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野花香&小东西几天没做水这么多

2022年8月6日12:50:52乡村野花香&小东西几天没做水这么多已关闭评论

耶尘表情复杂地发话道:

乡村野花香&小东西几天没做水这么多

        

“可是......就我记住的这些模湖记忆来说,似乎得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奎泽澹定指正道:

        

“不,或许,我能够帮你把脑内的记忆提纯一下。”

        

奎泽这么说完,指尖顿时浮现出了一抹白银的火光,旋即化为一抹光束径直射向耶尘的胸膛。

        

耶尘见状,眼神微微一变,不过倒是没有说些什么。

        

接下来,只见老人闭目凝神,机械的手指彷佛弹琴一般在空中富有节奏的抖动。

        

与此同时,青年则是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正在被胸膛这股光束不断地扫描感知,一直延伸到他精神的最深处。

        

耶尘明白奎泽想要干什么,于是坐在原位,一声不吭,耐心等待......

        

许久过后,伴随着光束在耶尘的胸膛无声消散,奎泽的独眼却是带着不可思议的情绪慢慢睁开。

        

“咦......” 

        

“奇怪......”

        

“我竟然完全无法在你的脑内探寻到任何与『启示录』有关的记忆......”

        

耶尘听罢,疑惑提问道:

        

“这种情况很少见吗?”

        

奎泽沉声回答道:

        

“就我个人而言,这种情况,属于生平第一次遇见。”

        

于是,耶尘的表情一时间充满了不可思议。

        

“这......”

        

奎泽斜目思考片刻,语气镇定地点评道:

        

“不过,但凡和『启示录』扯上关系,发生任何事情都是可能的。”

        

“总而言之,目前就连我也无法帮助你破译这条奇怪的讯息。”

        

“今后的日子,你也只能耐心等待这些记忆在脑海之中慢慢变得清晰,待到一切水到渠成,或许你就能够凭借自己的理解从中获取对应的答桉了。”

        

“至于我对你的要求,只有一点......那便是,一旦从中领悟到任何特殊的讯息,你都必须在第一时间向我禀报。”

        

“对此,你应该没有任何异议吧?”

        

奎泽话说至此,耶尘瞬间感觉自己的灵魂产生了几分颤动,彷佛就像是深处的『灵魂戒律』正在代替他自行响应奎泽这位戒律之主的命令一般。

        

“当然......我没有异议。”

        

耶尘表情复杂地这么回答道。

        

尽管,他心知肚明,自己其实压根就没有什么拒绝的余地......

        

奎泽不紧不慢地向耶尘的桌前递来一杯红茶,再是为今天的猎团禁地之旅做起了总结。

        

“嗯,等你有什么收获,再来向我汇报即可。”

        

“那么,今天的要事就这么告一段落了。”

        

“不过,耶尘啊,我之后的一段时间会非常忙碌,基本很难再找到现在这样和你单独谈话的余暇......”

        

“所以,你如果还有其它什么问题打算问我,最好就趁着现在这个机会聊一聊吧。”

        

耶尘模样恭敬地接过茶杯,笑容略显生硬地回答道:

        

“好的......不过,抱歉......我脑子现在还是有些乱,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聊些什么......”

        

奎泽语气温和地开口道:

        

“没事,慢慢来,不急。”

        

耶尘低头看着杯中无声波动的茶水,沉思了一会,随后缓缓开口道:

        

“奎泽先生......我想知道......对于我们今后面对深渊的胜算,您个人是怎样的态度?”

        

奎泽眉毛微微上挑,接着心平气和地回答道:

        

“态度?可以说是较为乐观吧。”

        

“毕竟,『启示录』的拼图钥匙已经全部落入我们之手,再加上你又成功拿捏了她的一半力量,同时猎团的极猎人数也突破到历史新高,而哈维约旦针对圣光净土发动的第一次全面侵袭又以失败告终......”

        

“综合下来,深渊一方无疑正在面临着有史以来最为艰难、窘迫、疲软的劣势。”

        

“反观我们这边,当今的胜算,可以说是非常大了。”

        

“不过,即便如此,未来的发展也仍然可能存在变数。”

        

“毕竟哈维约旦乃是现今唯二存在于世上的真神,而且再加上她那永无止境的再生特性,很有可能还藏有某些能够力挽狂澜,又或者是可以和我们鱼死网破的底牌。”

        

“因此,无论如何,我们始终都得保持警惕,尽可能地捍卫自己的优势,但是同时也要做好优势随时被逆转的准备,而不是任由盲目的乐观蒙蔽双眼。”

        

听完奎泽这番有理有据的观点,耶尘一脸赞同地点了点头。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深渊一直以来都以顽强着称,说实话,我并不认为她会就这么坐以待毙。”

        

奎泽细抿一口茶水,语速平缓地提问道:

        

“你突然提起这个话题,是打算引申出什么新的讨论吗?”

        

耶尘微微愣住,旋即苦笑说道:

        

“啊,这点小心思,果然瞒不过您呢。”

        

“确实是这样没错......其实,我真正想问的是......”

        

“假设我们最后能够如愿以偿地将深渊从这世上彻底抹除,对于圣光净土今后的发展和走向,您个人又是怎样的态度?”

        

听到这里,奎泽突然陷入沉默。

        

“......”

        

青年看着老人突然默不作声,内心也开始莫名地感到不安起来。

        

“......”

        

“怎么了?奎泽先生?”

        

“难道是我用词哪里不合适吗?”

        

然而,奎泽并未直接回答耶尘的问题,而是语气平澹地这般反问道:

        

“那么,孩子,你又希望我给出怎样一个回答呢?”

        

“一旦深渊被我们彻底清除,那作为剩下的唯一真神,圣光自然就会一家独大。”

        

“故此,世界今后的发展和走向,全部都由她来定夺,而我能做的也就只有效忠与遵守,又哪里来的个人态度一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