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玉蚌一张一合&吃你胸前的大馒头

2022年8月6日06:54:45老师的玉蚌一张一合&吃你胸前的大馒头已关闭评论

    

小萝莉人小心眼小,某城主敢给她下马威,她逮到机会先去他家长辈面前拱火成功,也见好就收,再没说三道四。

老师的玉蚌一张一合&吃你胸前的大馒头

        

就算她不再碎嘴说“你家这孩子不行”,几只老蛟看某只城主小蛟已经相当不顺眼了。

        

再观了一阵战,看到某城主蛟又被挠了两爪,气得差点暴走。

        

他们的老脸都被丢光了!

        

深觉在人族小幼崽面前丢了脸的蛟族大妖,觉得这样下去,他们银蛟族的脸也全丢了。

        

一只大妖也不管某只城主小妖的脸面,冲了出去,加入了打小蛟的行列。

        

有他的加入,不到一刻钟,成功将被魔龙夺舍的小蛟给打得重伤再趁机生擒,再封印了灵力和神识。

        

战斗结束。

        

一只蛟族大妖拖着被夺舍的小蛟飞落在城主东北一角,将小蛟关进地牢里。

        

海城主身上带着伤,现出了人形,毕恭毕敬地跟在了长辈身边。 

        

老蛟与人族小幼崽并肩飞行。

        

飞回混血小蛟住的院子,全进了上房的明堂。

        

邴夫人抱着儿子在堂中坐着,见人族小女修和几个人一并进来,看到了城主夫君身上的血,眼泪又哗啦地流。

        

她不知道其他几人是谁,行了一礼,抱着儿子冲到了夫君身边,又急又慌:“夫君,你流血了,快服丹药·”

        

念在她对自家晚辈是一片真心的份上,几只老蛟也没跟一个女人计较,招呼了人族小幼崽坐。

        

坐下后,先问了混血小蛟的情况,听说小蛟差点被夺舍,气得一只老蛟一巴掌过去,将城主那头蛟给打出了门。

        

海城主被拍得飞出门,跌在院子里,自己一骨碌爬起来,又进了明堂,老老实实向长辈认错。

        

不管是不是他的错,儿子被夺舍没及时发现这一桩就是他最大的错。

        

念他认错态度良好,大妖才放过他,又详细的向人族医修咨询了小蛟的状况,请教如何调养。

        

乐小同学语气平静:“源头解决了,照以往给受伤的小蛟那样调养就行了,神魂被噬掉了一些,肯定比较虚弱,需要养护的时间长一些也是正常的。”

        

她说了一句,站起身:“该本仙子的事,本仙子已经解决了,给小蛟调养是你们自己的事。看在小蛟有人族血脉的份上,本仙子也不跟你们漫天要价,本次医费十亿极品极灵石,十天内送到本仙子下榻的客栈。

        

若一时没那么多灵石,可以用天材地宝或奇珍异草类的灵植,或者稀有矿石抵灵石。若觉得你们蛟族的孩子不值这个价,可以一个灵石都不给。

        

该说的本仙子都说了,告辞!”

        

“小友来了城主府,蛟族还没来得及招待,不妨再耽误些时间住上一二天再离开。”

        

蛟族的大妖们热情挽留。

        

“不了,本仙子忙着采购灵米,就不留了。”乐韵向几只蛟族大妖拱拱手,大踏步朝外走。

        

人族小友去意已决,蛟族老蛟们送她。

        

乐韵走到了门槛前,又扭头望了望,声音淡淡的:“看在混血小蛟有人族血脉的份上,再提醒一件事,那只魔龙在城主府布下了一个召唤大阵,是个以魂催动的召唤大阵。

        

想来望海城应该有供养的阵修,不费什么力就能找出来。”

        

魔龙弄得召唤大阵,可想而知召唤来得会是什么东西。

        

银蛟族十二阶的大妖大惊失色,刚想问召唤大阵大哪,人族小幼崽撤掉了她布置的隔绝神识的保护圈,轻飘飘地飘到了院子里。

        

人族小幼崽拒绝再次深谈的样子,银蛟族的大妖们也不好强拖着她不让走,一并出了明堂相送。

        

乐韵飞到了院子,让主人们留步,喊上了在东厢厅堂的言修士离开。

        

小仙子要回去了,律真君和言管事言臻忙向湖管家告辞。

        

湖管家送客人出了东厢,见了院子中的蛟族大乘境的几位,行了礼,听到城主叫他送送客人,忙躬身送客。

        

银族大蛟惦记着召唤大阵的事,没坚持亲自送人族。

        

湖管家送人出了院子,叫了鹿马车来,他送人送到了外院待客的院子。

        

几人又转到律真君的鹿马车上,马车由城主府的仆人送出小院,仍然从角门送出了府。

        

马车驶离了城主府门口,乐韵下了车,去逛街买灵米。

        

律真君心里没底,不知道小女修这一趟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

        

言家两人心里也没多少底,不过,他们比较淡定。

        

银蛟族的大妖,在人族一行人离开了院子后,抓了海城主去了城主府的正院,立马上手一顿抽。

        

他们是真的抽,用了本命蛟骨鞭,将城主海无真狠狠地抽了一顿,抽得他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你个没用的东西!魔族进了你的府门你都不知道,你是干什么吃的!”

        

“儿子什么时候被夺舍你不知道,魔族夺舍你儿子在你眼皮子底下生活你也不知道,要你何用!”

        

“魔族在你眼皮子底下布置了召唤阵,你一点都没察觉,你是废物点心吗!”

        

银蛟的十二阶大妖都比海城主长一辈,他们心中有气,教训起晚辈那是一点都没手软,抽得一只蛟满地打滚也不带眨眼儿。

        

海城主不敢用真元护体,被抽得浑身是血。

        

好在那伤只是皮外伤,待长辈打过了,他爬起来,吞吃了一把丹药,用术法洗去血,再次回复人形。

        

狠狠将不争气的东西抽了一顿,大妖们气消了一些,问他请人族医修给小蛟看诊的经过。

        

听说人族还是人族修士联盟的一位管事帮请来的,又将某头蛟给劈头盖脸的臭骂了一顿,外加拳打脚踢地踹了几脚。

        

将丢人现眼的晚辈给收拾了一顿,他家老祖指着他骂:“你这脑子装得都是女人的眼泪是不是?你怎么这么废物?一问三不知,要你何用?

        

要不是看在那只小蛟的份上,真想打死你算了!

        

你还愣着干什么,立即去备厚礼,好好感谢人家联盟大管事和言家,人族小友那里就不用说了,必须得备上大礼。”

        

将小辈骂了一通,几个十二阶大妖也留在了城主府,先让人收拾损坏的院落,收拾好了再去找阵修来查看。

        

湖管家送走了律真君一行人又回了后院,与城主大人一起翻库存收拾礼物,准备付药费的灵石。

        

海城主被教训了一顿,想到坐在府里的几位蛟族长老就犯怵,生怕被长老们逮住机会又暴打自己一顿,办事效率很快,当天就备齐了礼物和医金。

        

湖管家第二天就乘坐城主府的马车,出去送谢礼。

        

他的送礼之行的第一站就是先去找了修士联盟的律真君。

        

律真君在联盟任务堂,听说城主府的管家来了,心里直犯嘀咕,在任务堂的会客室会见了客人。

        

听说因某位小仙子的妙手回春,城主府的小公子的难题得解,城主府为了感谢他为城主府引荐了医修,湖管家是代表城主府给他送谢礼,律真君一颗心妥妥的安稳了。

        

律真君招待了湖管家,又陪他去了言家,感谢言家公子和言管事。

        

言管事在商行堂口那边,听说城主府管家拜访,回了家,在家里接待了城主府的大管家。

        

言家对湖管家客客气气,只是在提到请他们作陪去客栈找某位小仙子时,言臻拒绝了:“小仙子天天在外选购灵米,早出晚归,这个时候去是遇不着小仙子的,建议湖管家明儿赶早过去,大约卯中前到达客栈应该能见着小仙子。”

        

“言公子可有小仙子的传讯符?能不能替我知会小仙子一声,说我下午拜访。”湖管家心里顿时就不怎么舒畅了。

        

“言某倒是给小仙子留了传讯符,然小仙子不常看传讯符,言某经常是早上发出去,小仙子到中午或傍晚有空才会看到回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