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股摇起来浪一点&娇挺的乳峰微微颤抖

2022年8月5日13:39:42屁股摇起来浪一点&娇挺的乳峰微微颤抖已关闭评论

宁卫民用这种空手套白狼的法子操作价值数百万的项目,便宜可是占大了。

屁股摇起来浪一点&娇挺的乳峰微微颤抖

        

当然,倒也不能说他蹦子儿没出。

        

至少租录音棚的钱,还有七合板乐队帮忙的劳务费,以及请录音师吃喝和烟酒,都是他个人自掏腰包。

        

但相比起生产磁带的成本来,这就是小巫见大巫了,那才几个钱啊?

        

何况租用录音棚还有冯朝年的面子,走的是友情价,收费是打了九折的。

        

一个棚时才九十块,后期混音的收费范围也就二百到一千。

        

碰巧最近录音棚又没有别的音像出版社租用,宁卫民一订就是两礼拜,那才不到两万块。

        

实际上根本用不了,怎么算也够张嫱用的了。

        

说句更市侩的话,由于这才是第一张专辑,宁卫民可选歌的范围较大,他甚至连填词人都没去找,直接就从宝岛那些歌手现成的盒带里扒了。

        

别忘了,宝岛那边不但有优秀的原唱歌曲,而且这年头原本就是你抄我抄大家抄的年代。

        

宝岛歌手本身就翻唱了不少的欧美迪斯科歌曲,词还写得特好。 

        

拿来直接就能用,彻底省事了。

        

像刘文正的《飞行船、《迟到,凤飞飞的《好好爱我、《掌声响起,用丹麦walkers乐队的《改成的《莎啦啦,用瑞典abba乐队《gimmegimmegimme改的《恼人的秋风,《mammamia改的《妈咪,还有爱尔兰女子演唱团体诺兰丝《sexymusic改的《冬天里的一把火,以及上辈子张嫱把宁卫民圈粉的那首《爱你在心口难开,全都在宁卫民的选取范围内。

        

足以看出,在风格控制上,为稳妥起见,宁卫民选歌采取的是一半一半策略。

        

可以说其中五首歌是翻唱宝岛原创,是为了贴合当代大众审美。

        

另外五首才是翻唱欧美迪斯科,试探市场反应,尝试引领潮流。

        

重要的几乎首首都是节奏明快的歌曲,大体上仍然偏好舞曲风,也更适合张嫱独特嗓音的表现力。

        

总之,省钱,省事,省时,省力。

        

一旦七合板乐队和张嫱熟悉了,录音棚的使用时间定下来了,就可以把人马拉进棚里开练了。

        

于是在四月底的一个下午,七合板乐队、张嫱母女和宁卫民齐聚国家大剧院的录音棚。

        

这是国内当时条件最好的录音棚,但尽管如此,设备也是七十年代买的,还玩儿不了现在欧美流行的门限混音,板式混响。

        

用的还是七十年代的办法,墙角堆音箱,然后在乐器旁放一堆话筒。

        

所以效果就是,有些乐器的声音会很干涩,比如架子鼓。

        

不过这也只能将就了,毕竟连录音棚这个概念也是刚有的。

        

宁卫民决定租专业录音棚时就听冯朝年说过,京城除了国家大剧院,也就是有个京城器材厂的设备勉强凑合。

        

其实好多音像出版社都是自己弄点设备,找个屋子就随便录了。

        

因为没有减震吸音的处理。

        

他们用这种土办法录制的磁带,连声音的纯正,没有杂音都无法保证,就别提混音特效了。

        

要不为什么哪怕进口磁带卖六块五,大家还都愿意买呢。

        

国内的便宜,卖五块五,大家还都有怨言呢。

        

就因为灌录的技术水平导致音色质量实在是差距大啊。

        

说白了,宁卫民愿意花这笔录音棚的钱,就已经在国内算是大制作了。

        

而且话说回来,宁卫民也真是不懂,他还从没进过专业的录音棚。

        

这进了棚一看地方不小,好几百平米,而且到处是电线设备,录音室里满处是音箱和话筒,特别的热闹。

        

他就觉得人家挺专业,心甘情愿的交智商税了。

        

张嫱妈妈和七合板乐队的人倒还好,毕竟他们都算是专业人士,都有进棚的经验。

        

所以唯独能和宁卫民媲美的就是张嫱这小丫头。

        

她也是看什么都好奇,睁着大眼睛四处踅摸,充满了新鲜感,连宁卫民招呼她喝水润嗓子都顾不上了。

        

但等到一试唱就完全不一样了。

        

或许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张嫱毫无紧张,只有兴奋。

        

她听从指示一戴上大耳机,跟着七合板乐队的演奏响起,那小嗓儿门一亮,惊得就是隔音玻璃外,守着控制台的几个录音师了。

        

这些天天听歌儿的主居然听呆了。

        

宁卫民你能明显看到有一个人的面色明显激动起来,另外一个人还跟着轻轻哼了起来。

        

为首的那个,虽然很沉稳地开始控制“人声效果器”做各种调整——这是一种音质硬件调音器,在软件调音还没占到主流时,应用相当广泛。

        

但也不由自主跟宁卫民开口相询,“哥们儿,你们是哪个歌舞团的呀?真是捡到宝了。这姑娘的嗓子太牛了,根本用不着修啊……”

        

“我们不是歌舞团的……”宁卫民看了一眼张嫱妈妈,笑了笑,故意恭维。“但她也有专业人士指点……”

        

张嫱妈妈也是一笑,一副欣慰的表情。

        

但没想到,那录音师立刻反驳起来。“不可能,专业的哪儿能教成这样!我见过专业的多了,什么美声,民歌,都有,我听多了只想睡觉。可这小姑娘太不一样了,国内绝对独一份,这嗓子,这感觉,这是人间奇迹啊!”

        

这位说完就再不理人了,甚至哼唱着扭动了起来。

        

一看就还是完全沉醉于其中了。

        

“…………”

        

宁卫民和张嫱妈妈算是齐齐愕然,对视一眼,都笑着摇摇头,不说话了。

        

正式开录也很顺利,第一天就成功录了三首。

        

专业设备,专业的指导,就连张嫱自己也是一唱起来就不想停了,很忘我的感觉,身子都在微微发抖。

        

最后还是宁卫民主动跟张嫱妈妈商量,说毕竟日子还长着呢,别伤到嗓子,悠着点,以后慢慢唱。

        

这才叫了停。

        

于是在张嫱妈妈信任感再次大幅加点儿的情况下,张嫱恋恋不舍的走出了录音室。

        

可她一出了录音室后,刚才那种忘我的劲头儿瞬间就消失了,竟然变得忐忑起来。

        

“宁大哥,是我唱的有问题吗?你……你不满意?”

        

敢情她还以为是自己唱得不好。

        

宁卫民马上夸奖道,“唱得太好了!”

        

至于怎么个好法,他对音乐研究不深,说不上来,就是听得很对味儿,很喜欢。

        

好在录音师也很捧场,都冲着张嫱挑大拇指。“没错!太棒了!你的嗓子就像潮汐一样,那是巨大的冲击波!以我的经验,你这带子一出来,保证火!哎,能不能送我们几盘?”

        

就连张嫱妈妈也感动坏了,跟着连连点头,抹了抹眼角的泪水,轻声道,“唱得好,我女儿真棒!”

        

这下张嫱放心了,傻丫头也不知道谦虚,只会哈哈傻乐。

        

再之后,当然就是张嫱妈妈再次对宁卫民的慧眼识人表达谢意了。

        

宁卫民也很满足,觉得自己已经差不多抓住了横财的尾巴了,就差提熘出来往腰包里揣了。

        

要说唯独有点问题的,就是七合板乐队的情绪,散了请客吃饭时,宁卫民就看出那几个小子有点不对劲,特别是崔健,情绪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