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蹭蹭蹭不进去&宝贝夹好上课(h)

2022年8月16日06:12:00我就蹭蹭蹭不进去&宝贝夹好上课(h)已关闭评论

    

“噗呲,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就蹭蹭蹭不进去&宝贝夹好上课(h)

        

憋笑的声音仿佛魔鬼在半夜低吟,跳动的篝火,宛如魔鬼的身姿,在孤夜中摇摆。

        

王逍实在是憋不住乐了。

        

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想说。

        

他就看着天使彦那难以言喻的表情,直接笑出泪来,乐倒在树根底下。

        

不是他道神之王太给力,实在是别人太废物啊。

        

现在的这哥们,真是扶也扶不起来,舔也舔不起来啊……

        

“你们天使都喜欢专一的,嗯。”乐了半天,王逍给天使彦竖了根大拇指。

        

这真够专一。

        

该上的上了,快结婚了还喜欢蔷薇呢……

        

“还好我们家鹤熙不是。”他也啧啧一叹。

        

鹤熙对他的要求根本就不高。

        

就算是他明说琪琳成神之后,她不说多主动,但他打了通讯她都会接,不说多温柔小意,但从来对他很有耐心。

        

一连十几天的通讯,因为没近距离被他欺负,她身上那种天基王和大姐姐的范儿也起来了,就像今天那语气,带点催自家小男朋友出门溜达的理所当然。

        

“你这家伙别这么幸灾乐祸的行吗?”天使彦咬着牙,捏着拳,嗔怒地瞪了他一眼。

        

她能明白里面的复杂难言的……反正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

        

但他这笑得也太开心了点……

        

“谁幸灾乐祸了,”王逍切了一声:“本王是纯看笑话。”

        

说完都不搭理天使彦,自顾自地乐。

        

唉……未来吧,这未来不错,反正谁也没要求过银河之力不花心。

        

温柔善良阳刚而强大,人家也没说要专一啊。

        

万一杜卡奥把银河之力带到一个三妻四妾的国度,天使就不追了吗?

        

切……

        

因为离得远,睡梦中的三人都没被惊醒。

        

“蔷……蔷薇……”

        

“噗嗤……哈哈哈哈嘿嘿嘿嘿嘿……”

        

“你别乐了~”

        

“管得着吗你,嘿嘿嘿嘿嘿……”

        

彻夜未眠,第二天的王逍打了几个哈欠,便精精神神地与众人一路前行,遍看被阿托屠杀摧毁的凡人国度,与遍地衍生的恶魔小鬼。

        

杀一是为罪,杀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方为雄中雄……

        

随随便便屠了一个国,那就是魔是神了。

        

要不是因为艾妮熙德的缘故,莫甘娜不让阿托杀入南方,这一颗星球都能被阿托屠掉。

        

其实天使彦说王逍成神还真不是什么贬义,至少她自己看见这满目疮痍,也并没有心痛或者怜悯地留下眼泪。

        

最多沉默两下,然后该说笑说笑,执行自己的职责。

        

站在神的角度,哭凡人的悲惨是哭不完的。

        

一旦神自己精神崩溃了,那才是又一个天灾。

        

刷~

        

一道银光划过,一只恶魔小鬼被削成两段,残躯扑通一下倒在地上。

        

史奈夫小心地看了一眼某处,目露敬畏。

        

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他才明白过来,好像这位连名号都没有的神才是真正的大神。

        

那位银河之力和雷鸣战神还需要亲自上场搏杀,可这位却只需要动动手指头就能轻易斩杀这些恐怖的恶魔。

        

“你要是再给我漏兵过来,信不信我直接从背后给你一刀。”

        

破烂的村庄,王逍闭着眼倚在一座石台上小憩,银刃在周围护体,他忽然淡淡地说了句。

        

噗!一剑飚血。

        

天使彦笑呵呵地收回烈焰之剑,没什么不好意思地看着他:“你的银刃强,多杀两个怎么了……”

        

当某种东西的某个特性达到极致,就会发生神奇的变化,也开始不讲道理。

        

银刃的特点就是无坚不摧。

        

就算是锋利的烈焰之剑砍人的时候也得用力挥,远程操控不仅费力,而且容易卡到哪里,或者被对方夺走。

        

银刃……别提了,这看得她都有点馋。

        

真省力啊。

        

不过的确,王逍那边的恶魔的确是她故意放过去的,她就看不惯这家伙在别人努力工作的时候什么事也干。

        

王逍闭着眼没说话,这个小碧池不仅风骚,还够茶。

        

一路前行,并无波澜。

        

……

        

“莫甘娜即将攻击雄兵连,一旦得手,我们立即从巨峡市上方进入地球战场,高空作战,请各单位注意核防护。”

        

银河系,赤乌恒星系,某处。

        

一座庞大科幻的大舰里,一道广播响起。

        

外型是一身蓝白色大机甲的饕餮王嗜嗥行走在主舰宽阔的通道里,身后跟着两名同样的大机甲,周围是蓄势待发的饕餮士兵。

        

“地球本身的火力一天之内摧毁他们自己的星球十遍都绰绰有余,而且地球有六十亿人口,各个邦国的军队加起来超过一千万。”

        

饕餮王嗜嗥的声音沉闷而有力:“就算我们可以在一百个小时之内击败他们的主防御力量,但仍然可能要与他们的反抗军纠缠至少半个公年。

        

我们与莫甘娜有言在先,我们帮她洗地,但不能破坏他们的家具……呵,他们把地球当家了,我们当什么?”

        

它的声音淡然而阴沉,轻笑而漠然。

        

“王上,那莫甘娜还是不愿意交出那个什么王逍吗?”这时,它背后的一名大机甲开口。

        

饕餮王嗜嗥站在原地顿了顿。

        

它当然不会忘记自己的舰队总司令仅仅是因为一次与莫甘娜的交涉,据说仅仅是因为当面说错了一句话,就被在恶魔一号里的王逍毫无悬念地杀掉。

        

而且莫甘娜也没有给出任何交代。

        

至于后来,它们饕餮当然也和恶魔集团就此事有过交涉,但都不了了之。

        

“她说过,那个王逍并不是她的手下,所以她管不着,也无所谓她交出来。”饕餮王嗜嗥淡淡地说道:“她让我们……自己想办法。”

        

准确的来说,是:有招想去,没招死去,别特么拿这点事来烦老娘。

        

数次交涉,都是这个结果。

        

“而且死歌书院那边也没给出什么确切结果。”它继续慢慢地往前走:“只说是我们没必要为了这点小事纠缠……”

        

它的声音阴沉,语气里带着某种说不明的意味。

        

这些傲视一切的神们……

        

它早晚有一天会将他们踩在脚下。

        

“如果找到他,那就想办法杀了他。”它顿了顿,继续道:“有我神卡尔的庇护,我们无需害怕任何神……”

        

如果是面对恶魔军团,它也就罢了,但只是单一一个神,还不可能在得罪了它们饕餮军团之后安然无恙。

        

“是。”

        

……

        

费雷泽,一切如常。

        

除了小鬼几只,天使彦他们的目标剑魔阿托却并没有出现。

        

一座荒凉的山谷里,几人继续前行。

        

直到王逍接到了一个通讯,来自小白在王道一号的频道。

        

接过来,那声音带着哭声,满是悲意和无法接受。

        

是琪琳。

        

“王逍!王逍!你是不是知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是不是……”

        

王逍没听完,直接挂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