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经常潮湿有东西流出来/李老汉和小花的幸福生活

2022年8月5日13:14:20下面经常潮湿有东西流出来/李老汉和小花的幸福生活已关闭评论

        

徐川要气死了。

下面经常潮湿有东西流出来/李老汉和小花的幸福生活

        

千防万防没想到家贼难防!

        

在对于闺女恋爱的这个问题上,  他的看法和程宝珠的看法可不一样。

        

早在几年前程宝珠就说过她接受闺女早恋,只要保护好自己,她并不反对闺女在高中期间有喜欢的男孩有一段美好的恋爱。

        

徐川对她的想法大为震惊。

        

早恋?不允许,  绝对不允许!

        

没成年前不可以,  成年后在上大学期间谈恋爱也得他这个当爸爸的把过关才行。

        

可他闺女这才刚上大学没多久对吧,这两人竟然就抱在一起。那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谈的?而且从小就哥哥妹妹叫着,  怎么谈的?

        

这是个特别严重的问题,  徐川脑袋里冒出种种想法,  越想就越气,  恨不得拿根棍子把他腿给打断!

        

也就是这会儿鞭炮声连连,要不夫妻俩一个强压一个挣扎,  发出的动静早被小情侣给听到了。

        

程宝珠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俩孩子能看对眼,  徐川这会儿是气血狂涌才理智出笼,但程宝珠在短短几秒里就考虑到了两孩子的适配问题。 

        

不是她说,  在闺女的人生大事上,她并非只看脸的。

        

当然啦,  不过就是小年轻谈场恋爱,  也没必要非扯到人生大事上。如果真能走一块,周越绝对是上上之选。

        

所以能让徐川当这个棒打鸳鸯棍吗?坚决不能。

        

程宝珠激动得使劲摁住徐川,然而徐川的力气比她要大得多。

        

刚开始还能顺着点程宝珠,  后来听到两小孩喃喃细语,  这个说着“咱们啥时候坦白”,  那个说着“得等年过完来坦白”。

        

两人倒是有觉悟,  好不容易团圆,  得让大伙过个开心年。

        

紧接着,  就听他那没良心的闺女说:“万一我家老徐要揍咱们咋办?”

        

“好好你放心,  我不会让你挨揍的。”

        

徐川听得咬牙切齿:敢情我是大恶人了?

        

只听他闺女来个暴击,说:“那你可得小心点儿,老徐最近脾气可不太好,有时候贼不讲理呢。”

        

徐川怒目圆睁!

        

他忍不了了,本来气周越,现在气闺女!

        

程宝珠一声小声的惊呼,捂着他嘴巴的手被掰下来,然后被徐川反手摁墙上,两人立马调换了个位置。

        

“谁!”

        

黑暗中,腻歪着的小情侣终于听到动静,好好登一下就把周越给推开。

        

徐川走出几步,脸色比这黑夜更黑:“谁?你说我是谁,我是你脾气不大好的爹!”

        

说着一把操起旁边的扫帚,小情侣刹那间就反应过来,脸色唰白。

        

我靠,不带这么玩的!

        

一个站前头,一个躲身后,周越屏着呼吸咽咽口水:“小舅舅,那什么,不关好好的事,你先听我们解释。”

        

徐好好从他身后探出个脑袋,点头跟个小鸡啄米似的,点完头和她爹对视一眼,见她爹的眼睛都要喷火了,又赶紧缩回去。

        

徐川紧攥扫帚:“解释个屁你们。”

        

程宝珠急忙拉着他:“先等等,家里这么多人呢!”

        

是啊,家里这会儿人多,堂叔他们都在,而且还有俩老人呢!

        

徐川那口气就堵在胸口,上不上下不下。半晌后极力忍耐,指着两人:“还黏着干什么,你们赶紧给我分开点,然后回家。”

        

回什么家,回村尾。那里清静,好收拾!

        

大闺女焦急地看着程宝珠:“妈……”

        

程宝珠死命拉着徐川,冲下眨眨眼,眼神传递出一个意思:没事,妈保你。

        

顿时之间,两个孩子微微松下一口气。

        

要说如今还有谁能治得住老爸/小舅,那必定是老妈/舅妈。

        

徐川被程宝珠强拉硬拽,忍不住瞪了她一眼,程宝珠没好气地回瞪过去。

        

“宝珠你不能拦我!”

        

“怎么就不能拦你了,你能不能带点脑子,有啥事咱们商量后再说。”

        

程宝珠发觉徐川有时候还怪蠢的,也不想想这俩孩子到底是谁主动。

        

但凡思考一下,就晓得这事的源头指定是你闺女。

        

两个小孩磨磨蹭蹭地往老屋去了。

        

虎头还怪好奇的,挠挠头问旁边的李小龟:“大晚上好好和周越出门干啥?”

        

李小龟正玩着游戏机,头也不抬:“谁知道他俩干啥,两人整天奇奇怪怪的。”

        

别说,前段时间两人住在同一屋檐下,徐云和李姐夫因为每天白天没在家的缘故,看不出两人的异样。

        

可其余的三男孩,总觉得这两人有点不对劲。但三个单身汉,都是人大心粗的,不是觉得两人闹别扭,就是觉得闹别扭后又和好进入甜蜜期。

        

谁能想,这两货能凑一起。

        

程宝珠和徐川慢走一步,主要是这件事得和姐姐姐夫说说。

        

徐云和李姐夫这会儿在干啥?

        

两人在堂屋里看人家打牌。

        

来家里玩的人越来越多了,牌桌都凑了三桌,徐川就有点儿庆幸刚刚没嚷嚷出声。

        

程宝珠去找徐云,把人拉到院子角落:“姐我有事找你。”

        

徐云正嗑瓜子呢:“干啥?”

        

只见那边,徐川也把李姐夫拉出来了,四人凑在一起,程宝珠还没开口,徐川就忍不住说:“周越可气人了。”

        

徐云就笑:“啥,你说小龟气人我信,周越咋就气人了。”

        

周越,简直是他们那一辈小孩里最乖的孩子,全家公认。

        

徐川绷着脸,看看周围,强压着火气,张张嘴想说什么,还是对程宝珠道:“你说。”

        

说就说。

        

程宝珠直言:“他和好好好上了。”

        

徐川咬牙补充:“还抱在一起!”

        

徐云:……

        

李姐夫:……

        

两人顿时成了泥塑。

        

        

村尾。

        

两人坐在一块儿,即将接受审问。

        

徐好好有些害怕:“我真不会被打吧,我爸好像挺生气的。”

        

周越握着她的手:“放心,不会。”要打也是打他,小舅舍不得动好好。

        

“那你不会被他们说说,然后就不和我好了吧?”

        

“也不会。”

        

他心想:在和你在一起前,我就想好了这绝对不是一段恋情的事儿,而是一辈子的事。

        

回村尾的路上,徐云和李姐夫在前头低头快走,程宝珠则紧紧牵着徐川,小声道:“你最好多想想,人家周越哪里不好?”

        

徐川:“他哪里好了?”

        

“你当初不是说,咱家的几个小孩儿里就周越最知事吗?”

        

“那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徐川心说:按正常来讲,男女的关系该是从恋人到爱人再到亲人。可两孩子反了过来,既是情侣又是亲人,往后若出现矛盾怎么办?难道要因为两家的关系而忍下来吗?那他闺女往后和周越没走下去,难道离婚都不能离了?

        

他哪能想不到宝珠在想啥?

        

无非就是想周越亲父母去世,从小在大姐家长大,和好好自小认识,又自小照顾好好。

        

俩孩子若是在一起,别的不说,单是最恼人的婆媳关系闺女就不必面对。

        

那是她亲姑姑亲姑丈,谁会为难她?

        

再者就是周越这孩子说实话性格确实不错,有上进心有责任心,没有什么坏毛病。在他媳妇看来,最关键的是还长得好。

        

他们俩只这一个独生女,俩孩子要是真走一起,他家好好或许就不是嫁出去。到时候他们住青山别墅去,他们俩一栋,俩孩子一栋,压根没有结婚了就分开的事。

        

要不怎么说这世上最了解程宝珠的人必定是徐川呢?

        

程宝珠是这样想的吗?

        

还真是!一点儿没差!

        

但,她就压根没想到徐川想的问题,徐川列举了一箩筐周越的优点,然而依旧无法让他忽略这个大问题。

        

不仅是徐川,前头的大姐和大姐夫也想到了这一节。

        

真是让人揪心。

        

周越这孩子从小就乖,怎么突然就给你扔出个大雷来。

        

“吱呀——”

        

大门响了,坐堂屋的俩孩子立刻站起身。