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极度乱人伦的小说/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作文

2022年9月3日08:56:30农村极度乱人伦的小说/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作文已关闭评论

    

“都退后!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他!”

农村极度乱人伦的小说/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作文

        

君凌云不愧战神之名,实在是太快了!如果硬杀出去,旁人还好说,他们恐怕无法在君凌云手中安然脱身。

        

“苏合!”

        

狼女却在一旁轻声警告影卫。

        

虽然碍于君凌云在场,没有挑明,可影卫哪里能听不懂,她这一声里的意思,是让他不要真的伤了白枭。

        

虽然影卫现在,把白枭认作了狼女族人的身份。可狼女对白枭实在太过关切,似根利刺,扎在影卫的心头。

        

都自身难保了,小主还不忘护着这个白枭!

        

君凌云同样看了眼白枭,被绑了手脚,还被点了穴。

        

狼女二人,对白枭的重视程度,倒是十分符合白枭的身份。

        

“朕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放了白枭,你们束手就擒,朕可以暂且饶你们死罪!第二,将性命留下!”

        

他倒要看看,这狼女对白枭,是真的在意,还是假的利用。 

        

影卫冷笑一声,他难道是吓大的不成?

        

君凌云既然亲自追来,定是十分看重他这个贴身侍卫。如此,便好办了。

        

“云霄皇帝,我也给你两个选择,第一,开城门,放我们离开,我保证暂且不伤他性命。第二,我先杀了他,再与你们决一生死。”

        

他顺着君凌云的话反击回去。君凌云冷笑一声:

        

“很好,动手!”

        

跟来的暗三,心下一惊,看了眼君凌云,真的要动手?会不会下一刻,白枭就没了性命?

        

可想到他们的命,本就是主子的。暗三一咬牙,便攻了过去,其他暗卫紧随而上。

        

“果然是嗜血阎罗,没有人情!”

        

狼女见君凌云,竟一点儿也不顾及白枭的性命,心中怒火翻腾,转头对白枭道:

        

“你看到了吧,他从头到尾,只是利用你而已,根本就不在乎你的生死!你却还要对他愚忠!”

        

即便已经如此,狼女也不敢在君凌云面前,轻易暴露白枭的真实身份。

        

万一,君凌云并不知到他的真实身份,她若说出来,岂不是害了牧仁哥哥。

        

白枭却不为所动。他的命,本来就是主子救的。

        

主子若真想要他的命,他可以自己奉上,都不劳烦主子动手来取。

        

只可惜他现在说不了话,无法驳斥狼女。

        

影卫拿白枭当挡箭牌,侍卫们打得畏手畏脚,狼女看得心惊胆战。

        

只可惜这大冬天的,她即便是有骨笛在手,也没多少蛇虫鼠蚁供她驱使。

        

好在,城门的守卫都来围攻他们,倒是让接应他们的人,有机会进了京。一时双方混战。

        

君凌云就在一旁看着,似巍然不动。实则,一直在观察狼女的一举一动。

        

见她虽功夫一般,却在暗中护着白枭,倒似真的如白枭所言那般。

        

难道,他们果真是血脉至亲?

        

君凌云看了一会儿,这才抽出他的寒光剑,加入战局,却是直直冲着白枭和那影卫而去。

        

倒似是要将他们二人一剑贯穿!

        

狼女的心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影卫也是眉头紧皱。

        

君凌云这是,要舍弃了白枭这颗棋子,也要拿下他和小主吗?

        

影卫提着白枭急急后退。对方不在乎他手中盾牌的生死,这盾牌便失去了作用,反倒成了他的累赘。

        

暗三和侍卫们,一边与接应狼女的北蛮人缠斗,余光看到君凌云的剑尖,已经离白枭只有一尺之远,同样心惊胆战。

        

主子今日这是怎么了?他们谁不知道,主子待白枭,与旁人不同。

        

难道是真的是气了白枭办事不力?

        

影卫现在,不仅要自保,竟还要保护白枭,对上的,还是君凌云这个杀神,一时捉襟见肘。

        

“我们放了你的贴身侍卫,你放我们走!”

        

他只能出此下策。

        

“你以为,你有资格与朕谈条件?”

        

君凌云却没有应允,同样不应允的,还有狼女。

        

“苏合,要走一起走!我不会丢下他自己走的。”

        

他们没有真的杀了白枭,以君凌云的睿智,定是已经知道,她与牧仁哥哥,有渊源了。

        

事到如今,不管她有没有透漏牧仁哥哥的身份,都不重要了。君凌云只要知道了这一点,定是要疑心牧仁哥哥的。

        

既如此,她也不必再遮遮掩掩。

        

影卫耳朵一动,听着又有不少官差围拢而来,再这样下去,他们必死无疑。

        

他心一横,竟直接将白枭扔向君凌云的剑尖。

        

小主对白枭那样好,他却不领情。只要白枭活着,定会成为小主的软肋。

        

长痛不如短痛,他不如一次为小主解决了麻烦!

        

“苏合,你敢!”

        

狼女红了眼眶,以为白枭要命丧于此,竟飞身去接住白枭,用自己的后背挡住君凌云的剑尖。

        

“小主!”

        

影卫目眦欲裂,他怎么也没想到,狼女对这白枭的看重,竟到了奋不顾身的地步。

        

同样没有想到的,还有在狼女怀里的白枭。

        

他一瞬间有些心痛,急切地想让狼女闪开,却无能为力。

        

难道对狼女来说,他真的如此重要吗?竟比她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

        

君凌云看着向自己飞来的二人,一个侧身,快速收了剑。

        

影卫也趁着这空荡,转瞬便来到狼女身边,拉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