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富婆性系列小说

2022年9月2日14:15:54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富婆性系列小说已关闭评论

荀青缨这段时间,心力交瘁。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富婆性系列小说

        

男朋友是个精神病,又怎么都舍不得放手,卖房子卖东西给严熹凑医药费,亲戚朋友同学闺蜜全都劝说她不要这样,压力大的早就顶不住了。

        

骤然听闻不过是误诊,绷紧的神经顿时松了,坐在房间内的电脑椅上,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

        

一张几近完美的俏脸上,充满了疲倦,但嘴角却挂了一丝微笑,露出如释重负的心安。

        

回到了自己的家,熟悉的环境让严熹放松了一些,他先把女朋友抱起来放在床上,盖好了被子,坐在了一张电脑椅上。

        

房间里有两张电脑椅,因为也有两张电脑桌。一个电脑桌是专门用来赶稿的,放了笔记本,外接键盘,无线鼠标和显示器。另外一个摆了台式机,专业游戏键盘,专业游戏鼠标,专业游戏耳机和更大的显示器,用来玩游戏。

        

这间小公寓除了这些家具,就只有一张床了,连沙发都没有。

        

月池推开厕所门,探头探脑的说道:“严大哥,这是你家的修行静室吗?能不能借我也用用?”

        

严熹大惊失色,叫道:“修行静室个头,那是卫生间,俗称茅楼!”

        

“算了,我教你如何使用。”

        

严熹生怕这小子,把古风世界的习俗带过来,半夜三更找墙角方便,被监控拍下来很丢人的,急忙教了他如何使用马桶。

        

月池挺聪明,很快就学会了,如何用现代化的方式大小便,喜滋滋的说道:“果然是修行静室,我日后在这上头打坐,再不用担心有便溺的问题。”

        

严熹觉得这破孩子没救了,如果不是治疗费用太贵,真该把小挂件送回去,办个超级VIP,住上十年八年。

        

他也懒得解释,马桶不能这么用,在那玩意上面打坐,很冲脑子的。

        

严熹拿了几罐饮料递给了月池。

        

月池来了现代社会,好多事儿都显得新鲜,但在严熹身边,倒也不局促,仔细分辨了一会儿,说道:“严大哥,我想喝那个东西,医院里的护士姐姐给过一罐,黑乎乎的很好喝。”

        

严熹给他挑出来一听可乐,自己开了一罐红牛。

        

为了熬夜写稿子,他买了好多的红牛,日加满,咖啡,可乐反而存货不多,只有两箱。

        

月池也没客气,开了可乐,啜了一小口,小脸上露出沉醉的表情,又问道:“严大哥怎么认识我二人师兄的?他跟我一样住在玄楼观,就没出过远门。”

        

严熹随口编了一个瞎话,忽悠了小挂件。

        

虽然这个瞎话,他自己都觉得逻辑不合理,如果在小说里写出来,得有一堆来挑刺的读者。好在月池不是惯爱挑刺的网文读者,性子又比较淳朴,根本没听出来破绽。

        

严熹说道:“你二师兄跟我是好友,把你托付给了我,让你今后听我的话。”

        

月池小鼻子微微一动,哇的一声就哭了,叫道:“我二师兄是没了吗?”

        

严熹没好气的说道:“你师兄没死,一会儿就带你去见他。”

        

月池被吼了,也不敢反驳,坐在了另外一张电脑椅上,小口小口的喝可乐,眼珠乌溜溜的盯着其余的几罐,心思都在脸上,藏也藏不住。

        

恰在此时,有人敲门,是来送餐的。

        

严熹取了外卖,把两个全家桶递给了小道童月池,说道:“先吃饭吧!有什么事儿回头再说。”

        

“吃完东西,我带你去买衣服,这边不能穿道袍,容易被人围观。”

        

月池早上没吃饭,就被办了出院,早就饿的不行。

        

严熹丢给他的快餐,虽然不过是肯记的炸鸡和大杯可乐,月池还真没吃过,小道童嗅着香气,小心翼翼撕开了包装,看到大桶炸鸡,眼睛就是一亮。

        

撕开一条香辣鸡翅放在嘴里,只觉得平生不曾尝此美味,吃的小腮帮子鼓鼓,快活的不得了。

        

小道童月池吃了一条香辣鸡翅,又举起可乐,大口灌了下去,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立刻就瞪圆了,喉咙微微耸动,一口气把大杯的可乐全都喝光,擦了擦嘴说道:“好滋味!”

        

月池不过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容易难过,也容易开心,虽然遭逢大变,但二师兄还在,这孩子就能安心下来。

        

反正有事儿,二师兄顶着!

        

二师兄不在!

        

这不是还有二师兄的好朋友吗?

        

严熹也很头疼,不知道这事儿该怎么算?

        

坐在电脑椅上,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它的主要功能,应该就是穿梭两界,至于还有否其他功能,须得慢慢探索。”

        

“这个宝贝……”

        

严熹犹豫了一下,把交出角色卡的念头打消了。

        

作为一个网文作者,好容易遇到小说里才有的奇遇,他不得给创作网文取点材吗?

        

何况他都被精神病了,也不容易,权就当是补偿了。

        

“可惜国内禁枪,不然弄几把伯莱塔92F型,几枪就毙了什么寒山烈客。”

        

“要不要出国去弄几把枪?”

        

“算了……”

        

“有枪也没用,我枪法大概连阿香都不如。”

        

小道童月池把两桶炸鸡吃的干干净净,吃饱喝足,恢复了呆呆的样子,闭上了双眼,运转起雪山吐纳术,呼吸渐渐匀称。

        

严熹的思路有转到了那十几个医生护士保安身上,如何处理这些人,也很让人头疼。

        

他还没那么道德沦丧,干不出来杀人灭口的事儿,也狠不下心,让人家流落异界,再也回不了家。

        

“咋才能让他们啥也不说,还能糊弄过去警察叔叔呢?失踪了这么久,也不太好整活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