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了想跟爸爸做/我与公么小说

2022年8月16日08:34:14离婚了想跟爸爸做/我与公么小说已关闭评论

公爹答应给她养,以后那娃便是他们大房的人了。

离婚了想跟爸爸做/我与公么小说

        

只要她好好把那娃养大,就算她以后生不出娃来,有公爹在,相公也不会有旁的心思。

        

她也能继续留在秦家,当秦家的儿媳妇。

        

秦大虎望向了自家婆娘,忍不住伸手拍了拍自家婆娘的背,以示安慰。

        

自家婆娘的担心他其实一直看在眼里,可却没法子让她解开心结。

        

这次家里出事,对他们大房来说,也许还是件好事。

        

等那孩子回来,他们两口子也能好好过日子了。

        

是的,他从没想过什么休妻之类的。

        

婆娘跟了他三年,照顾家里和他,十分周到。

        

他们两口子感情也好,怎能就因为没个孩子就分开?

        

况且,他一个干屠夫的,也没那么好说亲。

        

否则,也不至于都过了二十岁,才娶到他婆娘。

        

秦大嫂侧头望向自家男人,眼里的泪更汹涌了。

        

赶紧低头擦拭。

        

“好了,吃饭!”秦大壮道了一句。

        

众人这才纷纷忽视秦大嫂,继续吃饭。

        

饭后。

        

男人们先走,秦逍遥留下,跟秦大嫂和秦二嫂一起洗碗。

        

两位嫂子却没让秦逍遥动。

        

秦大嫂直接拉着秦逍遥,去了外头。

        

“三丫,以前——以前是大嫂对不住你。这次——这次的事,可真是谢谢你了!”秦大嫂一脸感激的冲秦逍遥道。眼里的欢喜之情藏也藏不住。

        

之前她都没想过抱个孩子养,再说这种事秦家肯定也不会同意。

        

可现在好了,那孩子本就是秦家的种。

        

她还顺带帮了公爹,秦家人只会念她的好。

        

这回可真是全靠了小姑子,她才能得了这好事。

        

秦逍遥笑了笑,“大嫂说的哪里话。要说对不住,之前,也是我对不住您跟二嫂。”

        

“您跟二嫂大人大量,没跟我计较。我心里感激得很。”

        

“至于这次的事,您肯答应帮爹带娃。我们整个秦家,都该谢您!”

        

望见自家大嫂眼里,再度变得波光粼粼,秦逍遥伸手握住了自家大嫂的手。

        

“孩子接回来之后,您便只管当成自己的来养。以后等他长大了,得拿您和大哥,当亲娘和亲爹侍奉!”

        

秦大嫂心头一震。

        

“欸!”赶紧应下。

        

这才带着秦大嫂回堂屋。

        

然后跟秦二嫂一起去厨房收拾洗碗。

        

她这个小姑子,也是时候跟娘家的两位嫂子,修复修复关系了。

        

果然,一起忙活了一阵,秦逍遥便跟自家两位嫂子冰释前嫌,且熟络多了。

        

忙完厨房的事出来,秦逍遥见到自家老爹还有两个哥哥,都在院子里的大树下纳凉,且好像在说事,朝几人走了过去。

        

几人见到秦逍遥过来,秦二虎赶紧拍了拍旁边的位置,让秦逍遥过来坐。

        

秦逍遥也没客气,走过去坐了下来。

        

“爹你们聊啥呢?”开口问道。

        

秦大壮眯眼,看了看院子里刺目的阳光,面色有些发愁。

        

“聊着天儿呢。”

        

“天老爷要是再不下雨,咱家以后怕是得两天才杀上一头猪了。”

        

秦逍遥有些惊讶。

        

秦二虎跟着开了口,“现在不止肉摊生意不好,来福楼那边,赵叔也发了话,让从明儿开始,每天减少送三成的猪肉过去。”

        

“昨儿傍晚,你杨叔来找我了。问接下来,能不能分咱家一些肉卖。说是,他家接下来暂时不准备杀猪了。”

        

秦逍遥一愣。

        

杨叔也是屠夫,肉摊就摆在他爹摊子不远的地方。

        

只是他家的生意一向没自家的好,加上自家有来福楼那样的大主顾,自然非杨叔家可比。

        

可尽管如此,杨叔干了多年屠夫,他家的生意在西市也算不错的,不该这么快放弃才是啊……

        

“那爹您咋样的?”秦逍遥问道。

        

秦大壮皱了皱眉。

        

“我应了。”开口道。

        

见俩儿子和闺女都望向了自己,秦大壮道:“分他一些肉,咱家接下来还能按照之前的计划杀猪。”

        

“来福楼那边的生意不能断了,咱家可就指着这卖肉的生意过日子呢。”

        

况且现在家里还出了这样的事,生意就更不能停了。

        

秦大虎和秦二虎都是沉默。面色一片凝重。

        

“对了,还有个事。”忽然,秦大壮又望向了秦逍遥。

        

“爹您说。”秦逍遥赶紧道。

        

“咱家养猪杀猪的,每天用的水多。但街口那井,最近打水的人忒多,排上半天队,才能打上两桶水,太折腾。”

        

“我寻思着,你家那边过来,走巷道的话不算远。”

        

“以后能不能让你大哥跟二哥,上你家打水去?”

        

秦大虎和秦二虎立即望向了秦逍遥。

        

家里用水,现在的确有了些问题。

        

主要他们去收生猪,收回来之后,一般不会当天就杀。有时候,还会养上好几头在猪圈里。

        

养猪不仅费粮食,也费水。

        

还有杀猪,需要给猪烫毛,清洗猪肉什么的,也费水得很。

        

这么大的用水量,眼下还真成了个问题。

        

“这有啥?我家井水都用不完,爹你们需要,直接去我家井里挑就成!或者,我每天帮着给你们送几挑过来也行!”

        

“不要你送,我跟老二自己上门挑!”秦大虎赶紧道。

        

去幺妹家里挑水就已经不太好了,再让幺妹帮着挑,万一惹幺妹家里人不快可咋办。

        

秦二虎跟着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