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娃都是我的种第一章/床榻上的公憩关系小说老卫

2022年8月6日12:35:59村里娃都是我的种第一章/床榻上的公憩关系小说老卫已关闭评论

     

“卧槽,三姐,那首词谁做的?”

村里娃都是我的种第一章/床榻上的公憩关系小说老卫

        

“你说挂在殿中那一首吗?”李玉澜道:“那是父皇所作,这绝对是我听过最好的七巧词,这世间怕只有郎君才能做出跟父皇这般的诗词来!”

        

秦墨苦笑一声,这就是他做的!

        

那么问题来了。

        

李世隆又是从哪里听来的这首诗?

        

自己做的?

        

这不是闹吗!

        

这首词他只给一个人做过。

        

那就是肖妙真!

        

他知道肖妙真是法名,肯定不是那女人的真实姓名。

        

他正发愁该怎么找到她呢。

        

却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线索。

        

那一瞬,他想到了很多。

        

“三姐,我可做不出父皇这么好的七巧词来!”

        

这时,李丽珍跑了过来,“姐夫,你回来啦,你看到父皇做的七巧词了没,你喝点酒,肯定能做出跟父皇比肩的七巧词来。”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朝着秦墨方向看来。

        

“那个,我不会做诗词,别搞我!”秦墨连连摆手。

        

李越虽然还有点生气,可到底是自己兄弟,连忙道:“六姐,算了,喝醉的憨子虽然才华洋溢,可对他身体不好,说不定会加重他的离魂症。

        

你也知道,他上次还在朝会上打了秦国公,我怕他再加重病情,会打自己!”

        

李丽珍一听,也觉得有道理,“那算了,姐夫,身体最重要!”

        

不过心里却有些遗憾,七巧节啊,谁不想听一听醉酒诗仙能做出何等惊艳的诗词来!

        

这时,一个人却走了过来,“秦墨,我要向你挑战!”

        

“肚子疼?”秦墨有些诧异,这家伙都好久没露头了,“你有病,好好的干嘛挑战我?”

        

杜有为这段日子,天天把自己关在家里学习,有时候为了写一首诗词,想一句满意的诗词,整夜整夜的不睡觉。

        

他就是要证明,自己在诗词一道,不比秦墨差!

        

“你若赢了,诗仙名至实归,你若输了,以后便可不再自称诗仙!”

        

“你真有病,我什么时候说我是诗仙了,那都是他们说的!

        

你想要诗仙的称号,就拿去呗,别说是诗仙,诗神,诗圣都行!”

        

秦墨那满不在乎的样子,让杜有为格外的愤慨,“你从小不学无术,凭什么出口便花团锦簇,每一首都是名传千年的绝句。

        

似我们这种从小头悬梁,锥刺股的读书人,却苦求一句佳句而不得,凭什么?”

        

杜有为的话,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众人纷纷围了过去。

        

李越道:“杜有为,凭什么你挑战景云就要应战?”

        

“就凭他是醉酒诗仙,就凭他被诗人,词人评为谪仙人,他既受了这个头衔,那就要禁得起考验!”

        

杜有为冷笑道:“你可以不接受,那从此你便做胆小鬼诗仙!”

        

秦墨也是无语,“比个屁,跟你比拉低我的档次!

        

我要比,也是跟父皇比,你看看我父皇那首七巧词,绝对是千古绝句。

        

你配吗?”

        

此话一出,众人都不觉得有问题。

        

毕竟秦墨醉酒诗仙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

        

那是所有人都认可的。

        

李世隆也走了过来,人群自动分开一条路,“算了,景云,身体最重要,这首鹊桥仙也是朕偶然所得,如此细腻的词,也不是朕所擅长的!”

        

秦墨眼皮一跳,“我就说嘛,父皇做的诗词大多大气磅礴,怎么可能如此痴缠!

        

能够做出这种诗词的要么是心思细腻的女子,要么,便是痴情人!”

        

“你说的没错,这的确是一才女所作,不过她淡泊名利,也不在乎这些,朕爱惜她的才华,不忍这千古之词被埋没,便写下来供大家欣赏!“

        

李世隆也不太好意思把萧鱼柔的词收为己有,这也是为萧鱼柔以后上位做铺垫。

        

秦墨心脏狂跳,李世隆接触过肖妙真?

        

而且看李世隆的表情,根本不知道这词是他做的。

        

“父皇,这位女先生谁啊?”秦墨装出一副好奇的样子。

        

“这个,日后再说!”李世隆看向杜有为道:“朕知你小有才名,你若能对上这首鹊桥仙,朕封你当个诗王词王又如何?”

        

杜有为才不在乎什么词王和诗王,他就是想打败秦墨,可陛下发话,他也不敢拒绝,便说道:“是,陛下!”

        

众人都看着他,李新对杜有为也是颇有信心,若是杜有为能成为诗王或者词王,对他的帮助也是很大的。

        

杜有为沉吟片刻,诵道:“迢迢银汉阻双星,渺渺归途脚下青。

        

轻洒泪珠微雨落,低声祈愿绿桐听。

        

莫嫌天上稀相见,胜过凡间只影形。

        

求问故人安好否,仙妃不理渡鸦停!”

        

“好,不错!”李新抚掌道:“虽算不上千古绝句,却也是难得佳作!”

        

众人也是纷纷抚掌叫好。

        

李世隆道:“虽好,但是依旧比不上这首鹊桥仙!”

        

杜有为笑了笑,再次道:“不是佳期鹊误传,而今那有断肠仙。

        

穿针恨满合欢夜,执手情洒离恨天。

        

应叹薄霜添两鬓,难承涩泪话经年。

        

金风玉露渲清韵,谁共廊前盼月圆。”

        

“这首不错,好一句谁共廊前盼月圆!”李世隆也点点头,这杜有为还是挺有才华的,“这首诗,依旧不是千古绝句,却可为百年佳作,称诗王你还压不住,不弱,就当个小诗王吧!”

        

杜有为虽然没能成功挑战秦墨,但是得了个小诗王御赐称号,对他也是莫大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