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乖夹住了别流出来/小米家宴目录

2022年8月16日08:00:46老师乖夹住了别流出来/小米家宴目录已关闭评论

君凌云看着几欲落泪的七尺男儿,不为所动,冷声反问道:

老师乖夹住了别流出来/小米家宴目录

        

“无过便是功?朕不信奉这一套。”

        

户部尚书心如死灰。纵然他哭诉再多,皇上短短一句话,便能定他生死。

        

完了,他完了,这辈子再无可能,有任何出息了。

        

却没想到,君凌云下一句,又给了他活路。

        

“念在你没有中饱私囊,还算是个好官。届时,你便接任户部侍郎一职吧。你可还有意见?”

        

户部尚书这颗心,似被人拎着上下甩了甩。忙以头触地,激动地叩谢皇恩。

        

“微臣不敢!微臣,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只降职一级,可比被罢官,好了不知多少倍。户部尚书哪里还敢有什么意见?

        

皇帝明晃晃要启用小舅子,他占了位,碍了事儿,能保住乌纱帽,已是万幸。

        

不过转念一想,上面有楚文锦这个皇亲国戚顶着。他这个户部侍郎,应当能安安稳稳,做到告老还乡了。

        

如此想来,倒好似是因祸得福了。

        

动脑子的事儿,交给楚文锦,他只要听令跑跑腿就好,总不会出什么大差错。

        

不至于每日里,都要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胆战心惊,生怕哪日账目对不上,小命就不保了。

        

依着前段日子的共事来看,楚文锦还是个甩手掌柜,那他便更自由了。

        

户部尚书擦擦冷汗,麻溜地退回了原位。

        

其他朝臣也都低垂着头,庆幸自己没有跟楚家人,在同一部门。不必退位让贤。

        

大事儿都说得差不多了,君凌云站起身。福公公很有眼色地高唱:

        

“退朝——”

        

朝臣们松了一口气,新皇实在是,太有压迫感了。感觉自己头上的乌纱帽,随时都有可能不保。

        

他们连自己,原本准备上奏些什么事情,都要忘干净了。

        

不过,也不重要了。今日没有被皇上点名,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传书楚大将军和楚小将军,让他们回来,参加三对新人的婚仪。”

        

君凌云都快要走出大殿了,突然又回头下了一道命令。

        

让原本已经直起身的朝臣们,又赶紧躬身了下去。

        

听清楚这道命令事不关己,刚提起来的一口气,才又松了下去。

        

这次,直到君凌云的身影,彻底看不到了,众朝臣才敢直起身。

        

皇上只说让两位楚将军回来,参加新人婚仪,却没说要不要再回去北境。

        

对北蛮国的决策,依然不明啊。朝臣们又将目光,转向了皇上亲命的监国大人,君子枫。

        

君子枫心中哀叹一声,这次不等朝臣们发问,便主动开口。

        

“各位大人,只要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儿,准备充分,如此,不论皇上要何时对付北蛮国,我等,便都能应对自如了。”

        

君子枫留下这话,便领头退朝了。只是这话,说了,又好像没说。

        

是他们不想,随时都粮草充足吗?是他们不想,给将士们准备好冬衣棉被,刀枪剑戟吗?是他们不想,国库充盈吗?

        

朝臣们头疼。哎呦,上位者真真都是一个样儿,一笔写不出两个君字。

        

君凌云下了早朝,本是直奔寝宫而去,却被君子枫给拦住了。

        

“堂兄。”

        

君凌云挑眉,只要君子枫喊他堂兄,定是有所求。

        

“何事?”

        

君子枫也不在意他的态度,继续说自己的话。

        

“堂兄可还记得,你在去西昭之前,答应过我什么吗?”

        

“不记得。”

        

君凌云装傻,君子枫也不恼,提醒道:

        

“堂兄说过,等你从西昭回来,便准我的假,堂兄可记起来了?”

        

君凌云认真反问:

        

“朕记得你那时,说的是身体不适,要告病假,现在,病还没好?”

        

君子枫挤出一抹笑。

        

“没好。”

        

君凌云若有所思。

        

“嗯,那看来,是得好生修养几个月才行。”

        

君子枫刚要谢,便听君凌云悠悠说出后半句话。

        

“来人呐,去宁远侯府传话。就说浩王世子君子枫,身体抱恙,需要静养,不能与苏小姐举办婚仪了。”

        

君子枫眯眼咬牙:

        

“经皇上这么一说,臣突然就觉得,精神百倍,活蹦乱跳,好似什么病也没了!”

        

君凌云很是欣慰,又摆摆手,让上前听令的小太监退下了。

        

“那便好,朕心甚慰!监国大人也知道,朕这段日子会很忙,就有劳监国大人,能者多劳了。”

        

君凌云转身走了。

        

君子枫在原地攥紧拳,深呼吸几口气,免得自己气绝。他还得留着一口气,去批阅奏章!

        

君凌云轻手轻脚,走近寝殿。

        

发现楚云溪已经醒了,这才放开步子,从背后环住她的腰身,轻轻抚摸她的肚子。

        

“似乎,大了些。”

        

“真的吗?”

        

楚云溪侧头看看他,又低头去看自己的肚子,好像,真的大了那么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