开的背影,徐扶熙二十岁的时候就跟了她小叔,如今,七年了,两人的感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沈月瑶以前会羡慕,现在已经完全不会了,因为她也有一个爱她的老公了。

        

感慨完,她继续笨拙地在手帕上绣着小兔子,绣着绣着,两眼耷拉,在沙发上睡着了。

        

一觉睡到了吃晚饭,过个年,一桌子丰盛的菜,她已经吃腻了,所以晚饭没怎么吃。

        

而且,她母亲一直惦记着生孩子的事,天天让她养生备孕,还打算把熟悉的阿姨去香港照顾她的饮食起居。

        

现在服务受不了了,以后怎么受得了?

        

鹤云行没有她的烦恼,只是让不要抽烟喝酒。

        

晚饭后,沈月瑶陪着杨澜招呼登门拜访的客人。

        

大概九点,才结束。

        

[鹤云行,你什么时候回来?]

        

[想我了?]

        

[没呢,你回来的时候给我带一份蒜香和麻辣味的小龙虾,我还想吃紫微阁的烧烤,还要一杯茶雪的奶茶]

        

[妈不是不让你吃这些……]

        

[我不管,你今晚不带回来你睡地板去吧你。]

        

鹤云行今早倒是回的早些了,十点左右就回来了。

        

杨澜和沈盛元已经回房休息。

        

沈月瑶下午睡足了眼,又馋吃的,在床上拿着一本漫画书边看边等他回来了。

        

听到楼下有车声,沈月瑶踩着拖鞋就下楼了。

        

鹤云行手里拿着她想吃的小龙虾,奶茶。

        

沈月瑶笑容满面地迎上去:“老公,你回来了啊,爱死你了……”

        

“毕竟不给鹤太太买小龙虾就要睡地板。”

        

沈月瑶踮起脚在他脸上猛亲几口:“奖励,够没?”

        

鹤太太亲的特别敷衍,鹤云行抬起手指,指了指嘴巴:“鹤太太,认真发奖励。”

        

“你太高了,你头低点。”

        

鹤云行配合地低下头。

        

清冷月光下,沈月瑶拽着男人的衣领,亲在男人薄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