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来自己动/两位老妇女的菊蕾

2022年9月3日07:49:59上来自己动/两位老妇女的菊蕾已关闭评论

    

等领导们开完小会,秦为政想把时京墨顺道拎走的时候,时京墨又被领导叫住了。

上来自己动/两位老妇女的菊蕾

        

先是问候了一下时老夫人的身体安康,又陆陆续续问了一些时京墨有的没的,秦为政一开始还没听出来领导是什么意思,光问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话干什么,但时京墨在领导一开口的时候就猜到了。

        

他勾了勾唇,一双凤眼微微眨了眨,笑得腼腆而顽劣:“大大,您是想问我有没有相好的对象吗?”

        

秦为政:“……”

        

秦为政刚想训斥一下时京墨,但却震惊的发现今上并没有否认,反而宠溺的看着时京墨笑了笑。

        

秦为政心里这才咯噔一下,隐隐明白了今上的意思,但是不能吧,这小子才刚满17啊,有点急了吧……

        

今上依旧笑得温柔宽和,顺着小京墨的话问道:“那小墨有相好的对象吗?”

        

小京墨倒是没瞒着,直接摇头:“相好的,没有呢。”

        

今上笑容越发温和了,眼底深藏着笑意,也没再说什么,只满意的嗯了一声。

        

秦为政在心里回忆了下今上家小孙女的年纪,心里隐约有数了,不禁看了眼今上,今上喝了口茶,也淡淡的看了过来,两人视线一对,彼此心里就有默契了。

        

秦为政笑了笑,知道今上不欲多说,正要转移话题,然而这小子却长长的叹了老大一口气。

        

“嗯?”今上有点好笑的看着他:“小墨叹什么气呢?”

        

小京墨坐在沙发椅上,修长的一双腿懒散的翘着二郎腿,偏过身子,单手撑着额头,另一手拨弄着小茶几上的茶杯盖,发出一下一下清脆的响声。

        

“大大,没有阻止批准,我哪敢有相好的小对象嘛。”小京墨笑嘻嘻的冲今上一眨眼。

        

秦为政忍俊不禁,心道这小子还算守规矩。

        

“但是嘛…”小京墨的笑容比之刚才,隐隐有了点不好意思,白皙的指尖在青花瓷的杯盏上画了个圈,语气扭捏中又带着些惆怅:“我心里倒是有了个喜欢的……嗯,心上人。”

        

秦为政愣了下,下意识的去看今上。

        

今上面色不改,依旧笑着,闻言很感兴趣的问道:“是吗,那大大可以知道小墨的心上人是谁吗?”

        

“不可以。”小京墨笑眯眯的脸直接拉了下来:“……她不要我。”

        

今上正想问一问是不是封家的小公主就听到了这么一句话,看这小子拉长了脸的模样,差点笑出来。那估计不能是封家的小公主,即便他消息闭塞,也知道封家那位小公主追时京墨追的有多火热。

        

秦为政见今上没有生气,也忍不住笑了,难得见这小子受挫的时候,逗他道:“人家为啥不要你啊?”

        

小京墨怎么会听不出两人是在故意看笑话,但还是蔫蔫的,一瘪嘴:“嫌我丑。”

        

这回两人全都被他逗笑了,好一会儿秦为政才拍着手:“那这姑娘可真是眼神明亮,是个好姑娘来着。”

        

小京墨恨恨的看了一眼秦为政,没跟这大叔计较,半晌哼唧着:“估计…是嫌我小吧,说我丑…肯定骗人的!”

        

小京墨把两人逗得一个劲儿笑,更是对这姑娘好奇,小京墨偏偏就不说,眼看着会议厅那边也结束后,小京墨愤愤的瞪了两人一眼,转身跑了。

        

从今上那里出来,时京墨轻呼了口气,笑眯眯的一弯眼角。

        

四九城里长的小公子,他还能看不出今上的心思吗,要是换作今天以前,说不定他就半含糊着先应付了,总归等他长大了再说。

        

可是嘛。

        

不是不知道推了今上有多冒险,也不是不知道有多可惜。

        

可是嘛。

        

时京墨站在台阶之上,看一眼远方。

        

天幕之上,万顷星河点点。

        

这世间,总还有很多事情比这些更重要,更让他惦记。

        

时京墨站了一会儿,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晚上加班开会的一群领导人们都出来了,看到他都笑着过来说了几句话,时京墨被这个捏一下脸被那个揉一下脑袋,始终乖乖的站着,可讨喜。

        

等大家都走完了,封爵才从边上过来了,手臂一伸勾住了他的脑袋,似笑非笑的对他一挑眉:“听说大大要给你赐婚了?”

        

时京墨白了他一眼:“清朝都亡了这位哥哥。”

        

“又听说你因为一个姑娘抗旨了?”封爵才不理他那套,继续逼问。

        

时京墨眼角邪邪的往上一挑,笑得有点坏。

        

封爵顿时一拉脸:“你真有喜欢的人了?那卿卿怎么办?!”

        

“倾…”时京墨愣了下才反应过来,瞬间就有些脸红,又有些无语。

        

“她恨他是跟木头。”他面无表情的盯着封爵:“我恨你是跟木头。”

        

封爵:“……”

        

时京墨甩开他手臂走下台阶,封爵想了几秒,不太懂。

        

“你什么意思啊,谁是木头,谁是她?”

        

封爵从后面追上来,时京墨听到脚步声,顿时笑着往前跑,嘴中轻声笑骂:“除了我,都是小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