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浪货咬的真紧/老板加班要了我

2022年9月5日06:22:46H浪货咬的真紧/老板加班要了我已关闭评论

    

一个人在外拼搏良久,陆小贱很是有几分胆气,

H浪货咬的真紧/老板加班要了我

        

直播暂停的这段时间里,愣是被他摸索出了这个红色树心的新功能,

        

今天这场直播,他便准备借着这个新能力,打出自己的名气,

        

给自己挂上真正的大师称号,到时候随便来个人请他出手,不得挣个10万8万的,

        

到时候就可以过上躺平的生活,想起来就美滋滋。

        

“大家可以看到,很遗憾,这里没有什么水井一类的,这个小院非常小,除了边上的这个自来水龙头,满地都是烂叶子,别的啥也没有了。”

        

陆小贱围着小院走了一圈,脚踩在树叶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陆小贱拧了一下水龙头,刺啦,一股黄水落了下来,

        

然后就是噗噗的喷气声,应该是已经停水了。

        

房子的问题一直没解决,房东估计也已经放弃了,连水都停了。

        

“这里应该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咱们换个地方。” 

        

拧上水龙头,陆小贱转到右手边的房间门前,

        

对直播间的观众说道:咱们现在从右边的房间开始探索,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主播好大胆子,要我自己可不敢搞,明知道没有鬼,我也不敢自己走夜路…”

        

“建议主播下次找个人一起,单人太害怕了。”

        

直播间里又刷出来一波弹幕。

        

就在陆小贱转身瞬间,水龙头里忽然冒出一股诡异的血色轻烟,

        

手心的红色木挂坠忽然变得热起来,陆小贱立刻神情紧张,

        

双眼紧紧盯着前方的房间,看来,这里的鬼应该就在这个房间里了,

        

嘿,看来我陆小贱扬名的时候到了!

        

“各位老铁不要眨眼,小戝有预感,这个房间里必然有问题。”

        

陆小贱一手握着吊坠,一手去推门,还不忘和直播间里的网友互动。

        

树心温热的感觉并不重,说明这个鬼比他之前碰到的都要弱一丝,这是他有了前几次遇鬼经历之后总结出来的经验。

        

吱呀

        

年久失修的荷叶发出异响,陆小贱推开门,灯光随之照射进去,

        

刺啦

        

一个黑影从角落里猛然跑出,唰地一下从陆小贱脚下穿过,

        

“卧槽!”

        

陆小贱吓得一跳而起,头上的手机跟着剧烈晃动起来,

        

直播间里顿时一阵喧哗,看直播的网友都被这黑影吓了一跳。

        

“吓我一跳,原来是只老鼠。”

        

直播间的网友可能看不清楚,路小贱在现场却看得清晰,刚刚是一只硕大的老鼠跑了过去。

        

抹去手心因为紧张而渗出的汗水,陆小贱打起精神,继续向内走去。

        

这是一间的简陋的卧室,

        

入目是一张对着门的小床,床上还铺着蓝色格格的褥子,

        

墙壁上贴着明星海报,墙角一只老旧的木箱子。

        

床头边上是一张木桌,上面空无一物。

        

陆小贱走了进去,找到灯的开关

        

啪嗒,应该是已经断电了,打开开关灯也没有亮。

        

陆小贱在室内走了一圈,房间里的一切清晰的展现在直播间观众的面前。

        

“这也不恐怖呀,主播名不符实…”

        

“你以为真有鬼呀,就当带大家夜游而已。”

        

“主播别理他们,把那个箱子打开看看,说不定里边儿有个人头呢,够下饭了…”

        

陆小贱围着房间转了一圈,仔细观察各处的迹象,

        

整个房间显得非常干净整洁,没有打斗的迹象,怪不得警察无功而返,一点痕迹也找不到,

        

陆小贱眉头微蹙,这里越正常他越觉得不正常,宝贝的提醒是不会有问题的,那鬼到底在哪里呢。

        

各处查看完之后,陆小健来到了墙角的箱子前。

        

手心的温热没有变重,反而变轻了。

        

“难道不在这个屋子里?”

        

陆小贱心下疑惑,漫不经心的打开了眼前的箱子——他已经知道鬼不在这里自然就没有那么警惕,打开箱子也没什么心理准备,

        

忽然,就在他打开箱子的一瞬间,一个人头猛的弹了出来。

        

“淦!”

        

陆小贱吓得猛的一个后退,差点摔倒在地。

        

直播间的众人更是被吓得哇哇乱叫,弹幕不断。

        

“我滴妈,吓死爹了!”

        

“主播快跑!”

        

“老娘正在喝奶茶,珍珠都从鼻孔里出来了…”

        

“我屮,果然惊喜,就是这个,下饭,emmm”

        

“哇咔咔,主播不是号称大师嘛,怎么也吓摔了…”

        

……

        

人头弹出来之后便不再动弹,陆小贱稳定了心神,赶紧抬头向箱子方向看去,

        

待看清楚后,脸立刻黑了,整个直播间安静了那么几秒钟,随后便一改恐怖的氛围,欢声笑语一片。

        

原来那竟然是一个充气娃娃,不知是谁这么恶趣味,把它充满气之后,关在箱子里,在陆小贱打开的一瞬间,那个娃娃一下子就弹了出来。

        

“我屮,会玩儿!”

        

“这是不是被封的那个大擦球球现场?”

        

“我去,这不比看吃桃桃强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